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皮皮阅读 · 通往天国的阶梯
目录
位置: 主页 > 图书读物 > 通往天国的阶梯 >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发布时间:2020-09-05 14:53:51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在苏美尔人的传说中,第一个寻找永生的人也许是一个上古时期的统治者,他曾经向自己身为天神的父亲求助,希望能让他进入“永生之地”(Land of the Living)。古代的文献记下了关于这位英雄的一些不平凡的故事,它们说:

他发现了那些秘密,

他看见了那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甚至在大洪水来临之前

他就带来了大洪水的消息。

他的远行千难万险,

几乎让人意志消沉。

但他终于回来了,

在一块巨大的石柱上面,

他刻下了他的丰功伟绩。

对于苏美尔人留下的这个传奇,我们今天能看到的文字记录已不足200行。但是我们可以从苏美尔文明以后的那些近东民族的传说里继续读到这些故事,因为他们已经把那些传奇用自己的语言融汇进了自己的历史,如亚述人、巴比伦人、赫梯人和胡里安人。他们一直都在不断地重复着那些传奇,正是他们在陶碑上刻下的那些版本──有些完好无损,有些虽然已被损毁,但仍然留下了许多可以阅读的残片──才使得后来的学者们能够把这些故事串联起来。

今天,我们对那个时代最重要的发现,就是用阿卡德语镌刻在12块石碑上的那些文字,它们是尼尼微的亚述巴尼波图书馆藏品的一部分。最先发现它们的学者名叫乔治·史密斯(George Smith),他在伦敦大英博物馆的工作就是分类、整理成千上万个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碑铭及其碎片。有一天,一块文本的碎片吸引住了他的眼睛,因为它看起来好像和大洪水有关。完全正确!那就是来自亚述的楔形文字文本。文本记述了这样一段容:一个伟大的国王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一个亲历大洪水的英雄,并亲耳听到那个英雄讲述大洪水的故事。

博物馆被文本的容所吸引,为了能获得更多的资料,于是派乔治到考古现场去做进一步的发掘,希望能找到那些丢失的碎片。功夫不负有心人,乔治竟然真的找到了足以重现文本并能帮助人们弄清碑铭顺序的大量碎片。在1876年,他确认这些石碑上的铭文所记载的正是《大洪水的迦勒底解释》(The Chaldean Account of the Flood)──与他给作品的命名完全相同。同时,通过对这些铭文语言风格的研究和分析,他得出结论说:“作品完成于大约公元前2000年的巴比伦。”

刚开始时,乔治在铭文中找到的那位国王名叫伊日大伯尔(Izdubur)。铭文描述说,正是他找到了那个曾经亲历大洪水的英雄。在乔治看来,这个国王不是别人,正是《圣经》所讲述的那个国王中的英雄宁录(Nimrod)。有好长一段时间,学者们也都认为由乔治找到的这些碎片所拼凑出来的那个故事中的主人翁,就是大洪水之后的第一个国王,“世上最伟大的英雄”,甚至认为刻在那十二块石碑之上的铭文本身就是《宁录史诗》(Nimrod Epos)。但其后更多的发现和进一步的研究却表明,事实并非如此,那个故事中英雄国王的真正名字叫做吉尔伽美什(GIL.GA.MESH),这才是苏美尔文明的原型。同时,透过其他的大量历史文本──包括苏美尔国王的年表──我们已能确认,大约在公元前2900年左右,他统治着乌鲁克(《圣经》中的的以力)。《吉尔伽美什史诗》(The Epic of Gilgamesh)这部古代作品的现代名称,就这样把我们带回到了5000多年以前。

只有了解乌鲁克的历史,才能真正理解这部伟大的英雄史诗有多么激动人心。苏美尔人的历史记录还让我们知道了在大洪水结束后的一段时期里,王权──新的皇室或王朝──最早是在基什出现的,这与《圣经》中的说法不谋而合。之后,由于伊师塔──她一点也不珍惜她那远离苏美尔的领地──的野心,王权又转移到了乌鲁克。

乌鲁克最初只是一个宗教中心,早期那里最重要的建筑就是祭祀阿努(Anu)/安(An)──“天堂之主”──的神庙,后来人们又在神庙上面建了一座名叫伊安那(E.AN.NA,即“安的房子”)的金字塔。虽然阿努很少探访地球,但他每次来都会住在这里,因为他把自己最喜受的伊师塔安置在了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他还送给伊师塔一个有趣的称号──伊娜娜(IN.AN.NA),把它直译过来就是“安的宠”(这些远古的传闻似乎表明安对伊师塔的钟已经远远超越了柏拉图式的情范畴)。

但一个人待在除了她自己之外再也没有任何臣民的地方又有什么意思呢?就算她是那片土地的国王。在距乌鲁克不远的南部,波斯湾的海滨,有一座名叫埃利都的城市,伊师塔的叔祖父艾就住在那里,过着隐士一般与世隔绝的生活。在那里,他记录着人类的历史并向人们传授知识和文明。伊娜娜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并喷上香水后去探望艾。艾被她迷住了,神不守舍地满足了她的愿望:把乌鲁克变成苏美尔文明新的中心,把王权的中心从基什迁移过来。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为了实施她的宏伟计划──她的最高目标就是加入由十二位伟大的天神所组成的众神俱乐部──伊师塔设法取得了她的兄弟乌图的支持。在大洪水之前的日子里,纳菲力姆人和人间女子的结合会冒犯众神,但在大洪水之后的日子里,这样做却再也不会受到任何压力了。在安的神庙中有一个高级牧师,他正是那个时期沙马氏和一个人间女子所生的儿子。于是,伊师塔和沙马氏就任命他为乌鲁克的国王,开始了第一个牧师国王的王朝。根据苏美尔的国王年表,他的统治时期为324年。他的儿子──乌鲁克王国的真正创建者──统治了乌鲁克420年。当吉尔伽美什──这个王朝的第五位统治者──继承王位以后,乌鲁克就成了苏美尔最为繁盛的中心,统治着邻邦并和遥远的其他地方的国家进行贸易活动。

在后人眼中,吉尔伽美什“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这不仅因为他是天神沙马氏的后代,还有更进一步的原因:他的母亲是女神宁桑(NIN.SUN)。所以他拥有有别于世间凡人的天赋神权──在他的姓氏前面加上“神”的前缀。

对此,吉尔伽美什十分自豪 ,他逐渐成为了一个仁慈而勤勉的国王。他不是叫人把城墙垒高就是不断修葺领地中的神庙,这几乎成了他全部的工作。但是他对神和人的历史了解得越多,就越是感到焦虑和困惑。在一片歌舞升平的表象之下,他的思想转向了对死亡的关注。凭借自己身上三分之二的神,他可以像那些半神的父辈们那样长寿吗?或者他那三分之一的人会在他的生命中占上风,而把他限定为一个凡人吗?不久,他就向沙马氏诉说了自己的焦虑:

在我的城市里,人们都会死亡;我心里闷得慌。

人们在消失,我的心更沉重了……

人,无论他的身躯有多么高大,永远也不能够触到天;

人,无论他的双臂有多么宽广,永远也不能够覆盖地球。

“我会和他们一样死去吗?”他问沙马氏,“我的命运也会和他们一样吗?”

