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皮皮阅读 · 通往天国的阶梯
目录
位置: 主页 > 图书读物 > 通往天国的阶梯 >

第二章 永生的祖先

发布时间:2020-09-05 15:00:02

第二章 永生的祖先

亚历山大一世短暂的一生(他33岁就死在了巴比伦)充满了征服、冒险、探索,和去世界之末端解开未解之谜的熊熊燃烧的欲望。

那并不是一次漫无目的的找寻。女王奥林匹亚斯和他的丈夫菲利浦二世(Philip II)的儿子亚历山大是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学生,亚里士多德向他传授古老的智慧。亚历山大见证了他父母之间的争吵和离异,然后随之而来的是他母亲带着年幼的他离开。后来他父母之间有过一次调解,但之后他母亲把他父亲杀了;这个暗杀直接引致年仅20岁的亚历山大登上了皇位。他早期的军事行动主要在古希腊城市德尔斐(Delphi)展开,那儿是太神殿的所在地。在那里,他就感到自己将会有一个短暂而辉煌的人生。

英勇的亚历山大在西班牙人去寻找生命之源的1800多年前就开始寻找了。为了寻找生命之源他必须打开到东方的路。东方就是众神们居住的地方:宙斯从腓尼基的城市提尔游过地中海来到克里特岛;阿佛洛狄忒通过塞浦路斯岛穿过地中海;波塞冬从小亚细亚带来了一匹马;雅典娜从亚洲西部把橄榄树带到了希腊……亚历山大研读过希腊历史学家们的著作,这些历史学家们都说那儿(东方)就是生命之源的所在地。

还有冈比西斯(Cambyses)的历史故事,他是波斯国王居鲁士的儿子,他经过叙利亚、巴勒斯坦和西奈山去打埃及。打败埃及人之后,冈比西斯对他们十分残忍,在神殿里亵渎他们的太神阿蒙(Ammon)的神殿。然后就打算南下进攻“在那儿居住了很久的埃塞俄比亚人。”这就是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在亚历山大之前的一百多年前在他的《历史•第三卷》(History,BookⅢ)中描述的:

他的间谍藏身在向埃塞俄比亚国王的献礼的一个伪装中,混入了埃塞俄比亚,但事实上是为了记录他们所看到的,特别是想看一看那里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太的桌子”……

为了引出关于埃塞俄比亚人长寿的谣传是否是真的,他们故意对国王说:“80岁就是波斯人能活的最老的年龄。”然后,国王为了确认这个事实就领他们到了一个水池旁边,当他们在里面洗过澡以后就立刻发现,他们的肌肉油亮而有光泽,就像在油里面泡过一样。泉水里发出一股紫罗兰的芳香。

回到冈比西斯身边后,两个密使(间谍)就向冈比西斯描述那池水,“水非常非常地软,所以的东西东不能浮在上面,即使是木头或者其他任何更轻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会在那水中沉下去。”希罗多德得出了以下结论:如果水池这件事情属实的话,那么埃塞俄比亚人长寿的原因应该就是长期使用里面的水。

埃塞俄比亚关于生命之源和波斯国王冈比西斯亵渎阿蒙神庙的故事,与亚历山大的历史有直接联系;同时,还关系到那个关于亚历山大其实并不是菲利浦的儿子,而是他和埃及的阿蒙神生的孩子的谣传;而他母亲奥林匹亚斯和菲利浦的不和正好进一步确认了这一猜想。

正如很多托名于希腊学者卡利斯提尼斯(Callisthenes)作品的版本一样,都提到了末代埃及法老奈克塔布(Nectanebus),他是一个伟大的魔术师和通神者;他暗地里引诱过奥林匹亚斯。但是她并不知道阿蒙神变作法老来接近她,所以当她对菲利浦感到很厌烦的时候就和神生下了一个孩子,而这个神正是波斯国王冈比西斯曾亵渎的神──阿蒙神。

在小亚细亚打败波斯人以后,亚历山大便开始攻打埃及。他预计将会遇到埃及总督强大的抵抗,而与他的预计正好相反,他惊奇地发现,埃及这么大的一片土地竟轻轻松松地落入了他的手里而没有遇到任何抵抗: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征兆。然后他又紧接着向阿蒙神庙的所在地大绿洲(The Great Oasis)进发。在那里,阿蒙亲口确认亚历山大就是他的儿子(据传说是这样的)。这一事实确认以后,埃及的神职人员们把亚历山大神话为法老;这样一来,他永生的欲望已经不是一种别人赋予的优待了,而成了他的权利。从这儿以后,亚历山大在硬币上被描绘成一个有角的宙斯-阿蒙(Zeus-Ammon)。

