回主页
皮皮阅读 · 通往天国的阶梯
目录
位置: 主页 > 图书读物 > 通往天国的阶梯 >

第六章 大洪水泛滥之前的时日

发布时间:2020-09-05 14:54:56

第六章 大洪水泛滥之前的时日

我能够理解那些在大洪水以前刻在岩石上的文字的意思。

亚述国王亚述巴尼波曾经在颂扬自己的石碑上如此自许。确实,纵观古代美索不达米亚众多语言各异的文学作品,就可以发现,历史上真的曾经存在着一个关于一场横扫地球的巨大洪水的零散记录。当学者们见到这些记录的时候,不禁怀疑《圣经》中关于大洪水的故事可能不是神话或者预言,而是对真实事件的记录。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大洪水只存在于希伯来人的记忆中吗?

现在看来,亚述巴尼波的碑文中的每一句话其实都充满了具有轰动的科学成分。他不但确认了曾经有过的大洪水,而且还称神向他传授的容中,包括如何去理解大洪水前的碑文,即“那些在大洪水以前刻在岩石上的文字。”这里面蕴含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大洪水之前的遥远的日子里,地球上还存在过一个更古老的文明!

有一点让人感到伤心的是,我们了解到,现代西方文明的根不是源于公元前的第一个1000年的希腊和犹地亚(Judea),也不是公元前第二个1000年的叙利亚和巴比伦,更不是公元前第三个1000年的埃及──而是公元前第四个1000年的苏美尔。所以,科学的可靠还应该往后推,后推到甚至苏美尔人都认为是“古老的年代”;后推到“大洪水之前”的那个复杂的纪元。

在地球和小行星带(《创世纪》中的天堂或Raki'a──无限空间)被上帝创造出来以后,地球就开始成形了;生命也出现了,亚当也被上帝创造出来安置在伊甸园里。然后通过一条聪明的蛇的谋,亚当和他的女伴夏娃就知道了一些他们不应该知道的东西……所有这些对于研读过《圣经》的人来说都是老生常谈了。之后上帝──还是对他的无名的同僚们交谈了一下──就开始担心了:既然亚当“已经变得和我们一样了”,那么他也许也还会擅自去摘取生命之树上的果子,“吃了(它们)而得到永生。”

所以上帝把亚当

逐出了伊甸园,

在伊甸园的东边

设置了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

要他把守住通往生命之树的路口。

就这样,亚当被逐出了上帝在伊甸园建立的漂亮的果园,从那以后他就得“吃田野里的草本植物”,并且得“靠他脸上的汗水”来得到他的食物以维持生计。“亚当‘知道了’他的妻子夏娃并且夏娃怀上了该隐……之后,她又怀上了该隐的兄弟亚伯;亚伯是一个牧羊人而该隐是一个耕田人。”

《圣经》中所称的大洪水前的文明以两条线发展:该隐与赛特(参见《地球编年史》第一第十三章《众生的末日》中的相关容)。其中,该隐这条线是开始。该隐谋杀了亚伯以后──并且有提示说原因与同恋有关──就被驱逐到了东部以远一个叫“迁移之地”(Migrations of Land)的地方。在那里,他的妻子怀上了伊诺克──意思是“基石”;《圣经》解释说,当伊诺克出生的时候该隐正在“建造一座城市”,“所以他就把城市命名为伊诺克,和他的儿子的名字一样。”在古代近东的传统和风俗中,把一个城市命名为与它相联系的人的名字十分常见。

此后,该隐这条线通过以拿(Irad)、米户雅利(Mehujael)、玛士撒利(Methushael)、拉麦(Lamech)继续下去。拉麦的第一个儿子叫雅八──在希伯来语里的意思是“鲁特琴(Lute)弹奏者。”就像《创世纪》所解释的一样,“雅八是竖琴(Harp)和里拉琴(Lyre)演奏者的鼻祖。”该隐的第二个儿子叫土八-该隐,他能“削尖所有的铜和铁做刀具。”是什么造就了迁移之地的这些非凡人物,我们不得而知;考虑到该隐的那条线已经被诅咒了,所以《旧约》也就没有再继续深究他们的家谱和命运。

取而代之,《旧约》第五章又将注意力转到了亚当和他的另一个儿子塞特。我们知道,塞特出生的时候亚当已经130岁了,然后他又活了另外800年,总活了930年。塞特的儿子以挪士出生的时候他是105岁,活到了902岁。以挪士在90岁的时候该南就快出生了,死的时候905岁。该南活到了910岁;他的儿子玛勒列活到了895岁;玛勒列的儿子雅列活了962岁。

对于这些大洪水前的英雄们,《旧约全书》就只提供了一点点传记信息:他们的父亲是谁,他们的男继承人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他们什么时候死的。但是从下一个英雄的出生开始,他们都得到了特殊对待:

雅列活到162岁时,生下了伊诺克……

伊诺克活到65岁时,生下了玛士撒拉。

伊诺克生下玛土撒拉以后就和上帝一起同行了300年并又生下了其他儿女。

伊诺克总活了365年。

为什么偏偏就伊诺克独自一人得到了这么多的关注?我们都已知道,原因是有这样一个令人惊奇的解释,伊诺克并没有死:

因为伊诺克已经与上帝同行了,消失了;因为上帝已经把他带走了。

玛士撒拉活得最长,969岁,然后就生下了拉麦。拉麦活了777年,生下了大洪水的英雄──诺亚。这里接着又有一段简短的历史自传介绍:“拉麦之所以给他的儿子取那个名字,是因为当时人类正在经历着一场巨大的灾难,地球变得荒芜而没有生机。‘诺亚’的意思是‘暂缓’,他希望通过这个名字来寄托能够‘暂缓’上帝在这片土地上的诅咒的愿望。”

所以,经过了十代上帝赐福的英雄以后,就到了《圣经》中最关键的时刻了:大洪水。

《旧约》把大洪水展示为上帝摧毁“他在地球上创造的人”的一个机会。古代的作者们发现,很有必要对这个意义深远的决定做出一个解释。我们被告知,这跟男落有关;具体来说就是“众神的儿子们”和“人类的女儿们”之间的关系。

尽管《旧约》的编者和一神论者都试图努力在这个多神信仰的世界里去宣传一神论的信念,但是还是出现了许多失误,比如,《圣经》里有时在叙述神的时候用的是复数形式。对于一般的“神”(deity)的用词──当不是特指耶和华(Yahweb)神的时候──不应该是单数形式的埃尔(EL,迦南人信仰的神),而应该是复数形式的耶洛因(Elohim,古代犹太教曾以此名称其神)。当创造亚当的想法出现以后,《圣经》中的叙述就开始采用复数形式:“耶洛因(众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象形,按着我们的样子造人。’”当知识之树事件发生以后,耶洛因再一次以复数形式对他的同僚们交谈。

现在,我们可以从《创世纪》第六章中的四句韵句中看出大洪水的前兆,那就是不仅神是用的复数形式,就连他们的儿子也是用的复数形式。这些神的儿子们由于与人类的女儿们做,生下罪恶的果子而惹恼了上帝,这是因为:

当地球人开始在地球上繁衍和繁荣的时候──

众神的儿子们看到亚当的女儿们,

觉得他们都很好;于是就娶她们做妻子。

《旧约》做了进一步的解释:

那些时候及往后,纳菲力姆在地球上,

那时神的儿子娶了亚当的女儿为妻,

他们生了孩子。

他们是永恒的强者──Shem中人。

纳菲力姆──传统翻译为“巨人”──字面意思是“被放逐地球的人”。他们是“众神的儿子们”。而Shem──传统翻译为“闪族人”,但我们已经知道(参见《地球编年史》第一部第五章《纳菲力姆,火箭中的人》中的相关容),Shem的真实原意是火箭或飞船,也就是说,众神之子Shem是一个飞船民族。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苏美尔和丁-基尔,即“飞船的正义之士”。

让我们再一次重新拾起苏美尔45000年前的记录。

第六章 大洪水泛滥之前的时日

大约45000年前的苏美尔文本称,宇航员从马杜克来到地球寻找黄金。在他们眼中,黄金并不是像我们今天认为的那样是供人赏玩的珠宝,恰恰相反,他们寻找黄金是出于第十二个天体上事关生存的紧迫需要。

第一次,来了一个50个宇航员的队,他们被叫做阿努那奇──“那些从天堂下到地球的神”。他们降落在阿拉伯海,然后到达波斯湾的头部,并在那里建立了他们的第一个地球基地埃利都──“建在远处的家”。他们的指挥官是一个聪明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他喜欢航海和钓鱼。他被称为E.A──“以水为家者”,他是宝瓶座的原型;在他带领着船员顺利到达地球后就被赋予了恩基──“地球之主”这个称号。就像其他所有的苏美尔神一样,他区别于其他神的个特征是他带角的头饰。

他们最初的计划是从海水中提炼出黄金;但是这个计划并不让人满意。更好的选择是从硬物里提取:从非洲东南部的矿石中提取,用船把它们拉到美索不达米亚,然后进行熔化和提炼。他们把提炼出来的黄金铸块,然后装入航天飞机送到一个绕地球飞行的空间站。他们在那里等候着母船的到来,以便把这些珍贵的金属带回家园。 

为了做到这一点,更多的阿努那奇来到了地球,直到他们的数量达到了600个;另外300个是为航天飞机和空间站服务的。他们还在美索不达米亚的“鸟城”西巴尔建立了一个空间站,就在近东最惹人注目的界标──-亚拉腊山的山峰上。其他具有不同功能的定居点──如熔炼中心、医疗中心等──布局成一个箭头形状的降落走廊。任务指挥中心则建在最中心的那个点,尼布鲁基(NIBRU.KI)──“地球上的交叉点”,也即阿卡德语中的尼普尔。

在行星地球上的这个扩张事业的指挥官是恩利尔──“指挥之王”。在早期的苏美尔图形文字中,恩利尔的名字和他的指挥中心被描述成类似一根天线和雷达屏的复杂结构。

艾/恩基和恩利尔都是第十二个天体上的统治者安的儿子。安这个名字的意思是“他住在天堂”,其图形文字是一个星星状标志。在阿卡德语中,安被称为阿努。艾是安/阿努的第一个儿子,但是由于恩利尔是安/阿努和他的另外一个妻子(同时也是他的半个妹妹)生的,所以,是恩利尔而不是艾成为了王位的继承人。现在恩利尔受“地球之主”艾的命令来到地球。同时,他们的妹妹(其实是半个妹妹)宁呼尔萨格──平常她总是在两个哥哥那里去寻求帮助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也被派往地球,在一个叫宁·胡尔·撒各(NIN.HUR.SAG,意为“处于顶峰的女士”)的地方当医疗主管官。这下问题就更复杂了,因为根据继承的规则,她和两个兄弟之间的一个所生的儿子才能继承王位。

