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皮皮阅读 · 金圣叹评水浒传
目录
位置: 主页 > 图书读物 > 金圣叹评水浒传 >

第五十六回 徐宁教使钩镰枪 宋江大破连环马

发布时间:2020-12-08 21:40:48

【总批 :看他当日写十队诱,不分方面,只是一齐下去;至明日写三面诱,亦不分队号,只是一齐拥起。虽一时纸上文势有如山雨欲来,野火乱发之妙,然毕竟使读者胸中茫不知其首尾乃在何处,亦殊闷闷也。乃闷闷未几,忽然西北闪出穆弘、穆春,正北闪出解珍、解宝,东北闪出王矮虎、一丈青。七队虽战苦云深,三队已龙没爪现,有七队之不测,正显三队之出奇;有三队之分明,转显七队之神变。不宁惟是而已,又于鸣金收、各请功赏之后,陡然又闪出刘唐、杜迁一队来。呜呼!前乎此者有战矣,后乎此者有战矣。

其书法也,或先整后变,或先灭后明。奇固莫奇于今日之通篇不得分明,至拖尾忽然一闪,一闪,一闪;三闪之后,已作隔尾,又忽然两人一闪也。

当日写某某是十队,某某是放炮,某某是号带,调拨已定。至明日,忽然写十队,忽然写放炮,忽然写号带。于是读者正读十队,忽然是放炮;正读放炮,忽然又是十队;正读十队,忽然是号带;正读号带,忽然又是放炮。

遂令纸上一时亦复岌岌摇动,不能不令读者目眩耳聋,而殊不知作者正自心闲手缓也。异哉,技至此乎!

吾读呼延马之文,而不觉垂泪浩叹。何也?夫呼延马,则非为其出自殊恩也,亦非为其神骏可惜也,又非为其藉此恢复也。夫天下之感,莫深于同患难;而人生之情,莫重于周旋久。盖同患难,则曾有生死一处之许;而周旋久,则真有情如一之谊也。是何论亲之与疏,是何论人之与畜,是何论有情之与无情!

吾有一苍头,自幼在乡塾,便相随不舍。虽天下之騃,无有更甚于此苍头也者,然天下之吾,则无有更过于此苍头者也,而虞其死也。吾友有一苍头,自与吾往还 ,便与之风晨雨夜,同行共住,虽天下之騃,又无有更甚于此苍头也者,然天下之知吾,则又无有更过于此苍头者也,而不虞其去也。吾有一玉钩,其质青黑,制作朴略,天下之弄物,无有更贱于此钩者。自周岁时,吾先王母系吾带上,无日不在带上,犹五官之第六,十指之一枝也。无端渡河坠于中流,至今如缺一官,如隳一指也。然是三者,犹有其物也。吾数岁时,在乡塾中临窗诵书,每至薄暮,书完日落,窗光苍然,如是者几年如一日也。吾至今暮窗欲暗,犹疑身在旧塾也。夫学道之人,则又何感何情之与有,然而天下之人之言感言情者,则吾得而知之矣。吾盖深恶天下之人之言感言情,无不有为为之,故特于呼延马,表而出之也。】

话说晁盖、宋 、吴用、公孙胜,与众头领就聚义厅,启请徐宁教钩镰槍法。众人看徐宁时,果是一表好人物,六尺五六长身体, 的一个白脸,三牙细黑髭髯,十分腰围膀阔。【夹批: 就众人眼中看出。】选已罢,便下聚义厅来,拿起一把钩镰槍自使一回。众人见了喝采。徐宁便教众道:“但凡马上使这般器,就腰胯里做步上来,上中七路,三钩四拨,一搠一分,共使九个变法。【夹批: 此一段是钩镰变法,是宾。】若是步行使这钩镰槍,亦最得用。先使人步四拨,荡开门户;十二步一变;十六步大转身。分钩镰搠缴二十四步,挪上攒下,钩东拨西;三十六步,浑身盖护,夺硬斗强。此是‘钩镰槍正法。’”【夹批: 此一段是钩镰正法,是主。】有诗诀为证:

四拨三钩通七路,共分九变合神机。二十四步挪前后,一十六翻大转围。【夹批: 以诗诀总结上二段。O竟似考工记文字。】

徐宁将正法一路路教演,教众头领看。众汉见了徐宁使钩镰槍,都喜欢。就当日为始,将选拣锐壮健之人晓夜 学。又教步藏林伏草,钩蹄拽腿:下面三路暗法。【夹批: 又补一句。】不到半月之间,教成山寨五七百人。宋 并众头领看了大喜,准备破敌。

却说呼延灼自从折了彭圯、凌振,每日只把马来水边搦战。山寨中只教水头领牢守各处滩头,水底钉了暗桩。呼延灼虽是在山西山北两路山哨,决不能够到山寨边。梁山泊却叫凌振制造了诸般水炮,克日定时下山对敌。学使钩镰槍士已都成熟。宋 道:【夹批: 本是徐宁训练,吴用调拨,乃反大书宋 者,此篇搞拒王师,罪在不赫,特书尽出宋 之谋,所以深著其恶也。】“不才浅见,未知合众位心意否?”吴用便道:“愿闻其略。”宋 道:“明日并不用一骑马,众头领都是步战。【夹批: 是。】孙 、吴兵法却利于山林沮泽。今将步下山,分作十队诱敌;【夹批:是。】但见马冲掩将来,都望芦苇荆棘林中乱走。却先把钩镰槍士埋伏在彼,【夹批: 是。】每十个会使钩镰槍的,问著十个挠钩手,【夹批:是。】但见马到,一搅钩翻,便把挠钩搭将入去捉了。平川窄路也如此埋伏。此法如何?”吴学究道:【夹批: 本是吴用调拨,此反书作吴用答,是春秋笔法。】“正应如此藏兵捉将。”徐宁道:【夹批: 本是徐宁训练,此反书作徐宁答,是春秋笔法。】“钩镰槍并挠钩,正是此法。”

当日分拨十队步人马。刘唐、杜迁引一队,【夹批:一。】穆弘、穆春引一队,【夹批: 二。】杨雄、陶宗旺引一队,【夹批:三。】朱仝、 飞引一队,【夹批: 四。】解珍、解宝引一队,【夹批:五。】邹渊、邹闰引一队,【夹批: 六。】一丈青、王矮虎引一队,【夹批:七。】薛永,马麟引一队,【夹批: 八。】燕顺、郑天寿引一队,【夹批:九。】杨林、李云引一队:【夹批: 十。】这十队步先行下山诱引敌。再差李俊、张横、张顺、三阮、童威、童猛、孟康九个九个水头领,乘驾战船接应;【夹批: 十一。】再叫花荣、秦明、李应、柴进、孙立、欧鹏,六个头领乘马引,只在山边搦战,【夹批: 十二。】凌振、杜兴专放号炮;【夹批:十三。】却叫徐宁、汤隆总行招引使钩镰槍士。【夹批: 十四。】中 、吴用、公孙胜,戴宗、吕方、郭盛总制马指挥号令;【夹批:十五。】其余头领俱各守寨。【夹批: 十六。】宋 分拨已定。是夜三更,先载使钩镰槍士过渡,四面去分头埋伏已定。【夹批: 写得明画之极。】四更,却渡十队步过去。【夹批:明画之极。】凌振,杜兴,载过风火炮架,上高处去竖起炮架,搁上火炮。【夹批: 明画之极。】徐宁,汤隆,各执号带渡水。【夹批: 明画之极。O此处写得明画,以后便纵横灭没,不复知其首尾何处,又是一样章法。】平明时分,宋 守中人马隔水擂鼓呐喊摇旗。【夹批: 论调拨,则中乃居最后;论挑战,则中独居最先,又是一样章法。O极似行用中,却独不用中,奇绝。】