然后,亚历山大又去了卡尔纳克(Karnak),即敬奉阿蒙的中心。这次行程除了所看到的东西以外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卡尔纳克在公元前3000多年前就成为了一个著名的宗教中心,这里聚集了许多寺庙、圣坛和纪念碑,以及历代法老们为阿蒙修建的建筑的遗址。其中最经典最庞大的建筑是哈特谢普苏特(Hatshepsut)女王在亚历山大之前1000多年前建造的一个庙。她也称自己是阿蒙的女儿,是一位女王怀上的(阿蒙神微服私访时曾经探访过这位女王)。

但是那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亚历山大没有将他的军队东撤到波斯帝国的中心地带,而是选了一部分随从部队和一些同伴南下更远的地方。他的同伴们都十分疑惑,感觉他好像是要进行一次愉快的旅行──做的愉快。

这个不带明显特征的插曲不论是对于今天的历史学家还是亚历山大的将军们来说都不明了。为了使这个故事更合理化,亚历山大的旅程的记录者们描写了一个他要去见的女人,是一个“美得无法形容的女人。”她就是埃及南部(今天的苏丹)一带的埃提阿伯(Ethiopia) 的女王,其名字叫“干大基”(Candace)。与所罗门和示巴女王(Sheba)的故事刚好相反,在这个事例中是国王(亚历山大)去女王的土地上。不为亚历山大的同伴们所知的是,他要找的不是情而是永生的秘密。

亚历山大在那儿愉快地度过了一段时间后,女王决定告诉他一个秘密,作为分别的礼物──“众神仙所聚集的一个洞。”在她的指导下,亚历山大发现了这个神秘的地方:

他和几个士兵一起进去了,看见了一层带着星光的薄雾。屋顶闪着光就像是星星点亮的一样。神仙们的外在形象很明显,一群人正静静地服侍着他们。

一开始亚历山大感觉十分害怕和惊奇,但是后来他还是决定留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因为他看到这些斜靠着的身影的眼睛里发出像光束一样的光芒。

当他看到这些“斜靠着的身影们”的眼睛里发出光束这一幕以后,便突然停了下来。他们是神仙吗,或者是被神话的凡人?之后他被一个声音下了一跳:其中的一个“身影”开始说话了:

他说:“很高兴见到你,亚历山大。你知到我是谁吗?”

亚历山大说:“不知道,我的主。”

另外一个说:“我叫瑟商图瑟斯(Sesonchusis),征服世界的国王已经加入到我们众神之中来了。”

亚历山大十分高兴和惊奇──就像找到了自己要找的那个人一样。亚历山大不是不速之客,他是被邀请进来加入“整个宇宙的创造者和守望者”这个行列的。他“走进去后看到了火亮的一薄雾,他曾经见过的、为拉克泰德人(Rokotide)所热的神坐在他的宝座上,那神就是古埃及地下之神塞拉皮斯(Serapis)。”后者在希腊语的版本里,则是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

第二章 永生的祖先

亚历山大看到了他提出长寿问题的机会。“主啊,”他说,“我能活到多久?”

塞拉皮斯并没有回答。之后瑟商图瑟斯(Sesonchusis)就安慰亚历山大说,神的沉默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虽然我自己也是神的一员,瑟商图瑟斯说,“我却没有你幸运……虽然我征服了整个世界和许多民族,但是没有人记住我的名字;而你却不一样,是那么地出名……你死后也会千古留名的。”他以这样的方式安慰了亚历山大。“你会在死亡中得到永生,这样你就不会死。”

亚历山大感到十分失望,离开了洞并“继续他的旅程”──继续向其他圣贤讨教,继续寻找逃脱凡人命运的道路;继续仿效成功成为永生的神的先人们。

有一个版本说亚历山大所遇到的圣贤中,有一个是伊诺克,《圣经》中大洪水以前的一个族长,诺亚的曾祖父。那次相遇是在一个群山遍布之地发生的,“生命之地──天堂就坐落在那里,” “那里就是圣人居住的地方。”在山的顶部有一座闪闪发光的建筑物,从那里开始,有一架朝天的巨大的梯道;梯道是用2500块黄金厚板做成的。在一座很大的殿堂里或者说洞里,亚历山大看到了“金的人们,他们每一个人都站在自己的壁龛里,”一个金的祭坛和两个高达60英寸的“烛台”。在旁边的一个沙发上,斜倚着一个身上披着嵌有黄金和宝石的遮盖物的人,上面是有许多分支的金葡萄树,藤上结有一串一串的宝石葡萄。