当地球上1000年过去以后──虽然对阿努那奇人来说每3600年才是他们生命的一个轮回──那些宇航员士兵就开始牢和抱怨了。在深而漆黑的矿井里挖矿是这些宇航员的任务吗?艾或许是为了避免和他兄弟的冲突,才经常离开美索不达米亚而来到遥远的东南部非洲的吧。那些在挖矿中辛勤工作的阿努那奇向他表明了抱怨;他们在一起相互之间也交流了各自的不满。

所以,当恩利尔有一天来到矿区视察的时候,他们就发出了强烈的信号。他们宣布起义。阿努那奇烧毁了工具,离开了矿区并聚集在恩利尔的住所前高喊:“再也不干了!”

恩利尔联系了阿努,并说他想辞去职位回到母行星。接着阿努就来到了地球。一次军事审判开始了。恩利尔要求将起义的煽动者判处死刑。但是所有阿努那奇结成一个整体,并拒绝泄露起义领导者的身份。阿努在仔细听了那些人的证词以后,觉得他们的工作确实很辛苦。但是,发掘金矿的行动之后就真该中止了吗?

艾想出了一个办法。他说在东南部非洲有一个漫游民族,他们也许可以被训练出来完成挖矿的工作──要是“阿努那奇的特”能植入他们体就好了。艾所说的漫游民族就是早就出现在地球上的猿人,只不过他们的进化程度远远不及第十二天体上的人。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以后,艾的建议得到了同意:“创造一种鲁鲁(Lulu)”──“一种原始人工人”,“让他们来承担这份苦差事。”

医疗主管宁呼尔萨格被派来当艾的助手。在进入正确的途径和方法之前,他们经历了许多失败与挫折。艾和宁呼尔萨格将从雌猿人提取的子和一个年轻的宇航员的子结合在一起进行培养,之后他们又将受移入一个年轻的女宇航员子。最后,“完美模型”就被创造出来了,宁呼尔萨格兴高采烈地欢呼:“我用我的双手把它创造出来了!”她托举起了第一个有现代特点的人──地球上的第一个试管婴儿。

但是,就像很多杂交事例一样,新生命自己不能进行繁殖。为了得到更多的原始人工人,他们就重复制造试管婴儿,每次14个:七男七女。当这些杂交而成的地球人开始在东南部非洲进行开矿工作的时候,工作在美索不达米亚的阿努那奇却对这些原始人工人心生嫉妒,并大声抱怨起来──因为恩利尔不顾艾的反对,把一些地球人带回了伊丁(E.DIN)──美索不达米亚的“正义之士的居所”。这件事在《圣经》中也有讲到:“上帝把亚当安置在伊甸园,在里面耕作并看护。”

与此同时,来到地球的宇航员们自身也不轻松,他们一直都面临着寿命有限的问题,因为他们的生物钟只适用于他们自己的星球:他们的星球绕太运行一周的时间就是他们一生中的一年,但是他们的一年就是地球绕太运行3600圈的时间──即地球年3600年。为了使得自己在这个快节奏的行星上长寿,他们就从母星球购买“生命食物”和“生命之水”。在埃利都的生物实验室(其标志是缠绕的蛇)里,艾正在试图揭开生命、繁衍和死亡的秘密。为什么宇航员在地球上会比他们在母星球的父母老得快?为什么猿人活得那么短?为什么杂交后的人类又比猿人要稍微活得长一点,但是和来到地球的宇航员们比,生命又是如此的短暂?这是因为环境还是基因遗传的缘故?

在后来的更进一步的实验中,艾引入了基因控制方法,并用自己的子做实验,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地球人“完美模型”:阿达帕(Adapa)。阿达帕就像艾给他的命名一样,“十分聪明”;很快,他就学会了合成生命本来不应拥有的所有关于生育及繁衍的本领,但是,却没有宇航员们的长寿:

在渊博的知识的帮助下

他把他变得很完美……

他赋予了他知道(Knowing)的能力;

但并没有赋予他永生。

亚当和夏娃就这样得到了那份礼物,或者说,不仅仅得到了知识,而且还有“辨别”的能力──在《圣经》中,交的目的是为了生下后代,并且,《圣经》直接把导致了生育的交称为“知道”(to know。参见第一部第十三章《众生的末日》)。我们在苏美尔人的图画中发现了关于这个概念的容。

恩利尔发现艾所做的事情后十分生气。人类是不应该被制造得像神一样有自我复制的能力的。随后发生了什么呢?他追问的关键问题是,艾是否也赋予了人类永生?当时,事态并不明朗。为此,在他们的母星球上,最高统帅者阿努也很心烦意乱,他“从御座中站起来,命令到:‘让他们把阿达帕带过来!’”