呼延灼正在中帐内,听得探子报知,传令便差先锋韩滔先来出哨,随即销上连环甲马。呼延灼全身披挂,骑了踢雪鸟骓马,仗著双鞭,大驱马杀奔梁山泊来。隔水望见宋 引著许多人马,【夹批: 奇景如画。】呼延灼教摆开马。先锋韩滔来与呼延灼商议道:“正南上一队步不知多少的。”呼延灼道:“休问他多少,只顾把连环马冲将去!”韩滔引著五百马飞哨出去,又见东南上一队兵起来。却欲分兵去哨,只西南上又拥起一队旗号,招飐呐喊。韩滔再引回来,对呼延灼道:“南边三队贼都是梁山泊旗号。”呼延灼道:“这厮许多时不出来厮杀,必有计策。”【夹批: 第一段南方三队,逐队写出。】说犹未了,只听得北边一声炮响,【夹批: 叙十队诱,就便间入炮声,离奇错落,笔力奇绝。O十队拥起之时,即施放号炮之时,既不可单叙十队,又叙放炮;又不可叙毕十队,方叙放炮。得此奇横之笔,一齐夹杂写出,令人耳目震动。】呼延灼骂道:“这炮必是凌振从贼,教他施放!”【夹批: 写出懊恼,令人失笑。】众人平南一望,只见北边又拥起三队旗号。【夹批: 第二段北方三队,一句写出。】呼延灼对韩滔道:“此必是贼人计!我和你把人马分为两路:我去杀北边人马,你去杀南边人马。”正欲分兵之际,只见西边又是四队人马起来,【夹批: 第三段西方四队,亦一句写出。】呼延灼心慌;又听得正北上连珠炮响,一带直接到土坡上。那一个母炮周围接著四十九个子炮,名“子母炮,”响处风威大作。【夹批: 又极写炮声,纸上皆岌岌震动。离奇错落,笔力奇绝。O十队既是诱,便写不出声势,却借放炮写出十队声势来,妙笔。】呼延灼兵不战自乱,急和韩滔各引马步兵四下冲突。这十队步,东赶东走,西赶西走。【夹批: 此十三字是叙徐宁、汤隆号带之功,非叙十队也。O看他写得诱敌者、放炮者、招引者,人人用命,色神,妙绝。】呼延灼看了大怒,引兵望北冲将来。【夹批: 望北第一段。】宋 兵尽投芦苇中乱走。呼延灼大驱连环马,卷地而来,那甲马一齐跑发,收勒不住,尽望败苇折芦之中枯草荒林之内跑了去。【夹批: 又算注,又算画,注得明,画得活。】只听里面唿哨响处,钩镰槍一齐举手,先钩倒两边马脚,中间的甲马便自咆哮起来。【夹批: 又算注,又算画,注得明,画得活。】那挠钩手士一齐搭住,芦苇中只顾缚人。呼延灼见中了钩镰槍计便勒马回南边去赶韩滔。【夹批: 望南第二段。】背后风火炮当头打将下来;【夹批:又忽写炮,离奇错落,笔力奇绝。】这边那边,漫山遍野,都是步追赶著。韩滔呼延灼部领的连环甲马乱滚滚都颠入荒草芦苇之中,尽被捉了。二人情知中了计策,纵马去四面跟寻马夺路奔走时,更兼那几条路上麻林般摆著梁山泊旗号;不敢投那几条路走,一直便望西北上来。【夹批: 望西第三段。】行不到五六里路,早拥出一队强人,当先两个好汉拦路——一个是没遮拦穆弘,一个是小遮拦穆春。【夹批: 前叙十队不分方面,只是一齐下去,至此忽然在三面闪出六个人来,不必尽见,不必尽不见,正如怒龙行雨,见其一爪两爪也。】【眉批: 十队伏,忽然闪出三段,绝妙章法。】——捻两条朴刀,大喝道:“败将休走!”