那个人突然开口说话,称自己是伊诺克。“不要刺探关于神的事,”那个声音警告说。亚历山大服从了他的警告,回到部队身边;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一件事出现了──神赐给他的作为分别礼物的一串葡萄,却神奇地足够养活他的整个军队。

但是在其他版本中,亚历山大遇到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古代的人:伊诺克和先知以利亚,据《圣经》的传统说法,他俩从来没有死过。这件事是发生在当亚历山大横穿一个荒无人烟的沙漠的时候。突然一股神奇的力量把他的马连人带物都举了起来,然后把亚历山大带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圣幕里。在里面他看到了那两个人。他们的脸十分白亮,牙齿比牛还白;眼睛比早晨的星光还亮;他们长得“十分高大而且高雅。”他们两个告诉亚历山大“他们是上帝从死亡中藏起来的。” 还告诉他们那个地方是“生命的仓库”,“清澈的生命之水”就从那里流出来。但是还没等亚历山大了解更多或者没等他喝到“生命之水”,一“火焰马车”就飞过来把他带走了──之后他发现自己回到了部队身边。

此外,根据穆斯林的传统,先知穆罕默德(Mohammed)也曾经在1000年以后骑着他的白马奔向天堂。

描写众神之的这一段和其他有关亚历山大历史的段落一样,是纯属打发时间的小说,还是对真实历史事件的润

真的有过一个叫干大基的女王吗?真的有一个叫夏马尔(Shamar)的城市吗?真的有一个叫瑟商图瑟斯的世界的征服者吗?说真话,这些古代的名字还是最近才为学生们所知。如果他们是埃及皇室的显贵们或者说是埃及某一个神秘的省份的话,它们就只是像确认历史遗迹年代一样的晦涩难懂的东西罢了。从沙漠中立起的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让这个迷更难揭开了;那些类似象形文字的难以辨认的图字,仅仅被确认为是未解之谜而已。被希腊人和罗马人所广为传播的古代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成了传奇故事,最终褪为难懂的故事。

当拿破仑(Napoleon)在1798年征服埃及时,欧洲才开始重新探索埃及。和拿破仑为伴的军队中多的是严肃的学者们,他们准备开始移开那些沙子,并将遗忘之帘揭开。他们在罗塞塔村(Rosetta)附近发现了一块刻着三种语言碑文的石头,三种语言都是说的相同的东西。不久这个谜底就被揭开了:它们记录的是法老的功绩和对众神的赞颂。

在19世界20年代,欧洲的探险家们在苏丹境的尼罗河畔一个叫麦罗埃(Meroe)的地方发现了一处古代遗迹(包括有尖顶的金字塔)。一支皇家普鲁士(Prussian)军队在1842~1844年间的挖掘工作中,发现了一群给人很深印象的建筑遗址。在1912和1914年间又发现了其他神秘的遗址:其中一个是象形碑文中所说的太神庙──或许就是冈比西斯的两个密使所讲的“太的桌子。”这个世纪中,进一步的挖掘工作得以把那些各自零散的建筑遗址拼到了一起,这个拼接成的整体和继续被破解的碑文的信息建立了这样一个观点:公元一千年前确实存在努比亚王国(Nubian kingdom);那就是《圣经》中所讲的库什之地(Land of Kush)。

确实有个叫干大基的女王。象形碑文透露了这样一个信息: 在努比亚王国的初期,这个王国被一个聪明而善良的女皇统治着,她的名字叫干大基。此后,无论什么时候一个女人继承了王位以后,这样一种更替都都会沿用“干大基”这个名字以象征伟大的女皇权。再往麦罗埃境的更南部,那儿有一座城市叫甚那尔(Sennar)──很有可能就是亚历山大故事里的夏马尔。

那么瑟商图瑟斯呢?埃塞俄比亚版一部托名卡利斯提尼斯的作品中说,亚历山大和他的部下去埃及(或者从埃及出发)时,路过了一个有很多鳄鱼的湖泊;之前的一个统治者在那里修建了一座跨湖泊的桥。“看啊,在湖岸边有一个建筑,在建筑的上方有一个异教徒的祭坛,祭坛上面写着:‘我是卡希(Kosh),世界的国王,我穿过了这个湖泊’。”