为了不让他自己亲手创造的“模范人类”在天居被毁灭,艾告诉阿达帕,在抵达阿努的天居时,不要吃他们给你的食物,也不要喝他们给你的水,因为他们会在里面下毒。他给了他这样的建议:

阿达帕,

你要去阿努──统治者──那里。

到天堂的路会把你带上去,

当你上去以后到达阿努的门时,

有两个神会站在门口……

他们会和阿努说话,

然后他们会向你露出和蔼的笑脸。

当你站在阿努面前的时候,

他们会给你死亡食物,

你不要吃;

他们会给你死亡之水,

你也不要喝……

“然后艾把他领到了天堂之路上,他就上了天堂。”当阿努看到阿达帕的时候,阿达帕的智慧和他从艾那里学到的“天堂和地球之计划”的知识的程度,给阿努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对他的顾问说,“我们不应该对他那样做。”

他们最终决定,还是让阿达帕永远留在马杜克以便他能够永远活下去,“他们给他送来了生命食物”和生命之水。但是,由于艾事先对他的警告,他拒绝吃喝。当他发现自己的错误时已经太迟了:他错过了得到永生的机会。

阿达帕乘坐艾为他准备的Shem,又回到了地球──在这一旅行的过程中他看到了“从天堂的天平线到天堂的天顶”的“神奇”景象。他被任命为埃利都的高级祭师;阿努向他许诺说,从今以后治疗女神将会照顾人类,但是凡人的最高目标──永生──却会永远与之无缘。

从此以后,人类就开始在地球上大量繁衍和发展。人类再也不只是挖矿的奴隶和田野里耕作的苦力了。他们完成了所有的任务:为神修建“屋子”──我们所称的寺庙──并很快学会了怎样烹饪、跳舞和演奏。不久后,年轻的阿努那奇们因为缺少女伴侣,就开始和这些人类的女儿们交了。因为他们都同根同源,并且人类是由阿努那奇的基因的“本质”杂交出来的,所以,男宇航员和女地球人发现他们在生物上是相容的;“他们就生下了小孩。”

恩利尔看到这一切以后心生焦虑。来到地球的最初用意──全身心投入开矿的任务──被冲淡并逐渐消失了。美好的尘世生活成了阿努那奇的主要关注重点。

大自然──看上去似乎真是如此──给了恩利尔一个机会,去给阿努那奇这些伤风败俗的伦理混乱画上一个句号。天气变得寒冷而干燥,降雨减少了,河流也变得稀少了。农作物纷纷枯死,饥荒开始蔓延。人类开始经历第一次严峻的考验。女儿们把的食物藏起来,吃她们的孩子。在恩利尔的督促下,众神们都拒绝帮助人类:让他们饥饿吧,让他们数量减少吧──恩利尔的法令如是说。

冰河世纪在“大底下(Great Below)”──位于南极洲──似乎也在配合着恩利尔的诅咒,引发出一系列气候变化。覆盖南极的冰盖一年比一年更厚。在冰盖逐渐增加的巨大压力下,底部的摩擦和热量开始上升。不久,巨大的冰盖就浮在了泥泞的泥浆上。从绕地球运行的航天飞机传出一个警告的声音:冰盖已经变得不稳定了;如果这个冰盖从大陆滑进海洋的话,它所产生的巨大潮足以吞没地球上所有的陆地!

第六章 大洪水泛滥之前的时日

但是,那并不是一场无缘无故的灾难,更非恩利尔的魔法。因为在太空中,第十二行星正在往金星和火星之间的交叉地带运行。就像上一次它靠近地球的时候一样,在它的重力的拉动作用下,地球上出现了地震和其他干扰。经过计算,这样的重力吸引会引发冰盖的滑动并产生大面积的洪水。在这样的大灾难中,甚至连生活在地球上宇航员们也不能幸免。

于是,他们把所有靠近航天港的阿努那奇都集合了起来,并准备在大打来之前用已经就绪待命的飞船把自己送上天空;而且,他们还决定不将这个即将到来的大灾难的噩耗告诉人类。由于担心因秘密的泄露而使航空港遭到人类的围攻,所有的神都宣誓保守秘密。恩利尔说:让他们消失,让大洪水冲走地球人的种子。

然而,在隶属于宁呼尔萨格的舒尔帕克,神和人类之间的关系走得十分之近。在那里,有一个凡人被提拔到国王的地位,这还是第一次。当人类面临的灾难越来越严重的时候,这个身为首领的凡人吉乌苏德拉(ZI.U.SUD.RA)向艾请求帮助。此前,艾和他的水手们偶尔会悄悄地送给吉乌苏德拉和他的人民一些鱼,但是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这类日常生活中的温饱之事了,而是严重到事关人类的命运了。对艾来说,难道所有他和宁呼尔萨格的作品都要像恩利尔所希望的一样,“消失在泥土中”?或者,有足够的理由应该保留人类的种子?

艾决定自己单独行事,寻找拯救人类的机会;但同时,他又得遵守他在众神面前立下的誓言。于是,当吉乌苏德拉又一次去艾的寺庙祈祷和请求帮助的时候,艾在一个屏障后面小声说话,假装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这样,艾给了吉乌苏德拉最紧急的指示:

拆毁你们的房子,建造一艘大船!

放弃你们的财产,保留你们的命!

丢下附属物,让灵魂存活!