为了避免直接的回答──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沙马氏试着劝他接受自己的命运,不管结局怎样,最要紧的是尽量享受当下的生活:

当众神在创造人类的时候,

他们把死亡也分给了人类;

生命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

因此,沙马氏说:

填饱你自己的肚子吧,

让自己日夜开心!

每一天,都给自己一顿快乐的宴席,

尽情地跳舞和开心吧!

给自己穿上崭新的衣服,

洗洗头,泡泡澡。

聆听你身边亲人的话语,

让你的妻子在你们的亲密间感到幸福吧,

因为这就是人类的命运。

但是吉尔伽美什拒绝接受他的命运。他生命中最主要的部分难道不是三分之二的神吗?对他来说,人只占三分之一。为什么会是仅占他身体一小部分的人而不是占他身体大部分的神决定他的命运呢?他在白天不停地徘徊,夜里也难以入眠。吉尔伽美什决定用这样一个方法来使自己保持年轻:侵入新婚夫妇的洞房并与新同房。一天晚上,他突然有一种特殊的预兆,于是就跑去告诉他母亲自己刚刚看到的神奇景象,希望女神能告诉他这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的母亲啊,

在夜晚我感到力充沛,

于是就到处游荡。

在夜空的中间就出现了那个预兆。

一颗星星在空中不断地变大。

阿努亲手创造的那件作品朝我移来!

很快,“阿努亲手创造的那件作品”就从天上落到了他的跟前,吉尔伽美什继续说道:

我试着把它举起来,

但是太重了。

我试着摇动它,

但我既不能移动也不能举起它。

当他试着去摇动那个东西的时候(那个物体可能己深深地插入了地下),“一大群人蜂拥而至。”显然已经有很多人看见这个物体掉在了地球上,因为“整个乌鲁克的人都来了。”“英雄”们──强壮的人们──过来帮助吉尔伽美什搬动那些从天上掉下来的东西,“英雄们抓住了物体的底部,我从前面把它掀了起来。”

文本中的那个物体没有得到更详细的描述,但它肯定不是陨石,因为只有被工制作的物体才能称得上是伟大的“阿努亲手创造的作品”。很明显, 古代的读者在那些物体没有得到详细描述的情况下就能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可见他们对“阿努的作品”这个表述十分熟悉,也许就像一枚古代的圆柱形印章所展示的那样。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这个文本接着又描写了被英雄们抓住的那个物体的底部,也许它可以被翻译成“脚”什么的。在这里最有价值的文字记录表明,那个是物体明显可以进入的。吉尔伽美什进一步描述到:

我使劲地压着它的上部,

但还是不能去掉盖子,

也不能把它举起来……

上面的大火熊熊燃烧,

它的顶部突然断裂开来,

我钻了进去。

它是能够向前移动的,

我把它举起并移过来了。

吉尔伽美什确定这个物体的出现预示了他未来的命运。但是他母亲──女神宁桑──的回答却让他十分失望。她说从天堂落下来的那些像星星一样的物体预示了“一个顽强的救星,你未来的一个朋友……他是大地上最强大的……他永远不会抛弃你。这就是那个预兆的意思。”

她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而吉尔伽美什知道的则是:那是众神应乌鲁克人民的要求而给他发出的一点讯息,因为那里的老百姓都希望众神能做点什么事情来消除他们国王的不安。于是,众神安排了一个野人去乌鲁克和吉尔伽美什比赛摔跤。那个孔武有力的野蛮人又被称作恩奇都(AN.KIDU)──“来自恩奇(ENKI)的生物”。那个家伙好像已经在荒原林莽中和野兽们一起生活了很久,就像刚从旧石器时代走来,“他已经惯了吸野兽的。”他总是赤身体、不修边幅,头发像野地里荒草一样蓬松杂乱。而且,他每次出现时,那些野兽朋友们都会陪伴在他的身边。

为了能够让他回归文明世界,乌鲁克的贵族们给了他一个女。恩奇都在与那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做的过程中逐渐复活了他的人,而在这之前他只认得他的动物伙伴们。之后那个女人把恩奇都带到了城市外面的一个营地,在那里对他进行符合文明特征的语言和行为训练。“阻止吉尔伽美什,成为他的对手!”贵族们对他说。

他第一次与吉尔伽美什见面是在一个晚上,当时吉尔伽美什离开他的宫殿,正在城里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寻找刺激。恩奇都在街上碰到了他并挡住了他的路。“他们相互搏斗,像牛一样。”在搏斗的过程中,城墙也被他们弄得摇晃,门柱变得粉碎。最后“吉尔伽美什屈膝了”,比赛结束时,他输给了那个陌生人。当“吉尔伽美什狂怒减退,然后转身离开”之时,恩奇都叫住了他,吉尔伽美什马上就想起了母亲的话──这个人肯定就是天神给他送来的那个“顽强的救星……未来的朋友”,“他们相互亲吻并结下了友谊。”

当他们两个成为情同手足的知心密友以后,吉尔伽美什向恩奇都诉说了对自己凡人命运的担忧。听完这些话,“恩奇都的眼眶里充满了泪水,十分伤心并痛苦地叹着气。”然后他告诉吉尔伽美什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他摆脱凡人的命运:强行闯入众神的居所。在那里,如果沙马氏和阿达德都在的话,众神就会授予他神的身份。

恩奇都所说的“众神的居所”在 “一座遍布雪松的大山深处”,当他和野兽们在大地上游荡时碰巧发现了那个地方,但那里有一个叫做胡哇哇(Huwawa)的可怕的怪兽,他一刻也不懈怠地把守着通往神殿的秘径。恩奇都对吉尔伽美什说:

当我和野兽们在大地上游荡的时候,

我的朋友啊,我在群山中发现了那个地方。

森林中有许多部落,

我走到森林的中间。

胡哇哇就在那里,它的咆哮像洪水,

它的嘴巴是烈火,

它的呼吸是死亡……

它是火焰战士,雪松森林的守护者,

它十分强大,从不休息……

神恩利尔指派它驻守在那里,

保护雪松森林;

让凡人感到恐惧。

胡哇哇的主要职责是阻止凡人进入雪松森林这个情况更加坚定了吉尔伽美什要到那个地方去的决心。他已经认定,只要能够到达那里,他就可以加入众神的俱乐部而摆脱自己凡人的命运。

我的朋友啊,谁可以到达天空的顶点?

只有神──他们通过沙马氏的地宫到达天顶。

人类的寿是有限的,

不管他们成就了什么,最终都会化为一阵风。

尽管你有英雄的威力,

但你还是会害怕死亡。

因此,

让我走在你的前面,

请你张开嘴巴大声对我说:

“前进,无所畏惧!”