这个世界的征服者卡希到底是谁?就是统治过库什(Kush)和努比亚的国王吗?关于这个故事的希腊版本说,这个在湖边(这里被描述为红海的一个水域)留下了纪念的征服者叫瑟商图瑟斯,所以瑟商图瑟斯和卡希就是同一个统治者──一个统治过埃及和努比亚的法老。努比亚的古纪念碑描写的是,这个统治者收到过来自“闪闪发光的神”送的如同海枣一样的生命之果。

埃及的文献记录确实提到了在公元前两千年早期一个伟大的法老,他是一个真正的世界的征服者。他的名字叫西奴(Senusert);他也是阿蒙神的一个狂热者。希腊的历史学家们相信他征服了利比亚(Libya)和阿拉伯,更重要的是还征服了红海的所有岛屿;他还占领了亚洲的很大一部分土地,据说,他向东的延伸的距离比后来的波斯人还要远;然后,他通过小亚细亚侵略欧洲。希罗多德描写了关于这位法老的很多功绩,并把他叫做塞索斯特里斯(Sesotris);说他不管走到哪里都会修建纪念柱。

就这些他修建的柱子,希罗多德写到,“今天仍然可以看到。”如此一来,当亚历山大看到湖边的柱子的时候,就再一次印证了希罗多德一个多世纪以前所写的东西。

瑟商图瑟斯也是真实存在的。他的埃及名字的意思是“将会永生”。因为凭借他埃及法老的身份,他有权利加入到众神之列并且长生不老。

第二章 永生的祖先

在寻找生命之源或者长生不老之源的过程中,确保自己所进行的找寻不至于徒劳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在过去其他人已经成功地找到过了。还有,如果生命之源是从失乐园(Paradise Lost)流出来的话,那么,去寻找那些找到过生命之源的人,不就是一种更好的去了解怎样通向生命之源的道路的方法吗?

正是出于这个想法,亚历山大才开始去寻找那些已经得到永生的先人们。他是否真的遇到了他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基督教时代之前的许多世纪里,亚历山大或者他的历史学家们(或者两者都有)相信永生的先人们是存在的──在他们那个古老的年代,如果上帝愿意的话,凡人可以变得不平凡。

亚历山大历史的作者们或者编辑们讲到了各种各样关于亚历山大遇到瑟商图瑟斯的事情;以利亚和伊诺克;或者只有伊诺克。瑟商图瑟斯的身份只是一个猜想,他变成神的方式并没有得到描述。以利亚也是这样的──根据一个亚历山大的版本他是“华丽神庙”(The Shinning Temple)中伊诺克的伙伴。

以利亚是《圣经》中的先知,他在公元前9世纪的以列王国──在国王亚哈(Ahab)和亚哈谢(Ahaziah)的统治期间──比较活跃;就像他的名字所表达的一样(意为“我的上帝是耶和华”),他被希伯来上帝耶和华所激励而站在上帝那一边──当对上帝的信仰被迦南人的神巴尔(Baal)的信徒们扰的时候。在一段与世隔绝的时间里,以利亚住在约旦河(The Jordan River)附近的一个秘密地方接收上帝的训练;他被授予了具有神奇魔力的“织的斗篷”并学会了使用魔法。之后他又到腓尼基的西顿(Sidon)镇去小住,他的第一个有记录的魔法──正如《列王纪Ⅰ》(I Kings)的第17章讲到的──是把提供他住宿的一个寡妇的一点点食用油和一勺面粉变得足够她吃一辈子。然后他又劝主赐给她一个孩子,因为她的儿子已经由于严重的疾病而死亡了。他还能够从天上召唤上帝之火,以便能够在国王们和神职人员抵挡不住异教徒的进攻的时候派上用场。

《圣经》说以利亚没有死在地球上,而是“被一阵旋风带进了天堂。”根据犹太人的传统,以利亚仍然是个凡人;在逾越节(犹太历7月14日一21日)前夜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传统俗仍要求邀请他到犹太人的家里。《旧约》详细写了他是怎样一步一步上升到他那个高度的。也正像《列王纪Ⅱ》的第二章写的一样,他的这些经历和成就都不是偶然的。相反:那是一个事先安排和计划好的行动,是上帝事先就和以利亚交流过的。

那个专用于修炼的地方(上帝训练以利亚的地方)就位于约旦谷里面,在约旦河的东岸──也许就在以利亚被上帝任命为“上帝的部下”的那个地方吧。当他开始进行他最后到吉甲(Gilgal)──一个《圣经》所讲的纪念一个更早的奇迹的地方──的时候,他忠实的门徒以利沙(Elisha)一直跟着他,而他却想摆脱后者;所以,在这一段旅程中以利亚十分不愉快。沿途中,两个先知不断地被信徒们截住,“先知们的儿子们,”信徒们不断地问:上帝今天真的要把以利亚带到天堂吗?