登上大船并带上所有生命的种子。

你们所要造的船的大小,

要(根据情况)丈量好。

他们所要造的船应该是一艘可以潜水的轮船,一艘能经得起大水考验的“潜水艇”。苏美尔文本里记述了关于船的大小和其他一些结构的具体细节,如不同的甲板选择和部件;后人甚至可以根据这些描述画出船的图形,就像保罗·霍普特(Paul Haupt)所做的一样。艾还给了吉乌苏德拉一个航海仪,以便带领他驶向“救星之山”,即亚拉腊山;亚拉腊山脉是近东最高的山脉,它的山峰可能就是第一批从海里冒出来的山峰。

就像所预期的一样,大洪水来临了。洪水从南方涌来,“一路聚集它的力量和速度”,“吞没了高山,像战争一样把人们全部压倒。”处在绕着地球飞行的飞船里面的阿努那奇和他们的领袖们,从地球上空看着地球上所发生的一切的时候,才意识到他们自己是多么地着地球和人类。“宁呼尔萨格哭了……众神也和她一起哭了,因为大地……阿努那奇都哭了”。他们因寒冷和饥饿而在飞船里蜷缩成一

水退下去以后,阿努那奇重返地球,并在亚拉腊山着陆;他们十分高兴地发现人类的种子还活着。但是当恩利尔也到了的时候,却因为看见“一个成功逃跑的人”而十分恼火。在阿努那奇的苦苦哀求和艾的努力劝说下,恩利尔接受了这样一个观点──如果要重建地球的话,那么人类的劳动和服务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吉乌苏德拉的儿子们和他们的家人就开始在两河平原侧翼的山脊两边安定下来,并等待着平原干涸以便适合居住。对于吉乌苏德拉本人,阿努那奇

赋予了他像神一样的特征,

给了他永生的呼吸,

因此他获得了永生。

这一回,他们是通过用“天堂的呼吸”替换了他“地球的呼吸”,从而使他获得永生的。然后他们带着吉乌苏德拉──“人类种子的保留者”──-和他的妻子,“去遥远的地方居住”──

在交叉之地上,

在提尔蒙(Tilmun)之地上,

也就是乌图(Utu)生长的地方,

让他们到这里来居住。

现在,这一点就很明显了:苏美尔关于天堂与地球的诸神传说,和关于人的创造与大洪水的传说,都是古代近东其他民族的知识、信仰和“神话”的源泉。我们知道,埃及信仰和苏美尔信仰是十分相似的,也了解为什么埃及的第一个众神之城要命名为“安”,以及为什么埃及人的“本本”和苏美尔人的“基尔”很相似,等等,个中原因就在这里吧。

现在人们也能普遍接受这样一个观点,那就是《圣经》中关于创世的故事和导致大洪水的原因,都是从希伯来版本的苏美尔传统中提炼出来的。《圣经》中大洪水的英雄诺亚就等于是苏美尔文化中的吉乌苏德拉(在阿卡德语版本里被称作乌特纳皮斯坦恩)。但是苏美尔人称大洪水中的英雄得到了永生这一点,却与《圣经》中大洪水英雄诺亚不一样。诺亚对永生的妄想得到了宽恕,不像苏美尔传说中关于阿达帕或者其他人物的说法一样,没有得到众神的认同。但是在一千多年中,这种突兀的观点却并没能阻止人们讲述《圣经》中的英雄和他们在天堂的居所的传奇故事。

一本叫《亚当和夏娃之书》(The Book of Adam and Eva)的书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了,这本书还保留着几个延伸版本。根据里面的传说,亚当在930岁后就生病了。看到父亲受着病痛的折磨以后,亚当的儿子赛特就去了“天堂最近的大门……并向上帝祈求”;“希望他会仔细听我的话,并派他的天使把水果带给我,”──就是生命之树上的果子。

但是,已经接受了凡人命运的亚当只是希望能减轻难忍的病痛而已。他叫他的妻子夏娃把他和他的儿子赛特一起带到“天堂的邻近处去”,并不是为了索要生命之果,而是为了得到一滴“在树里面流动”的“生命油”,“来擦拭他的身体以便能消除这些病痛。”

按照亚当之所言做了以后,夏娃和赛特到了天堂的大门,并祈求上帝答应他们的要求。但是他们失望了。大天使米迦勒(Micheal)出现在他们面前,宣布他们的要求不会被获准。“亚当的寿限已经到了尾声了”,天使说。他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也不会延迟。六年以后,亚当死了。

不过,在后来,就连亚历山大的历史学家们也把亚历山大奇迹般的旅程和亚当联系了起来,说他是第一个在天堂居住的人;并由此作为天堂存在和它能赋予生命的力量的证据。在亚历山大这个例子中的联系点,就是那个发出光芒的独特的石头:据说那块石头是亚当从伊甸园带出来的,然后一代传一代,直到传到一个凡人法老的手中,那个法老又把石头给了亚历山大。

有一个古老的犹太传说,说摩西用一根棍子施了很多魔法,其中包括把芦苇荡的水隔离开这一幕;据说那棍子也是亚当从伊甸园带出来的。亚当把它传给了伊诺克,伊诺克把它传给了他的曾孙,大洪水英雄诺亚。之后,那根棍子又在诺亚的长子闪那一条家谱线上一代接着一代地流传,又传到了第一个希伯来英雄亚伯拉罕手中。亚伯拉罕的曾孙约瑟再把它带到了埃及,在那里,他升到了法老王朝里的最高职位。这下魔棍成了埃及王朝的宝物。再往后,棍子到了摩西的手上──在摩西逃到西奈半岛之前,他是埃及的王子。有一个版本认为,那根棍子是由一整块石头雕刻出来的;而在另外一个版本中却说,棍子是由伊甸园里的生命之树的一根旁枝做成的。