这就是我们的计划,

到那遍布雪松的大山中去……

在明白了即使是身躯最高大的人“也永远不能够触到天”的时侯,吉尔伽美什当然希望自己也能经由“沙马氏的地宫”,像众神一样“到达天顶”,何况现在他已经知道了那个地方在哪里,也知道了怎样才能到达天顶。他跪下并向沙马氏祈祷:“让我到那儿去吧,噢,沙马氏!我举起双手在向你祈祷……希望能到‘着陆区’(Landing Place)去,示喻我吧……保佑我!”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不幸的是,沙马氏的回答我们今天已无从知晓,因为刻有那段文字的石碑已经完全损毁了。不过我们还是能读到接下来的一些文本,“当吉尔伽美什明白这样做意味着什么以后……眼泪就从他的脸颊上流了下来。”很明显,他被获准前往那个可以到达天顶的地方──但要自己承担所有的风险。吉尔伽美什毅然决定继续前进,在没有神的帮助下挑战胡哇哇。“也许我会失败,”他说,但是人们会记住我,“他们会说吉尔伽美什是在和胡哇哇的激战中倒下的。”也许我会成功,他继续说道,那我就会得到一个Shem(火箭或飞船)──“借助它就可以走向永生”。在吉尔伽美什准备对付胡哇哇的特殊武器时,乌鲁克的老人们试图劝说他不要那样做。“你还很年轻,吉尔伽美什,”他们说,既然你还有那么多年的时光是肯定可以活在世上的,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为那个未知的成功冒险呢?“是否能成功,你并不清楚!”但吉尔伽美什没有改变决定,只是变得更加谨慎,他派人搜集了所有可以得到的关于大山中的那片森林的信息,同时告诉他身边的人们:

我们听说胡哇哇的身体强壮得离奇;

这些武器用来对付谁呢?

对于全身是机器的胡哇哇来说,

也许这是无用的努力。

这时,吉尔伽美什环顾四周,“向他的朋友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人们搜集来的信息都说胡哇哇是一个“机器怪兽”,一个“由机器包围”的“强壮的身躯”,这一特征显然更坚定了吉尔伽美什的判断:它肯定能够被沙马氏或阿达德的命令所控制。由于自己并没有从沙马氏那里得到明确的支持,吉尔伽美什决定求助他的母亲。“他和恩奇都手牵着手朝着女神宁桑──伟大的王后──的宫殿走去。当他进入宫殿以后:‘噢, 宁桑!(他说)……我已经大胆地开始了一个危险的旅程,我要去胡哇哇守护的地方。我将要面对一场无法确定结局的激战,我要走很多未知的路。噢,我的母亲,请你帮助我转告沙马氏我的愿望!’”

“宁桑走进她的小屋,披上一件合体的外套,并在部佩上一件饰品……戴上了她的头巾。”然后她举起双手像沙马氏祈祷,而且有点责怪的情绪:“为什么?”她反问道,“我们生下了儿子吉尔伽美什,他那颗燥动的心难道不是你心甘情愿赐予他的? 现在因为你的缘故,他又即将踏上一段前途未卜的危险旅程,去胡哇哇守护的地方!”她恳求沙马氏保护吉尔伽美什:

直到他到达那片遍布雪松的森林,

直到他杀死胡哇哇,

直到他回来的那一天。

(你都要保护他)

当民众知道吉尔伽美什还是要去“着陆区”后,“他们纷纷围到他的身边”,并祝愿他取得成功。为了保证吉尔伽美什的安全,城里的老人们建议说:“让恩奇都走在你的前面,因为他知道路怎么走……在森林中,胡哇哇守护的那条秘径让他先走进去……只有他走在前面,才能更加有效地保护后面的人取得成功。”人们都祈祷沙马氏能够赐福并保佑他们的国王──“让沙马氏满足你的愿望吧,但愿你能亲眼看见自己的愿望全都得以实现,希望他能让你即将踏上的旅程一帆风顺,把你前行道路上的所有障碍一扫而清!”

宁桑在说了一些道别的话之后,转向恩奇都并要求他要保护吉尔伽美什:“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现在我就收养你(做我的儿子),”她对他说;像兄弟一样保护你的国王!然后她从身上摘下自己的标志物挂在了恩奇都的脖子上。

告别众人,吉尔伽美什和他身边的勇士就向危险的挑战进发了。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吉尔伽美什史诗》的第四块碑文主要是讲述恩奇都带着他的国王兄弟如何抵达那片遍布雪松的森林的。不幸的是,石碑过于破碎,已无法整合出完整的文本。尽管类似的碎片在赫梯语版本的文献中也有发现,但对于文章的完整而言还是没有什么帮助。

但有一点很明确,他俩肯定走了很远的路,向着东边的目的地不停地前进着。偶尔,恩奇都也试着劝说吉尔伽美什放弃。他说胡哇哇力大无穷,可以很轻松地扛着一头牛走上180英里……“我们还是回去吧!”他恳求道。但吉尔伽美什依然决定继续前进。

他们终于快到目的地了,

在这大山的深处满目苍翠。

两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站得直直的一动不动。

他们仰望着高大的雪松,

下面便是那条秘径的入口。

胡哇哇就守护在那里,

它的身后是一条长长的小路。

小路笔直,

两旁的树都能喷出火焰。

沿着这条小路直到山巅,

那里就是众神的居所,

还有伊师塔的十字路口(Crossroads of Ishtar)。

这时他俩都已疲力竭,于是便躺了下来,不久就睡着了。半夜里他俩都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醒了。“是你在叫我吗?”吉尔伽美什问道。“没有啊!”恩奇都回答说。他们又继续睡下,可刚打了一个盹儿,吉尔伽美什被他眼前的一幕惊醒了,他连忙叫醒了身旁的恩奇都,向他讲述自己刚才看见的神奇场景,也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在梦里,他说:

我的朋友啊,

我刚才看见, 

高山已经倒下,

我的脚被什么东西绊住了,

我一下就跌倒在地。

突然,

在我眼前划过一道十分耀眼的强光,

一个人出现了,

大地上他最公正……

他把我从倒塌的山体边拉了出来。

他给我水喝,

我的心平静下来了,

他帮助我站立起来。

这个“人”──大地上他最公正──是谁?是谁把吉尔伽美什从“倒塌的山体边拉了出来”?伴随着山体倒塌或者滑坡而在吉尔伽美什眼前划过的那道“十分耀眼的强光”又是怎么出现的?……恩奇都也找不到答案。或许是因为实在太疲劳,或许是因为他认为这一切不过是出现在吉尔伽美什的幻觉罢了,不多一会儿,恩奇都又倒头睡去。但是夜的寂静很快就被再一次打破了:

吉尔伽美什结束了他的睡眠,

他站起身来对他的朋友说:

“我的朋友,是你在叫我吗?

为什么我是醒着的?

你没有碰过我吗?

为什么我会害怕?

是天神们走过来了吗?

为什么我的肌肉麻木了?”

恩奇都再次否认是他叫醒了吉尔伽美什。对于他的那些疑惑,也许只有他自己才能弄明自。他俩实在太困了,很快就又进入了梦乡。可刚睡了一会儿,吉尔伽美什再次被一种声音惊醒了,更让他惊讶的,是他所看到的情景:

我看到的景象让人震惊!