让《圣经》的讲述者用他自己的语言来告诉我们这个故事吧:

当上帝说他愿意用旋风

把以利亚带上天堂时,这件事就发生了,

以利亚和以利沙就一起从吉甲到了天堂。

以利亚对以利沙说:

“过来,我要为你祷告,

因为上帝已经把我送到伯特利(Beth-El)去了。”

以利沙对以利亚说:

“只要上帝还在,

我就永远不会离开你。”

所以他们俩就下去到伯特利去了。

在伯特利的先知们的儿子们

就到以利沙跟前对他说:

“你知到上帝今天要把大师

从你身边带上去吗?”

他说:

“是的,我知道;但是我保持沉默。”

现在以利亚才对以利沙承认,他的目的地是约旦河畔的耶利哥(Jericho)。以利亚叫他往后退。但是以利沙再一次拒绝了,并跟着那些先知们;“然后他们就到了耶利哥。”

在耶利哥的先知的儿子们

走近以利沙对他说:

“你知到上帝今天要把大师

从你身边带上去吗?”

他说:

“是的,我知道;但是我保持沉默。”

自己想独行的尝试几经挫败以后,以利亚要求以利沙呆在耶利哥,并叫他自己一人到约旦河边去。但是以利沙又拒绝了,说自己不会离开以利亚。先知们的儿子们也受到了以利沙的鼓励,“先知们的儿子们也跟着以利亚走;但是当他们两人(以利亚和以利沙)到达约旦河时,他们都停下了脚步并站开了。”

以利亚拿起他的斗篷

并把它裹了起来,

他用斗篷击打水,

水就从两边分开了,

他们俩就走干路横穿过约旦河。

当他们两个横穿过去以后,以利沙要求以利亚让他充满神奇的力量;但是他不会得到答案的,

当他们继续边走边谈时

一辆火焰马车和几匹火焰马

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他们俩被分开了,

在一阵旋风中,

以利亚走上了天堂。

当以利沙看到以后,

大呼:

“我的主啊!我的主啊!

列的马车和马夫啊!”

之后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以利沙目瞪口呆地在原地呆了一会儿,然后他看到以利亚留下的斗篷。这是偶然还是故意?为了找到答案,以利沙拿着斗篷回到了约旦河岸边,叫了耶和华的名字并用斗篷击打水。看啊──“水从两边分开了,以利沙走了过去。”先知们的儿子们,那些站在河流东岸的耶利哥平原上的信徒们,“看到了发生的一切;说:‘以利沙确实受到了以利亚的鼓舞;他们走近以利沙,在他面前匍匐以示敬意。’”

那五十个信徒不相信他们的眼睛,怀疑以利亚是不是真的被永远带上了天堂。也许上帝的旋风只把他带到不远处后,就把他放到了某一座山上或者某一个峡谷里面?他们问道。以利沙否定了这个疑问,于是信徒们便带着这个疑问去寻找了三天(看看以利亚是不是在某个地方的山上或者峡谷里)。当他们无功而返以后,以利沙说:“天哪!难道我没有跟你们说那不可能发生吗?”因为他对事实非常清楚:以列的上帝已经用火焰马车把以利亚带上了天堂。

第二章 永生的祖先

关于亚历山大的历史记载中写到了他和伊诺克相遇的事,这个相遇引出了对永生的寻找── 一个具体在《圣经》中提到的“永生的先人”;这个先人一路走上天堂的传奇比《圣经》还要早,而这些传奇也凭自己的彩资历而被历史所记录。

根据《圣经》记载,伊诺克是大洪水前的第七个族长,他是继亚当的第三个儿子赛特而登上族长的。他是诺亚──大洪水中的英雄──的曾祖父。《创世纪》的第五章罗列了这些族长们的家谱,关于他们的合法继承人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他们又是什么时候死的。但是伊诺克是一个例外:没有提到他的死亡。《创世纪》解释说“他和上帝一起走了,”并且称在他标志的365岁的时候(太历正好一年),伊诺克从地球“消失了,”“因为上帝已经把他带走了。”