其实,在这些错综复杂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更早的、并且将摩西和伊诺克相联系在一起的故事。有一个叫《摩西升天记》(The Ascent of Moses)的犹太传说,讲到了上帝在西奈山召唤摩西并任命他去把以列人引出埃及这件事情。由于各种原因,摩西拒绝了这个任务,原因之一是上帝的谈话不具备说服力。于是,上帝决定放弃温和的态度,决定向他展示他的御座和“天堂的天使们”,以及那里的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谜”。最后,“上帝命令大天使梅塔特隆(Metatron)引他到天体区域去。”摩西吓坏了,问天使:“你是谁?”天使回答说:“我还是伊诺克,雅列的儿子,也是你的先人。”在天使般的伊诺克的陪同下,摩西飞过了七片天,并且看到了天堂和地狱;之后他就回到了西奈山并接受了他的任务。

另一本在古代叫《禧年书》(The Book of Jubilees)的书,进一步提到了伊诺克和他的曾孙大洪水的英雄诺亚的出现。在早期,这本书被认为是《摩西启示录》(Apocalypse of Moses),因为据说这本书是摩西在西奈山上时,在一个天使的帮助下(前者向他提供过去的事情)写下的。但是也有学者认为,它其实是在公元前第二个世纪时被人伪托写下的。

这本书和《创世纪》里面的叙述很一致,但是它提供了更多的细节,比如大洪水前的英雄们的妻子和女儿的一些信息。这本书甚至把人类在史前时代经历的事情进行了放大和细化。《圣经》告诉我们,伊诺克的父亲是雅列,但是没有告诉我们是怎样为伊诺克命的名。《禧年书》向我们提供了丢失的信息,它说是雅列的父母这样命名的:

因为在上帝和天使们来到地球的日子里,他们都被称为守护者(The Watchers),意思是说,他们指导孩子们在地球

上要行正义之事。

《禧年书》把时代分成“禧年”:“在第11个禧年里,雅列娶了一个妻子,她的名字叫巴拉卡(Baraka,意为“闪电光亮”),是拉苏耶尔(Rasujal)的女儿;拉苏耶尔是雅列的父亲的兄弟的一个女儿……巴卡拉给雅列生了一个孩子,然后雅列就将他命名为伊诺克。伊诺克是地球上出生的第一个学会写作并有了知识和智慧的人;根据月份的规律,他在一本书中写下了天空的标志,以便人类能够根据不同的月份来了解一年中的不同季节。”

在第12个禧年,伊诺克娶了一个妻子叫伊德尼(Edni),这个名字的意思是“我的伊甸园”(My Eden)。伊德尼是丹尼尔(Dan-el)的女儿,她给他生下了一个儿子叫玛士撒利。在这以后,伊诺克“就与上帝的天使们同行了6个禧年,他们向他展示了天堂和地球的所有东西……并且他把所有看到的东西都记录了下来。”

但是,到了那个时候问题就出现了。《创世纪》报告说,是在大洪水之前,“众神的儿子们看见了人类的女儿们,她们非常好,于是众神的儿子们就将她们娶为妻子……这使得上帝很后悔在地球上创造了人类……上帝说:我会从地球上毁掉我所创造人类。”

根据《创世纪》所述,伊诺克在上帝改变主意这一过程中扮演了一些角,因为他“主动作证说,是和人类的女儿们有染的守护者们有罪。”所以,正是为了避免他遭到来自于那些守护者──本来应该指导地球人类行正义之事的守护天使──的报复,上帝才“把他从人类当中带出来安置在伊甸园的。”藏身在伊甸园的伊诺克为此写下了与上帝的誓约:圣约书(Testament)。

第六章 大洪水泛滥之前的时日

在这件事以后,从人类当中脱颖而出的诺亚在大洪水中出生了。他的出生在这个英雄世家引起了婚姻危机,因为他出生的时候正是“众神的儿子们”沉迷于与凡人女人的生活中之时。正如《伊诺克书》所讲的一样,玛士撒利“为他的儿子拉麦选了一个妻子,之后不久就怀上了一个儿子。”但是当小孩──诺亚──出生的时候,事情却变得不平常了:

这个孩子有时白得像雪,有时候又火红得像玫瑰;他的头发像羊一样白,

他的眼睛十分漂亮。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像太一样照亮了整个屋子。

然后他就从产婆的手中立了起来,并张开嘴和正义之神交谈。

其他人都吓坏了,拉麦赶紧跑到他的父亲玛士撒利面前,说:

我们所生下的小孩十分奇怪,和一般的人类有很大区别,和天堂上的上帝的儿子们倒有点像;他的个也不一样,

和我们有很大区别……

看起来就像是他不是我们生的而是天使的孩子一样。

拉麦十分怀疑,换句话说,就是他认为自己的妻子的怀孕是由一个天使引起的,而不是他本人。所以他就想出了一个主意:既然他的爷爷伊诺克就在天上和众神们住在一起,那为什么不直接问他,把这件事搞清楚呢?“现在,我的父亲,”他对玛士撒利说,“我请求您到您的父亲伊诺克那里去把这件事搞清楚,因为他就和天使们住在一起。”