天空中发出奇怪的声音,

地球也在轰轰作响。

一道炫目的闪电从空中划过,

火从那里飞了出来。

云越来越多,

空气中弥满着死亡的气息。

不久,

光消失了,

火也不见了。

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些东西,

都变成了灰烬。

吉尔伽美什并不清楚他究竟看见了什么,但有一点应该是可以肯定的──就在他的眼前,“天室”正在飞离地球。大地震颤是因为引擎被启动了;“越来越多”的云其实是因为燃料喷射而在发射场形成的大量烟雾;“从那里飞了出来”的“一火”无疑正是引擎下方发出的巨大火光;当航天器彻底穿过真正的云层后,对于地上的人来说,自然就是“光消失了,火也不见了”。这确实是一个“让人震惊的”景象,它更加坚定了吉尔伽美什继续前行的信念,因为这一幕无疑是在告诉他,自己已经快到“着陆区”了。

清晨,两个好朋友试图进入不远处的那条小路,他们小心翼翼地走着,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因为他们必须避开小路两旁那些“能喷出火焰”来杀人的树木。终于,恩奇都发现了通向“众神的居所”的大门,并轻声地告诉了吉尔伽美什。但是当他试图打开那扇大门的时候,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甩了回来。由于经历了12天的长途跋涉,他的体力已被严重透支,这猛然的一击瞬间便将他掀翻在地,就像瘫痪了一样。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当他恢复体力重新站起身时,他恳求吉尔伽美什道:“我们不要再往前走了。”但是吉尔伽美什告诉了他同伴一个好消息:当他还处于昏迷状态时,他──吉尔伽美什发现了一个地道。从地道里传来的声音让他知道这条暗道连着“一个用语言发出命令的秘室”。“振作起来吧!”他向恩奇都鼓励道:“别站在一边不动,我的朋友,让我们一起走下去吧!”

吉尔伽美什是正确的,因为接下来的苏美尔文本告诉我们:

穿过地道以后,

他找到了阿努那奇的秘密居所,

并打开了它。

不过,在通往阿努那奇秘密居所的这段地道的入口处树荫浓密,荆棘丛生的灌木丛以及大量的乱石和泥土几乎已完全把洞口堵住了。就在他俩差不多快把那些障碍物清理完毕的时候,恐惧降临了──“胡哇哇听到了声音,变得狂怒。”他开始寻找入侵者,他的身形“威猛而强壮,他的牙齿就像龙的牙齿;他的脸就像狮子的脸;他的来临就像是洪水一样。”最可怕的还是他能“发射光束”,那光束是从他的前额发出的,“它能吞噬大树和灌木”,“没有人能够逃过”他的杀人武器。在一个苏美尔的圆柱形印章中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在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的旁边有一个整个身体似乎都笼罩在机械中的“人”,毫无疑问,那就是史诗中的“拥有杀人光束的怪兽”。

从苏美尔文本的那些碎片中,我们了解到胡哇哇可以给自己装上“七个斗篷”,但是当他出现在两个勇士面前时却“只穿了一个,还有六个没有穿。”他们知道这是一次绝好机会,于是两个好朋友就决定伏击胡哇哇。但是,当这个怪兽在面对着这两个进攻者的时候,杀人的光束就从他的额头上射了出来,并摧毁了被它击中的所有物体。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天空中来了救援。看到他俩的困境以后,“沙马氏从天上降下来对他们说:‘不要试图逃跑!而要向胡哇哇靠近。’”然后沙马氏卷起了一阵狂风,“对着胡哇哇的眼睛猛吹”,退了他的光束。就像沙马氏所预计的一样,“强烈的光束消失了,炫目的亮光也渐渐暗淡了下来,森林中云雾缭绕。”很快,胡哇哇就被定格在了那里,“他既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这时,他们拼尽全力向胡哇哇发起攻击,最终,“恩奇都将守卫者胡哇哇击倒在地,声音在这遍布雪松的大山深处绵延回荡,整整传到了6英里之外 。”怪兽倒下的那一幕场面惨烈而恢宏,气势震慑人心。然后恩奇都就“杀死了胡哇哇”。

他们为胜利而感到十分高兴,但激烈的拼斗也几乎耗尽了他们的体能。于是两人决定先在“战场”旁边的一条小溪边休息一会儿。吉尔伽美什脱身上的衣物泅到小溪里冲洗身体,然后,“他丢弃了沾上泥土的脏衣物并穿上了干净的衣物,披上了一个有边的斗篷并系上了腰带。”他们的时间很充裕,所以没有必要着急,因为此时此刻,通往“阿努那奇的秘密居所”的道路已经畅通无阻了。

但结局却出人意外。这时的吉尔伽美什完全不可能想到,一个女人的欲望就能让他功亏一篑,失掉几乎已唾手可得的最后胜利……

那个地方,正如在前面的英雄史诗中写到的一样,就是“伊师塔的十字路口”,女神已经惯了经由这个“着陆区”来回往返。她原本也很喜欢沙马氏,再加之可能又亲眼目睹了刚才那场震天撼地的激战──通过她在空中那“长着翅膀”的天室(就像赫梯印章上所描述的一样),她很容易看到这一切──以及吉尔伽美什在小溪中因脱光了衣物而忽隐忽现的强健身躯,她的情欲之火终于被彻底点燃了。

“伊师塔瞪大眼睛看着俊朗的吉尔伽美什的时候,她毫无隐藏地把她脑中所想的表达了出来:

来吧,吉尔伽美什,我的最

给我的果子,

你会成为我的男人,

我会成为你的女人。

她向吉尔伽美什说,他将得到一辆金的战车、一座宏伟的宫殿,并成为众王之王──拥有统驭其他国王和王子的权利。伊师塔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征服了吉尔伽美什,可吉尔伽美什回答她的却让这个女人大失所望,因为他明确表示,自己没有什么可拿给这个女人。至于她的“”,又会持续多久呢?在吉尔伽美什看来,自己早晚会像一只已不能再穿的了破鞋一样,被她胡乱扔掉。不仅如此,吉尔伽美什还将那些这个女人曾经滥交过的其他男人的名字一一叫了出来,这无疑让她觉得自己蒙受了奇耻大辱。受这个羞辱的刺激,伊师塔要求阿努让“天堂之牛”(Bull of Heaven)袭击吉尔伽美什。

在遭到这个怪兽的突然攻击后,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一下子都被搞懵了,竟然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一路狂奔,从伊师塔的着陆区逃了出来。当然,他们的逃跑也得到了沙马氏的帮助,因为他赋予了他们“在3天里穿过45天的距离的能力。”但在到达乌鲁克郊外幼发拉底河河边的时候,天堂之牛还是赶上了他们。在恩奇都的帮助下,吉尔伽美什成功地摆脱了那个怪兽的缠绕,进入乌鲁克城并招集拢他的战士。勇士们像潮涌一般冲出了城门,那里,恩奇都一个人还在拖延着怪兽。当天堂之牛“喷鼻”时,地面裂开了,每道裂缝宽到可以挡住200个士兵的进攻。当恩奇都掉进其中的一道裂缝时,怪兽转身去攻击其他的士兵。这时,恩奇都以很快的速度从裂缝中爬了出来,从背后发起突袭,将怪兽杀死了。

这个天堂之牛到底是什么现在我们已经弄不清楚了。文本中它的苏美尔语是“戈丹纳”(GUD.AN.NA)──它含有“阿努的攻击者”的意思,就像今天的“巡航导弹”一样。古代被这一段容所吸引的艺术家们经常创作关于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和一头公牛打斗的场景,旁边的观众则常常是体的伊师塔(有些时候是阿达德。见图68a)。