如果我们把《圣经》的这些隐含陈述放大,就不难发现犹太解说员经常引用到的一些古老的材料,而这些材料似乎描述了一个伊诺克走上天堂的斜坡。而在天堂里,他被有些版本翻译为梅塔特隆(Metatron)──上帝的“表情王子”,因为他站在上帝宝座的后边。

根据这些传说,就像I·B·拉夫那(I.B. Lavner)在他的《以列传说大全》(Kol Agadoth Israel)中写的一样,当伊诺克被上帝召唤到他的居所之时,一匹火焰马被派到伊诺克跟前。当时他正在人群中宣讲公义,人们看到这匹从天而降的火焰马的时候,他们要求伊诺克做出解释。伊诺克对他们说:“你们知道吗?我已经到了离开你们去天堂去的时候了。”当他爬上马情以后,人们却不要他走,整整跟了他一整个星期。“当到了第七天的时候,一辆由数匹火焰马拉着的火焰马车载着天使们下来了,把伊诺克送到了天上。”在他上天以后,天使们不满地对上帝说:“为什么一个女人生的人竟能上到天堂来呢?”上帝指出伊诺克的虔诚和献身,所以才给他打开了生命之门和智慧之门;上帝还给了他大量漂亮的衣服和发光的王冠。

就像在其他实例中一样,《圣经》中的隐秘文献(cryptic references)表明,古代的编辑们相信,他们的读者曾经对于其奥义的延伸阅读十分熟悉,并且,还具体提到了诸如《公义之书》(The Book of Righteousness)、《耶和华的斗争之书》(The Book of the Wars of Yahweh)等已经失传的书籍。对于伊诺克的事情,《新约》增加了一个隐含的叙述,说他被上帝“变成了”“不会经历死亡”的人。这两句话来自伊诺克的口述,是在他“变化成永生之躯以前”表明的或者写下的(见《希伯来书》[The Book of Hebrews]11:5)。《犹大书》(The Book of Jude)之14──它同样提到了伊诺克的预言──也被认为某些部分实际上是这位族长写的。

基督教过去几百年的众多各种各样的著作,都包含了类似的暗示和参考;早在公元前2世界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些版本的《伊诺克书》(Book of Enoch)在世上流出了。当学者们在19世纪研究这些手稿时,得出结论认为,这些版本主要来源于两个原材料。 第一个原材料被确认为“伊诺克Ⅰ”(ⅠEnoch),叫做《伊诺克书》,是用埃塞俄比亚语翻译希腊语版本的《希伯来书》而形成的;另一本被确认为“伊诺克Ⅱ”(ⅡEnoch),叫《伊诺克的秘密之书》(The Book of the Secrets of Enoch),是用斯拉夫语(slavonic)翻译的希腊语版本。

研究过这些版本的学者们并不排除伊诺克Ⅰ和伊诺克Ⅱ都是源于一个更早的原作;古代也可能存在一本叫《伊诺克书》的书。R·E·查理斯(R.H. Charles)于1913出版的《〈旧约〉的伪经与伪书》(The Apocrypha and Pseudepigrapha of the Old Testament),是英文翻译版本的《伊诺克书》的主要原作,和其他从《旧约》与《新约》中排除出去的早期的英文翻译版本作品的原作。

《伊诺克的秘密之书》用第一人称,以一个具体的时间和地点开始:

在第356年的第一个月的第一天,我一个人在家里,我躺在床上,不久就睡着了……之后我看到两个非常高大的人,这    样的人我在地球上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的脸像太一样发着光,眼睛就像燃烧的灯;并且有火焰从他们嘴里喷出来。他    们穿的东西有羽的特征,脚是紫的。他们的翅膀比黄金还要明亮;他们的手比雪还要白。他们站在我的床头并叫我的    名字。

因为当这两个陌生人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伊诺克之后又补充道,那时候他已经醒了;“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这两个人站在我的面前,”他说。他对他们十分尊敬但还是有一点害怕。而那两个人却向他保证说:

伊诺克,活跃起来,别害怕;永生的上帝今天把我们派到你身边来带你爬上斜坡走上天堂。

然后他们又告诉伊诺克去把他的家人和仆人都叫醒,并且告诉他们,“在上帝把你带回来之前”不要寻找他。伊诺克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了,并利用这个机会教导了他的孩子们应该怎样行公义。接着,出发的时间到了:

当我和我的孩子们要说完话的时候,这两个人把我召唤过来,将我放到他们的翅膀上,并把我带到了云层之上;啊,

云在移动……飞到高处我看到了空气,再高处我看到了苍天;他们把我放在了第一层天堂;带我观赏了比地球上的大海更    美的海。

就这样从“移动的云”的那层天堂继续向上,飞伊诺克就到了第二层天堂──“黑暗天堂”,在这里有“管理着星星的两百个天使。”然后又到了第三层天堂,在第三层天堂

他看到了一个漂亮的花园,美丽而又布满芳香的树和果子。

在花园中间有一棵生命之树──当他来到天堂时上帝正在那里休息。

虽然伊诺克被生命之树的神奇所吸引住了,但他还是能够用以下文字来描述生命之树:“它比人类创造的所有东西都还要漂亮;从各个角度来看它都呈黄金和紫红,像火焰一样透明。”从它的根部流出四股泉水,分别流出蜜、牛、油和酒,他们从这个美妙的地方往下走,就到了伊甸园所在的天堂。在生命之树所在的第三层天堂,有300个“十分荣耀”的天使在守护着生命之树;这第三层天堂也是公义之地和邪恶的人受折磨的恐怖地带。

再往上就到了第四层天堂,伊诺克看到了发光体和各种各样的生物以及上帝的祭品,到了第五层,他看到了更多的祭品;第六层,“一大群天使在研究星星的旋转和运行。”然后他又到了第七层天堂,在那儿他看到最漂亮的天使们在忙碌,他“远远地”看到上帝坐在他的御座上。

那两个带翅膀的人和他们的浮云把伊诺克放在了第七层天堂的边缘并离开了,在那里上帝叫天使长加百列(Gabriel)带伊诺克入列。

在30天中,伊诺克学到了所有关于过去和未来的智慧和事情;然后他被一个有“非常老的面孔”的天使送回了地球。总的来说,他在天堂呆了60天。但是他的返回是为了他能够向他的孩子们传授圣训;30天以后,他又被带到了天堂,这一次是永远。

第二章 永生的祖先

作为一本个人的圣约书和历史书,埃塞俄比亚语版本的《伊诺克书》以前的名称很可能叫《伊诺克语录》(The Words of Enoch),写了他到天堂的旅行和他在地球四个角的旅程。当他到达北方,向着“地球北部的边界走,”他“看到了一个很大很辉煌的装置,”但这个装置是干什么用的却没有得到描写。他又看到──就像在地球东边边界所看到的一样──“天堂的三个入口”;通过这些门他看到了里面正在下冰雹和雪。

“然后我就到了地球南部的边界,”从天堂之门里面看到了露和雨。他又去了东边,看到了天堂的星星穿过并消失。

当伊诺克去“地球中间”和地球东边及西边的时候,过去和未来主要的秘密和奇迹才呈现在他眼前。在“地球的中间”是未来的耶路撒冷的神殿;在东边是知识之树;在西边他看到了生命之树。

在东边的行程中,伊诺克经过了群山和沙漠,看到了水流过被云和冰(“不流动的水”)雪覆盖的山顶;看到了释放出不同香味的树。 再向更远更远的东边走,他发现自己回到了和厄立特里亚海(Erythraean Sea)接壤的群山里。继续走,他经过了佐提尔(Zotiel),这里有天使把守着天堂的进口,他走进后就到了“公义之园”;在许许多多的树里边他看到了“知识之树”,有冷杉那么高,它的叶子就像长角豆,而它的果实就像葡萄一样是一串一串的。陪伴他的天使说那就是亚当和夏娃在被赶出伊甸园之前所吃过的果实。

在他西行的途中,伊诺克来到了一座“日夜燃烧的山脉。”在山脉的前方是一个被6座山所围成的一个圆形地带,山又被“很深,很险的峡谷”分开。第七座山在中间矗立,“山上就像是一个宝座一样,充满芳香的树就环绕着宝座;在众多树中有一棵的香味我从来没有问到过……它的果实就像海枣树的果实一样。”

陪伴他的天使说中间的那座山是一个宝座,“最伟大的光荣的上帝,永生的国王会在下访地球时到这里来坐。”至于那颗独特的树,天使说:

至于这棵香树,在大审判之前

所有的凡人都不许碰它……

它的果实是给选中的人吃的……

它的芳香会留在他们的骨头里,

他们会在地球上得到永生。

就是在这些旅程中,伊诺克看到了“那些天使的翅膀上会套着很长的线去北方。”当伊诺克问道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陪伴他的天使说:“他们去做丈量工作了……他们会带回来最准确的测量结果和他们最准确的测量工具──绳子……这些测量结果可以揭开地球所有的秘密。”