玛士撒利接受了他的请求。于是他就去了伊诺克的神居,并报告了关于那个不寻常的孩子的事情。伊诺克稍加询问了一下以后,就肯定地说诺亚确实就是拉麦的儿子;他的不平常预示着不平凡的事情将会发生,“大洪水就快要来临了,地球上将会遭遇一年的毁灭”,并且只有他和他的家人能够在这场灾难中存活。伊诺克告诉他儿子说,那些未来发生的事情都是“我在天堂的石碑上读到的”。

在这些古老的岁月里面,甚至是《圣经》之前的那些时代的经文中,有一个词经常用来预示“众神的儿子们”在大洪水前所做的恶事,那就是“守护者”,也就是埃及人所称呼神的那个词:尼特(Neter,参见本书第3章与第5章);同时,它也代表这些神在地球上的着陆点述美尔(Shumer)。

古代很多版本各异的书都特殊关注了大洪水之前的日子,这些书里面有一些版本是希伯来语原版的翻译(直接或间接)。这些书的真实得到了最近几十年发现的《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的确认,因为从发现的卷轴的碎片中所记叙的容可以判定,这些碎片就是希伯来原版《英雄列传》(Memoirs of the Patriarchs)的一些部分。

而对我们具有特殊意义的是,一片卷轴的碎片讲述了关于诺亚的不平凡的出生,从中我们得知,把希伯来原版里的那个词翻译为“守护者”或者“巨人”这个现象,不仅在古代的译作中存在,而且现代学者也是那样翻译的,比如,就像T·H·伽斯特(T.H Gaster)在他的《死海经文》(The Dead Sea Scriptures)一书中与H·杜邦-索默(H.Dupont-Sommer)在他的《来自库姆兰会社的尼写作》(The Essene Writings from Qumran)一书中所做的那样。根据这些学者们所言,第二卷的卷轴残片是这样开始的:

看啊,我心里所想的都是来自一个守护者,一个神;那个孩子确实属于巨人。

然后,由于那个孩子,我的心又变了。

之后,我,拉麦,我到了我妻子那里并对她说:

(我希望你能发誓),向上帝发誓,向世界上所有的国王发誓,你会告诉我是否……

但是当我们研究希伯来语原版的时候,发现它并没有说“守护者”;它说的是纳菲力姆──也就是《创世纪》中所用到的一个词。

不仅这里如此,而且古代所有的文本和所有的传说都互相确认了这一点:大洪水到来之前的日子就是“纳菲力姆人──强大的人,Shem(火箭或飞船)中的人民在地球上的日子。”

用苏美尔国王年表中的话说,在第120个SHAR──3600年中的120圈── “大洪水扫过了地球”,也就是他们在地球的第一次着陆以后。这就把大洪水放在了大约13000年以前。而这正是最近的冰河世纪突然结束的时间,也就是农业开始的时间。在这之后3600年就是新石器时代(就像学者们所称呼的一样)。然后又过了3600年,繁荣的文明突然在两河流域就冒了出来。

“整个地球就只有一种语言并只有一类东西,”《创世纪》如此描述;但是当人们在苏美尔之地安定下来后不久,就开始计划“修建一座城市和一座高塔,通过高塔的顶部可以到达天堂。”

从苏美尔文本中提炼的这个故事还没有找到;但是从苏美尔传说中却偶尔能看出一些暗示。在这些传说中有这样一幕,就是艾正努力招募人类去控制纳菲力姆的航天设备──又是一个艾和恩利尔之间的结怨点,这个怨恨后来在他们的后代中爆发了。《圣经》告诉我们,这个事件爆发的结果是上帝和他无名的同僚们决定驱逐人类,并使他们的语言“复杂化”──创造不同的文明。

大洪水后的那个纪元里,众神们的这次会商在苏美尔各种版本的文本中都有提及。一本叫《伊塔那史诗》(Epic of Etana)的文本这样叙述道:

宣判地球命运的伟大的阿努那奇正坐着交换相互间的建议。他们在地球上创造了四个区,设立了居住的地方并看管着

那片土地;对于人类来说他们是极其伟大的。

在地球上建立四个区的决定由另外一个附加的决定定下来了,那就是在神和人类之间建立中间人(神职国王);所有“王权就从天堂来到了地球上。”

试图结束恩利尔和艾两大家族的怨恨的努力最后被证明是徒劳的,两位神对于谁掌管那四个区域中的某一个进行了很多讨论。最后的结果是,亚洲和欧洲属于恩利尔和他的后代,而艾只有非洲。

第一个区的文明就是美索不达米亚。那是人类生活和农业开始的山地,也是后来的埃兰、波斯和亚述──被分配给了恩利尔的儿子,他的合法继承人尼努尔塔(NIN.UR.TA)。有一些苏美尔文本讲到了尼努尔塔在山间通道修建大坝,以保证他的人民能在大洪水后的困难日子里生存下来的英雄事迹。