但是从史诗文本中我们很明确地知道,阿努的武器是一件铁制的并有两个钻孔器(Piercers)或“角”(Horns)的机械装置。“钻孔器是由30米纳(Minas,古希腊重量单位)重的青金石(Lapis)打制出来的,它的外层有两个指头那么厚。”一些古代的绘画让我们今天还能看到这样一头从天空扑下来的机械“牛”究竟是什么模样的。

当天堂之牛被打败以后,吉尔伽美什“叫来所有的工匠、兵器制造者”,来看这个机械怪物,并让他们把它拆开。然后凯旋的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就去拜访沙马氏了。

而此时,“在居所中的伊师塔发出了一声哀号”。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在乌鲁克的王宫里,经过了一整夜庆祝活动的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正在休息。但是在“永生之地”的众神的居所中,天神们正在考虑用什么办法才能消解伊师塔的抱怨。“阿努对恩利尔说:‘他俩得死,因为他们杀死了天堂之牛和胡哇哇。’但是恩利尔却说:‘恩奇都应该死而吉尔伽美什不应该。’”对此,沙马氏也不同意,道理也很简单,既然是他俩联合起来做的事情,为什么偏偏是“清白的恩奇都”应该死呢?当然,沙马氏十分清楚,天神们不会处死吉尔伽美什。

就在众神讨论他们究竟该怎样来处罚那两个来自凡间的勇士时,恩奇都陷入了昏迷。这让吉尔伽美什心慌意乱、十分着急,他“焦急地在床前来回徘徊着,”恩奇都就躺在床上。苦涩的泪水从年轻国王的眼睛里流出,挂在了脸颊上。就在为同伴伤心的同时,他的思想一下又转到了对自己有限生命的焦虑中:有一天自己也会像恩奇都这样死去吗?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他还是会像一个凡人那样死去吗?

当会议快结束时,天神们总算达成了一个折中的意见。他们把恩奇都的死刑改为在矿区深处做苦力,让他在那里度过自己的余生。两个密使把恩奇都(的灵魂)带到他的新家并宣判了对他的惩罚。他们告诉恩奇都,“像鸟儿一样带有两片翅膀”的衣服马上就会出现在你身上。在这之后,两个密使中的那个“黑脸的像鸟一样的年轻人”,会把恩奇都送到矿区:

送你去那儿的人穿着像鹰一样的衣服,

他会抓住你的双臂。

“跟我来!”(他会说),

他会领着你,

到黑暗之屋,

也就是大地下面的一间屋子;

进去的人没有一个能出来。

那是一条没有回程的路;

住在那里的人会永远失去光明,

陶土就是他们的食物。

在一个古代的圆柱形印章上面,我们也许又一次看见了这一幕:一个长着翅膀的密使(天使)正牵着恩奇都的手臂。当然,今天的我们已经不可能知道这位天使究竟准备把恩奇都带往哪里了。

在知道自己的朋友即将被处以这样的刑罚以后,吉尔伽美什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了解到,“永生之地”就在距那片矿区不远的地方──天神们就是在那里安置那些被赋予永恒青春的凡人的!

那里就是“老祖宗们的居所,在那里伟大的天神用来自生命之源的水给他们沐浴。”那些曾从他们伟大父辈的手中接过权杖的王子们就居住在那里,他们分享着众神的食物和饮料:

那些曾经统治过这片土地的王子们,

就像阿努和恩利尔一样,吃着美味的肉,

他们的皮口袋里装满了清凉的生命之水。

那里不就是大洪水时期的英雄,伟大的吉乌苏德拉/乌特纳皮斯坦恩最后的归属之地吗?安塔那不也是从那里“升到天堂”中去的吗?

这时,“伟大的吉尔伽美什已下定决心要到永生之地去”,于是他告诉刚刚才苏醒过来的恩奇都,说自己将会亲自去送他,至少也会在朋友去服刑的路上陪他一段。他对恩奇都说:

噢 ,恩奇都,

即使最强大的力量也会最终枯萎

等待它的

只剩下苍白无力的结局。

(因此)我要在我曾经抵达的地方,

设置我的闪(Shem)。

在那个已经有许多闪的地方,

我会坐着一个闪而飞升上去。

但是在从矿区前往永生之地的路上将遇到的困难,绝不是一个凡人仅凭自己的一己之力就可以克服的。因此,乌鲁克的老人和他的女神母亲都坚决要求吉尔伽美什在行动前务必征得乌图/沙马氏的同意:

如果你一定要去那个地方的话,

告诉乌图,告诉乌图,英雄乌图!

因为那片地区是乌图的领地,

就是与大山中那片雪松森林紧邻的地方,

那是乌图的领地。

告诉乌图!

很明显,这几乎己经不是建议,而是强烈的警告。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吉尔伽美什听从了大家的忠告,告诉乌图说自己愿意为他献上一份牺牲,并恳求他的许可和保护:

噢,乌图,

我希望能进入那片土地,

希望你能支持我。

我希望能到达的那个地方

毗邻着大山中的那片雪松森林。

希望你能支持我!

在那里矗立着许多闪,

让我也在那儿设置我的闪吧!

起初,乌图/沙马氏认为吉尔伽美什没有资格进入那片地区。面对年轻国王不停的恳求,他警告吉尔伽美什道:“你的旅程中有一片不之地,发射场里的土堆就是你的栖身之地,沙漠就是你的床……满地的荆棘会刺破你的手脚……你的脸颊会十分干燥……”意识到这些还不能劝退吉尔伽美什后,他又告诉他“那个矗立着闪的地方”被七座山包围着,并且山里的通道都被可怕的“强大者”所把守,他们可以释放出“炙热的火”或者“不会回头的闪电。”但在最后,乌图还是让步了,“他被吉尔伽美什的眼泪征服了,他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心生怜悯,乌图很同情他。”

“伟大的吉尔伽美什决心已定,任何困难都已无法让他退却。”不过,他还是决定尽量减少在陆路上的时间,因为这条道路的的确确危机四伏,一不小心就可能前功尽弃。他和恩奇都已经知道有一条海路也能到达那里,而在大海上航行就要舒服多了。按照吉尔伽美什的计划,在那个遥远的地方登陆以后,恩奇都就去矿区服刑,他自己则将前往永生之地。他们挑选了五十个年轻勇敢的水手,第一个任务就是造船。为此,勇土们去砍伐了很多特殊的树木并把它们拖回了乌鲁克。玛甘(MA.GAN)──那条有名的“埃及之船”──就是用这种木料制成的。乌鲁克的工匠们还锻造了许多威力强大的武器。然后,当万事俱备时,他们就出发了。

据说他们行程是这样安排的:出波斯湾后绕着阿拉伯半岛航行,之后驶向红海,他们最终目标好像是埃及。不过,他们并没有走出多远就被恩利尔知道了。难道恩奇都没有被告知一位年轻的“天使”会拎着他的胳膊把他带到矿区吗?他怎么能在一条皇室大船里和五十个勇士一起开心地航行呢?──显然,恩利尔生气了!