在访问了地球上所有的秘密地方以后,现在到了伊诺克去往天堂旅行的时候了。他先是被带到“一座直通天堂的高山顶”,然后又去黑暗之地:

他们(天使们)把我带到了一个地方,这里的人就像熊熊燃烧的火焰一样,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变成人样。

之后他们又把我带到了一片漆黑的地方,这里的一座山通过山顶到达天堂。

我看见了智慧者的居所、宝藏一样的星星和闪电,在黑暗的更深处看到了火焰弓和火焰箭;还有箭筒、火焰剑和闪    电。

但是永生却从亚历山大的手中滑走了,因为他寻找的是与他宣称的目标──伊诺克──相反的方向。当伊诺克正在接受神的赐福的时候,法老们跟上来了;就这样,在这个关键时刻他被上帝认为是值得赐福的。所以“天使们带我去了生命之源。”

继续走,他又到了一座“火屋”:

当我走进去的时候,我靠近一堵水晶做的四周环绕着火焰的墙,我开始感觉有点害怕了。

我走进了环绕的火,来到了一个用水晶做的很大的房间;地板也像是花纹嵌饰的水晶。天花板像是一条由星星和闪电

铺成的路,在它们中间是二级天使基路伯,他们的天堂就像水一样。

熊熊燃烧的火焰包围着墙,门也发出火焰。

当我进入那个房间的时候,我既感觉像火烧一样的热也感觉像冰冻一样的冷……

我又看到了一间房,比前一个还要大;它的整个大门朝着我打开着,门是用熊熊燃烧的烈火组成的……

里面有一个极高的宝座:看上去是水晶做的,宝座的轮子像太一样闪闪发光,后面是二级天使基路伯。

从宝座的下面喷出火焰挡住了我的视线,难以继续往下看。

到了火焰河以后,伊诺克被带到了上空。

他看到了整个地球──“地球上所有河流的河口……所有的角柱石……还有地球上风吹云动的景象。”再往高处他就到了“风组成了天堂上顶的地方,我看见了天堂的风把太和星星都从四周吹过来。”走在“天使的路上”,他到达了天堂的上空,在那里他可以看到“世界的尽头。”

在那里他还看到了天堂的延伸:他能够看到“七颗星星就像发光的大山一样”──“七座美丽的石头组成的大山。”无论他从哪个角度看这些天体,“总有三个是朝东的”,那东边便是“天堂的火焰地带”;在那里伊诺克看到了不断升降的“一列列火焰”──火焰喷出的量“无法知道,就像在无限地从宽度和高度发展。”在另一边,这些天体“向着南方”;在这里伊诺克看到了“一个无底洞,上面没有天,下面也没有地……是一个空虚的、奇妙的地方。”当伊诺克问是谁在带着他往高处飞的时候,天使回答说:“马上就到了天堂尽头了……那里是天堂和地球的尽头,也是星星的监狱和天堂的主人的所在地。”

中间的那颗星星“慢慢地飘到天堂,就像是上帝的宝座一样。” 有一点雪花石的特征,“宝座的顶部像是蓝宝石”,那颗星星就像是“一熊熊燃烧的火。”

伊诺克继续在天堂旅行,他说,“我到了一个十分混乱的地方,看见了一些恐怖的事情。”他所看到的是“天堂的星星都被绑在一起。”天使向他解释说:“这些星星在天堂违反了上帝的规矩,它们要等到一万年以后才能被放开。”

在总结第一次天堂之旅时,伊诺克说:“我,伊诺克,自己看到了所有的事情;没有人会看到我所看到的。” 在天堂里他被传授了所有方式的智慧,他回到地球是为了向人们传授这些知识;这会持续一段时间,具体多久不清楚,“伊诺克被藏了起来,人们的孩子们都不知道他被藏到哪里去了;没有人知道他住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但是当大洪水将要来临时,他给他的曾孙诺亚写了一封信劝告他要行公义,这样做他就会得救。

在那以后,伊诺克又“从地球上的人中间被马车带上了天堂,他的名字从此消失在了人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世界名著 ·世界名著英文版 ·少儿故事 ·经典童话 ·查理九世全集 ·笑猫日记全集 ·淘气包马小跳书 ·伍美珍小说 ·绘本故事 ·小学生诗词
课外书|读后感|话题作文|作文素材|专题作文|单元作文|英语作文|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