当两河平原上的泥层干到适合人类居住的时候,夏美尔和向东延伸到地中海的土地被分配给了恩利尔的另外一个儿子兰纳(Nanna,NAN.NAR的简称,在阿卡德语中则被称为辛[Sin])。兰纳是一个仁慈的神,在他的管理下,他的人民重建了夏美尔;他们在大洪水前的原址重建了原来的城市并且还建了新的城市。在新建的城市中就有他最喜欢的首都,乌尔,即亚伯拉罕出生的地方。对他的描述包括了一个半月形标志的月亮,也就是他在天上的“反面”。恩利尔还把西北部、小亚细亚和地中海的岛屿──希腊文明的源泉地──分配给了他的小儿子伊希库尔(ISH.KUR ,阿卡德人把他叫做阿达德──Adad)。就像后来希腊文化里的宙斯一样,阿达德被描述为一个骑在牛身上并拿着一个叉状的闪电的神。

艾也把非洲──他的第二区分给了他的儿子们。他的一个叫奈格尔(NER.GAL)的儿子接受了非洲最南端的地方;一个叫吉比尔(GI.BIL)的儿子向他学得了开矿和冶金的知识;第三个儿子,也是伊最喜欢的儿子,被他以其母星球的名字命名为马杜克;伊向他传授了他所有科学和天文知识(大约在公元前2000年,马杜克篡夺了地球之主的位置并宣布自己为巴比伦和“地球四部份”的最高神)。就像我们所看到的一样,他的一个埃及名字叫拉的儿子统治了这个地区的核心文明──尼罗河谷文明。

第三区位于印度的次大陆,它在50年前才被发现。大约在晚于苏美尔文明1000年之后,一个伟大的文明在那里兴起过。它被称为印度河谷文明,这个文明的中心是在一个叫哈拉巴(Harapa)的地方挖掘出来的地下皇城。这个文明里的人民所敬重的不是一位神而是一位女神,他们把她铸造成一个美丽的装饰有项链的女陶像,她的部被缠绕着身体的带子装束得十分挺立。

由于印度文明的文字还没有得到破解,所以没有人知道哈拉巴人怎样称呼他们的女神,或者她到底是谁。根据我们的总结,她就是辛(Sin)的女儿,也就是苏美尔人所叫的厄尼尼(IR.NI.NI)、伊娜娜(IN.AN.NA)或伊尼尼(IN.NI.NI)──“强大的、芳香的女人”;苏美尔人还管她叫伊师塔。苏美尔文本提到了她的一片遥远的领地,叫阿拉塔(Aratta)── 一片谷物地,和哈拉帕一样是一个产粮区──她在那里像一个全副装备的飞行员一样进行过几次空中旅行。

第四个区确实是阿努那奇人腾出来作为航空港的区域── 一个不是为了人类而是为了他们自己专有用途的分区。自从他们来到地球后,所有那些曾经停在地球上的航空设备──在西巴尔的航空港和在米普尔(Mippur)的控制中心──都被大洪水给冲走了。位置较低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泥层要近千年才能够适合这些关键设备的重建和安置。必须找到另外一个相对较高但是却更适合这些航空设备的安置和重建的地方。那将会是一块“神圣的区域”── 一个有严格限制的地方,只能凭借命令才能进入。在苏美尔语中,这块地方叫做提尔蒙(TIL.MUN),其字面意思是“火箭地区”。

辛的儿子(也就是恩利尔的孙子),伊尼尼的双胞胎兄弟,就负责这个大洪水后的航空港。他的名字叫乌图(UTU,意为“智慧者”)──在阿卡德语里的名字是沙马氏(Shamash)。是他执行了大洪水行动──西巴尔大撤离。他是地球上宇航员们(“鹰”)的主管;他十分自豪地在正式场合上穿自己的鹰服。

在大洪水之前的日子里,根据传统风俗,众神已经将一些选出来的凡人从航空港送上去了:阿达帕失去了那个机会;恩麦杜兰基(Enmeduranki)由沙马氏和阿达德运送到了天居上,去了解祭司的秘密(之后他就回到了地球)。然后就是大洪水英雄吉乌苏德拉(“他的生命得到了延长”)和他的妻子,他们被送上去以后又回到地球,住在了提尔蒙。

苏美尔文本说,在大洪水后的日子里,伊塔那(Etana)──基什早期的第十三个统治者──被带上去到了众神的天居,在那里他被授予了回春植物(Plant of Rejuvenation)和掌管出生的权利(但是他由于过于害怕而没有完成他的旅程)。法老托米斯三世(Thothmes Ⅲ)在他的碑文中称,神拉曾经把他带到了天上并领着他参观了天堂,之后他就回到了地球:

他帮我把天堂的门打开了,

他帮我把地平线的门打开了。

我以神鹰的身份在天空飞行……

以便我能看到天堂神秘的路径……

我完全了解了众神。

在人类之后的记忆中,Shen被保留在方形石柱上,被“鹰”所敬礼的飞船给生命之树让路。但是,提尔蒙,苏美尔的“火箭区域”,却是一个真实的地方:一个人类可以找到永生的地方。

在那个地方,他们记录到了一个没有受到众神邀请而来的人的故事,他到那里不过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世界名著 ·世界名著英文版 ·少儿故事 ·经典童话 ·查理九世全集 ·笑猫日记全集 ·淘气包马小跳书 ·伍美珍小说 ·绘本故事 ·小学生诗词
课外书|读后感|话题作文|作文素材|专题作文|单元作文|英语作文|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