在黄昏的时候,乌图──送走他们的时候他一直忧心忡忡──“已经看不见那条船了,于是转身离开了那儿”。船在继续航行,远方岸边的群山“变得黑暗,山的影子投向了他们。”然后,“有一个站在山边”──像胡哇哇一样──能释放出“没有人能够逃过的”光束的人出现了。他“就像一头牛一样站在土屋上”──(土屋)看起来像一个瞭望塔。这个恐怖的看守者随时都可能攻击那艘船和它的乘客们,恩奇都害怕了。“让我们退回乌鲁克吧,他恳求道。但吉尔伽美什不愿听到这样的话。他准备指挥大家弃船登岸,并决心去挑战那个看守者──或者“那个‘人’”,如果他是人的话。当然他也可能是神。

就在那此时,灾难降临了。“三片帆布”被猛地撕裂了,就像天上有一双无形而有力的手。不久,船便开始倾斜,接着便整个沉了下去。当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两人成功地游到岸边时,他们身后的水手们正在和死神拼死相搏。在死亡即将降临之时,每个人的求生欲望都是那么的强烈:

船身已经开始倾斜

玛甘船即将沉没,

所有的人都在下沉。

当玛甘船沉没以后,

每个人都注定会被淹没。

在他们的船上,

好像还有一些生物,

将要从肚子里出生。

在一片不知名的海滩上,他们度过了沉船后的第一个夜晚。让他俩头痛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整整一夜他们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吉尔伽美什还是决心要去“永生之地”,而恩奇都则劝他找一条路回到乌鲁克。就在太即将从海面升起的时侯,恩奇都的生命也已走到了终点。或许是害怕孤独,或许是眷恋友情,或许是被永生的激情所鼓舞,吉尔伽美什一直在不停地呼喊着朋友的名字,激励恩奇都要坚强地活下去:“我虚弱的朋友啊,”他深情地说道,“我会把你带到那个地方去的,”吉尔伽美什许诺说。但是“死神是公平的,所有的凡人在它面前毫无区别”,恩奇都也不例外。

在接下来的七天七夜里,吉尔伽美什一直都在为恩奇都哀悼,“直到有一条虫子从他(恩奇都)的鼻孔里掉出来。”当他再次踏上自己的旅途时,几乎是漫无目的地在大地上游荡着:“吉尔伽美什在野外游荡着,他一边走一边为朋友的死而悲痛欲绝……朋友的死亡既让他伤心,又让他对死亡本身产生莫名的恐惧。他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原野上只有他形单影孤的身影。”他再一次沉陷入对自己命运的思考中──“恐惧死亡”──他不停地拷问自己:“当我死亡的时候会和恩奇都一样吗?”

没过多久,摆脱自己凡人命运的永生之火再次熊熊燃烧起来。“难道在生命的尽头,我就只能把自己埋进泥土中一直沉睡吗?”他希望能从沙马氏那里得到答案。“让我的眼睛看着太,让我拿回属于我的光!”他向神祈求道。他以日出和日落来判定他的方向,“向着野牛,向着乌巴-图图(Ubar-Tutu)的儿子乌特纳皮斯坦恩的方向进发。”他脚下的道路几乎从没有被人走过,他孤独地走着,途中没有遇到任何人。每当饥饿袭来时,他便寻找野果充饥。“他翻过了什么山,越过了多少河──没有人会知道,”古代的作者们留下的那些记录,多少有些让人遗憾。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今天,在从对尼尼微和赫梯遗址的考古发现中我们已经知道,很多年前一个名叫吉尔伽美什的英雄的确曾经进行过那次“探险”。历尽千辛万苦,吉尔伽美什终于快走到有人居住的地方了,那里就是沙马氏的儿子辛的领地。“夜晚,他沿着小路走进了山里,这时一个狮群出现在他前面。吉尔伽美什止住了脚步,因为他有点害怕” :

他抬起头面向辛的方向祷告说:

“我要去众神重获年轻的地方,

我的双脚领着我向那里走去……

恳求你保护我!”

也许是因为对狮群的恐惧,吉尔伽美什决定暂时停下来休息。可是“在夜里睡得正香时,他却被一个梦惊醒了”,他觉得这个梦意味着辛向他昭示了什么,因为在梦中辛告诉他应该去“享受生活的快乐。”受此激励,吉尔伽美什“像箭一样在狮群中穿过。”关于他与狮群激战的记录,不仅镌刻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记忆中,而且几乎在古代的所有地方,包括古埃及的文献中,都有形象的描述。

天亮以后,吉尔伽美什穿过了一道山梁。极目远眺,一片宽阔的水面出现在他的眼前,像是一个巨大的湖泊,它镶嵌在那片一望无垠的平原中。在距湖岸不远的陆地上,有一座“封闭起来的”城市──城市的四周都是围墙,那里有“为辛而建立起来的寺庙”。

在城市外面的“湖滨地带”,他看到了一个客栈。当他走近时,又看到了“麦酒妇人西杜里(Siduri)”,她,一个女酒神,正端着“一壶麦酒和一碗金的麦片粥”。当她看到吉尔伽美什的时候,不禁露出恐惧的神,因为他的形象实在有些让人害怕:“身上披着早已划破的兽皮……肚子干瘪瘪的……脸上的胡须又长又脏,餐风饮露的艰难旅行在他的脸上写满了疲惫和沧桑。” 顺理成章地,“当麦酒妇人看到他后就把门关上了,并上了门闩。”吉尔伽美什费了好一番口舌让她相信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当她知道外面那个貌似乞丐的家伙的确没有任何恶意时,西杜里让他进了屋。在屋里,吉尔伽美什将自己冒险旅程中的传奇故事告诉了这个麦酒妇人。

当吉尔伽美什在西杜里的屋中吃饱喝足并稍事休息之后,就起身告辞准备继续赶路了。“通往‘永生之地’的道路哪条最近呢?”他向西杜里问道。是必须绕过那片巨大的湖泊再去翻越荒芜的群山,还是有一条捷径可以直接经湖面而抵达目的地?

麦酒妇人啊,哪条路是……

它们有什么标记吗?

告诉我,噢,快告诉我它们的标记吧!

我希望穿过那片海(湖面),

不然的话,

我就得继续在荒芜的野地上,

不停地前行。

他的确难以作出选择,因为他看到的那片宽阔的水面竟然是“死海”──

麦酒妇人对他说:

“那片海,吉尔伽美什啊,是肯定不能穿过的,

很久以来,

从来就没有人穿过它。

只有勇敢的沙马氏曾经穿过了海,

但是除了沙马氏,谁还能穿过呢?

要想穿过去确实很困难。

但是其他路又很难走,

把海水包围起来的那些地方,

都是不之地。

吉尔伽美什,你要怎样做,

才能穿过那片海呢?”

听了西杜里的这翻话,吉尔伽美什沉默无语。但没想到过了一会儿,西杜里竟然告诉他也许还有一条路可以穿过死海:

吉尔伽美什啊!

有一个叫乌尔先纳比(Urshannabi)的人,

他是乌特纳皮斯坦恩的船夫。

他有可以漂浮的瓦,

在树林里他把那些瓦合在一起。

去吧,让他见一见你,

如果能行的话,

他就会帮助你渡过这片海。

如果确实不行,

他会叫你回来。

在那个妇人的指引下,吉尔伽美什找到了乌尔先纳比。在弄清了这位年轻国王的身份,以及他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和还想去哪里之后,船夫认为他应该帮助这个年劲人。那艘船的桅杆很高,没过多久,吉尔伽美什就再次开始了他的海上行程。多亏了西杜里的指点,在海上他们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抵达了提尔蒙(TIL.MUN)──“永生之地”,若是走陆路,那至少需要45天。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现在又该往哪儿走呢?吉尔伽美什有些彷徨。“你得去找一座山,”乌尔先纳比对他说,“那座山名叫马苏(Mashu)。”

今天,我们还能从赫梯文本的英雄史诗──它的碎片被发现于土尔其的玻哈兹邱(Boghazkoy)和其他一些赫梯文明的遗址──中读到乌尔先纳比曾经给予吉尔伽美什以帮助。从约翰尼斯•弗里德里希(Johannes Friedrich)整理的史诗碎片中,我们得知船夫告诉吉尔伽美什马苏的那条路很好走,而且,那条路还通往“遥远的大海。”乌尔先纳比对吉尔伽美什说,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他将会看到由两排石头砌成的特殊标记,到了那里,“你就能找到目的地了”。当然,“你在那里还要转一个弯,然后去找一个名叫伊特拉(Itla)的小镇”,乌尔先纳比继续说道。在那个小镇里有一个被赫梯人称为乌路亚(Ullu-Yah)的神,他必须在离开小镇前得到乌路亚的保佑。

由于乌尔先纳比的指点,吉尔伽美什顺利地到达了伊特拉。而且,正如乌尔先纳比所说的,走出小镇不远就可以看到大海。吉尔伽美什在那里先填饱了肚子,然后洗了个澡── 一翻梳洗之后,他又有了几分做国王的感觉,该去拜谒乌路亚了。这时,沙马氏再一次赶来帮助他。沙马氏让他先给乌路亚献上牺牲,然后把他带到了伟大的神面前并请求乌路亚“接受他的贡品吧!”“赐予他永生吧!”不过,据另一个赫梯文本的描述,这一次吉尔伽美什和沙马氏都未能如意,因为那个很有名的天神──阿努的亲哥哥──库玛而比(Kumarbi)坚决反对:不能将永生赋予吉尔伽美什,他说。

吉尔伽美什意识到自己不可能被授予飞行器“闪”了,于是决定向自己的第二个目标进发:至少他可以见一下自己的祖先乌特纳皮斯坦恩吧!在天神们迟迟未能给出答案之际,吉尔伽美什(也许又是在沙马氏的默许下)离开小镇向马苏山走去。不过,他仍然坚持每天都给乌路亚献祭。六天以后,他上了山,那里确实有许多的“闪”:

山的名字叫马苏,

他登上了马苏山,

他每天都在那里看那些闪,

看见它们起飞又回来。

这座山其实就是天堂和地球的联接点,或者说天庭中的众神都是从这儿降临地球的:

在高处,它与天庭相连,

在下面,它与大地相通。

有一条路通往大山的部,但在入口处却有警卫严格把守:

全身都能喷火的人把守着大门,

他们令人恐惧,

他们的眼光可以杀人。

他们发出可怕的强灯,

不停地扫视着山体。

当沙马氏上去和下来的时候,

他们都全神贯注地守卫着。

今天,在一个古代的柱子上我们发现了这样一组图案:一些长着翅膀或者体形多少有些像牛的生物正在作一个圆形的设备,也许他们就是那些“全身都能喷火的人”,至于他们手中的那些圆形设备,谁又能肯定它们不会“发出可怕的强灯,不停地扫视着山体”呢?

“当吉尔伽美什看见那些可怕的光束时,他遮住了自己的脸(以免受到伤害)。当光束移开,他自己也重新镇定下来以后,他又走近了他们。”那些“全身都能喷火的人”看见“可怕的光束”只能减缓吉尔伽美什前进的步伐,却并不伤害他时,于是高声喊道:“他来了,他身体里有天神的血液!”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那些光束可以让凡人昏迷甚至死亡──但它对众神却毫无作用。

他被允许靠近但仍然不能进入那道门,他们询问了他的身份并告知他只能在山门外的哪些区域活动。当然,他也向他们解释了自己的身上为什么会流着神的血液,以及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希望“获得永生”。最后,他说他希望能够见到自己的祖先乌特纳皮斯坦恩:

为了见到他,

乌特纳皮斯坦恩──我的祖先,

我才到了这里。

今天,

他已是众神宫殿中的一员,

我希望向他请教一些关于生和死的问题。

“从来没有凡人做到过,”两个守卫说,看来他们不会同意吉尔伽美什的这个要求。但无畏的勇士继续恳求他们,并解释说不仅自己的父亲是沙马氏,自己的母亲也是女神,自己身体的三分之二都具有神。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因为碑文已完全毁损。但在最后,那些“全身都能喷火的人”告诉他,他已经获准可以进入了:“山的大门马上就要为你开启了!”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在近东地区发掘出的许多圆柱形印章上,有一个很常见的主题──“通往天堂的大门”。画面中的“梯子”都长着翅膀,而那些门道的里面则长着“生命之树”,大多数时候它们都被蛇所守卫着。

吉尔伽美什进去了,他沿着“沙马氏走过的路”走着。整个行程持续了24个小时。在这期间的绝大多数时间里面“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也许是由于他被遮住了眼睛的缘故吧,因为文本强调说“对他来说,几乎一点光线也没有。”在第十六个小时,他曾发出过惊恐的尖叫;在第十八个小时,“他感到一股微风正吹着他的脸。”“当到了第二十二小时的时候,黎明逐渐呈现出来了。”在最后两个小时里,“他重新获得了光明。”

他又可以看见东西了,不过,此时映入他眼中的一切都让感到十分惊骇。他看到了“一片众神的领地,”在那里有一个巨大的花园,花园中的所有植物都是由宝石“长”成的。古代那些残缺不全的文本向我们描述了那个地方的华美和瑰丽:

树上的水果闪着晶莹的亮光

五彩斑斓,艳丽奇目

它们全都是由玉髓“长”成的。

它的藤蔓实在是太漂亮了,

只要你看上一眼,

就会终身不忘。

叶片也是薄薄的玉石,

葡萄太茂盛了,

让人不忍触摸,

……由宝石做的……

它的……是由白的宝石做的……

在水里,纯净的芦苇……是由萨苏石(sasu-stones)做的;

就像一颗生命之树,也像一棵……

是由一种名叫安-戈格(An-Gug)的石头做成……

文本一直不停地叙述着。吉尔伽美什感到十分惊奇,他在花园里兴奋地逛着。很明显,他正处在一个仿真的“伊甸园”中!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因为第九块碑文的那一整段因毁损严重已完全不能辨认了。但我们知道,吉尔伽美什终于见到了乌特纳皮斯坦恩,只是他们会面的地点无法确定,既可能是在这个仿真的“伊甸园”中,也可能是“永生之地”里的别的什么地方。很久没有看到过人类的吉尔伽美什看到乌特纳皮斯坦恩的第一反应,就是把乌特纳皮斯坦恩和他以前看到过的凡人进行比较,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异同:

吉尔伽美什说,

对“远方的”乌特纳皮斯坦恩说:

“当我看你的时候,乌特纳皮斯坦恩,

你与我们并没有多大的不同啊,

即使我是你,也不会认为咱俩的差距有多大……”

然后吉尔伽美什奔主题: 

请告诉我,

在你活着的时候,

你是怎样进入“众神的居所”,

且被他们接纳而获得永生?

乌特纳皮斯坦恩回答说:“好吧,吉尔伽美什,让我来告诉你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吧,这也是众神的秘密。”秘密就是大洪水的故事:当乌特纳皮斯坦恩还是苏鲁帕克(Shuruppak)的统治者时,众神密谋消灭人类。但神恩基却把这个秘密悄悄地透露给了他,并帮助他建造了一艘特殊的大船,让他把家人和“一切生命的种子”都带了上去。恩基还给了乌特纳皮斯坦恩一个航海仪,以便他能将船开到亚拉腊山去。当洪水终于开始消退的时候,乌特纳皮斯坦恩和家人上岸向天神们献祭。这时,除了亚拉腊山的山顶,大地仍被洪水淹没着。不久,天神们坐着他们能够飞行的宫殿也在亚拉腊山先后着陆了。他们品尝了烤肉的美味。最终,恩利尔也着陆了,但他很快就知道尽管所有的神都发了誓,但恩基还是泄了密,人类活下来了。他一下子就狂怒起来。

不过,当他的怒气渐渐消退之后,恩利尔也意识到了人类存在的价值。这时,乌特纳皮斯坦恩平静地继续说道,恩利尔注定赐予他永生:

然后,恩利尔就登上了船。

他拉住我的手,把我也带上了船。

他也把我的妻子带了上来,

并让她跪在我的旁边。

他站在我们中间,

着我们的额头并向我们赐福:

“到目前为止,乌特纳皮斯坦恩还是凡人,

那么从现在开始,

让他和他的妻子变得像我们一样吧。

乌特纳皮斯坦恩会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在溪流的源头。”

奇迹就这样发生了,乌特纳皮斯坦恩接着说,他随后就被带到了这个遥远的地方和众神在一起生活。但吉尔伽美什要怎样做,才能像他的祖先那样被赐予永生呢?“但是现在,谁会为你而把众神招集在一起议决呢?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让你得到你梦寐以求的永生。”

第七章 吉尔伽美什:拒绝死亡的国王

听完乌特纳皮斯坦恩的讲述,吉尔伽美什已十分清楚只有让众神再次集会,才有可能决定他是否能够获得永生。这时,吉尔伽美什突然感到一阵头晕,连续七天七夜不停的跋涉已经把他折腾得快不行了。就在吉尔伽美什快要睡去的时候,乌特纳皮斯坦恩对他的妻子说:“看着这个寻找永生的英雄,别让他的灵魂在睡梦中像雾一样消失。”于是,在他睡着的时候,他们都在一旁悉心照看着他,确保他能“平安地活着醒来,并经过他进来时的大门重新回到他的故乡。”

船夫乌尔先纳比被叫来把吉尔伽美什带回去。但在最后时刻,当吉尔伽美什即将离开的时候,乌特纳皮斯坦恩告诉了他另外一个秘密──虽然他不能避免死亡,但却可以有效地延迟死亡。他告诉吉尔伽美什,只要他能获得天神们日常食用的用来永葆青春的一种神秘的植物,他就可以让死神大大放缓前进的步伐。

乌特纳皮斯坦恩对吉尔伽美什说:

“你已经来到这里了,很是辛苦和劳累。

我应该给你什么东西以便你带回你的故土呢?

我要向你透露,噢 ,吉尔伽美什,一件秘密的事情。

我要告诉你一个众神的秘密──

那种植物,

它的根就像多刺的草莓植物一样,

它的刺就像有荆棘藤蔓植物一样。

它们会刺你的手。

如果你得到了那种植物,

你就会发现你获得了新生。”

我们从后文中得知那种植物是长在水里的:

吉尔伽美什没等乌特纳皮斯坦恩把话说完,

就揭开了水井上的盖子。

他在自己脚上绑了几块很重的石头,

石头把他拉进了深水里。

他看到了那种植物,

虽然蛰手但他还是拿到了那种植物。

他卸掉了脚上的石头,

一瞬间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回到乌尔先纳比身边后,吉尔伽美什满怀成功的喜悦对他说:

乌尔先纳比,

这种植物是所有植物中最独特的──

它可以使一个人重获青春!

我要把它带回乌鲁克,

并把它切了来吃掉。

就叫它“近老还童”(Man Becomes Young in Old Age)吧!

吃了这种植物后,

我将会变得更年轻。

一个大约公元前1700年左右的苏美尔圆柱形印章描绘了这组英雄史诗中的一段场景,在画面的左边,披头散发、衣不蔽体的吉尔伽美什正在和两头狮子打斗;在画面的右边,吉尔伽美什与乌尔先纳比举起了那株能让人返老还童的神秘植物;在画面的中间,是一个拿着一件不寻常的螺旋形工具或者武器的天神。

但是奇迹终究还是没有发生,就像过去千百年间人们对永生的追寻都以失败而告终一样。

“傍晚,吉尔伽美什看见了一口冒着凉水的井。他刚跳进去洗澡”,灾难就发生了:“一条蛇闻到了那株植物的芳香,游过来夺走了他的植物……”

吉尔伽美什坐在那里伤心地哭了起来,

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流过脸颊。

他牵着船夫乌尔先纳比的手说:

“为什么?”(他问道)

“我这么辛勤地奔波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付出这么多的心血又是为了谁?

为了我自己?

可我却没有得到丝毫利益!

难道就是为了它,

一条被我惊动了的蛇……”

在另一个版本的苏美尔印章中,是以这样一种悲剧的方式来给这部气势恢宏的英雄史诗划上句号的:它以长着翅膀的大门为背景,乌尔先纳比划着船,吉尔伽美什则与蛇进行搏斗。因为没有获得永生,他正被死亡天使追赶着。

从那以后,这个故事已被很多代人不停地抄写和翻译。诗人们背诵着它,讲故事的人口耳相传。虽然我们对永生的寻求第一次即以失败而告终,但它,却以《吉尔伽美什雄史诗》之名,永远载入了人类的史册。下面这段文字所记述的(略有破损),就是这部史诗开头的故事:

让我告诉这个国家的人,

他看到的大地,

他所了解的海洋,

让我把整个故事讲出来吧。

他也去了……(?)……

隐藏在智慧背后的那些东西,所有的东西……

他发现了那些秘密,

他看见了那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甚至在大洪水来临之前

他就带来了大洪水的消息。

他的远行千难万险,

几乎让人意志消沉。

但他终于回来了,

在一块巨大的石柱上面,

他刻下了他的丰功伟绩。

根据苏美尔王国的国王年表,这个故事也可以用下面的文字来予以结束──

神圣的吉尔伽美什的父亲是一个人,他是一个神庙里的高级牧师。吉尔伽美什统治了他的王国126年。乌尔-卢旮勒

(Ur-lugal),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王位,继续统治着他的王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世界名著 ·世界名著英文版 ·少儿故事 ·经典童话 ·查理九世全集 ·笑猫日记全集 ·淘气包马小跳书 ·伍美珍小说 ·绘本故事 ·小学生诗词
课外书|读后感|话题作文|作文素材|专题作文|单元作文|英语作文|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