呼延灼忿怒,舞起双鞭,纵马直取穆弘、穆春。略斗四五合,穆春便走。【夹批:画出诱敌。】呼延灼只怕中了计,不来追赶,【夹批: 不赶妙。】望正大路而走。【夹批:仍望正北第四段。】山坡下又转出一队强人。当先两个好汉拦路;一个是两头蛇解珍,一个双尾蝎解宝。【夹批: 又闪出两个。】各挺钢叉,直奔前来。呼延灼舞起双鞭来战两个。斗不到五七合,解珍解宝拔步便走。【夹批: 画出诱敌。O两队如此,余队可知。】呼延灼赶不过半里多路,【夹批: 试赶又妙。O两段,一段写不赶,一段写赶,法变。】两边钻出二十四把钩镰槍,著地卷将来。【夹批: 画出无处不是钩镰槍,离奇错落,笔力奇绝。】呼延灼无心恋战,拨转马头望东北上大路便走;【夹批: 望东北第五段。】又撞著王矮虎、一丈青——夫妻二人【夹批:又闪出两个。】——截住去路。呼延灼见路径不平,四下兼有荆棘遮拦,拍马舞鞭,杀开路直冲过去。【夹批: 变一句。O要变一句,便径变一句,是耐庵筋节处。】王矮虎、一丈青赶了一直赶不上,【夹批: 赶字亦翻用转来,奇笔妙笔。】呼延灼自投东北上去了,【夹批: 水穷云尽处,忽留此一线,妙笔。】杀得大败亏输,雨零星乱。

鸣金收回山,各请功赏。三千连环甲马,有停半被钩镰槍拨倒,伤损了马蹄,剥去皮甲,把来做菜马;【夹批: 字法奇绝。】二停多好马,牵上山去喂养,作坐马。【夹批:开注连环甲马下落,为前篇结案。】带甲士都被生擒上山。【夹批: 又开注甲下落。】五千步,被三面围得紧急,有望中躲的,都被钩镰槍拖翻捉了;望水边逃命的,尽被水头领围裹上船去,拽过滩头,拘捉上山。【夹批: 又开注步下落。】先前被拿去的马匹并捉去士尽行复夺回寨。【夹批:要足。】把呼延灼寨栅尽数拆来,水边泊内,搭盖小寨。再造两处做眼酒店房屋等项,仍前著孙新、顾大嫂、石勇、时迁两处开店。【夹批: 陡插闲事,以文为戏。】刘唐、杜迁拿得韩滔,【夹批: 挽转第一队。O上文闪出六个人,此处又闪出六个人,灭没撑砑,极笔墨之变事。】把来绑缚解到山寨。宋 见了,亲解其缚,请上厅来,以礼陪话,相待筵宴,令彭圯、凌振说他入伙。【夹批: 说之之辞,则又是只待招安、安民报国等句也。而总谓之说,盖不听其久假不归也。】韩滔也是七十二煞之数,自然意气相投,就梁山泊做了头领。宋 便教修书,使人往陈州投取韩滔老小来山寨中完聚。【夹批: 瞥然与前卷凌振、彭圯、徐宁等句作一合相,如孤飞之雁,遥逐前行,妙笔妙笔。】宋 喜得破了连环马,又得了许多马衣甲盔刀,每日做筵席庆功;仍旧调拨各路守把,提防官兵,不在话下。

却说呼延灼折了许多官人马,不敢回京,独自一个骑著那匹踢雪乌骓马,【夹批: 自此以下,以踢雪乌骓生波作折,另是一样章法。】把衣甲拴在马上,【夹批: 活画出逃败将官来。】于路逃难;却无盘缠;解下束腰金带,卖来盘缠。【夹批: 活画出逃败将官来。】在路寻思道:“不想今日闪得我如此!却是去投谁好?.....。”猛然想起:“青州慕容知府【夹批: 我亦猛然想起。】旧与我有一面相识,何不去那里投奔他?.....。却打慕容贵妃的关节,【夹批: 闲中一笔,早为慕容正罪。O非写呼延将要关节,正表慕容知府有关节也。】那时再引来报仇不迟!”

在路行了二日,当晚又饥又渴,见路傍一个村酒店,呼延灼下马,把马拴住在门前树上;【夹批: 呼延将有败逃饥渴之时,御赐名马有拴在野树之时,人生失意,真常事耳。】入来店内,把鞭子放在桌上,【夹批: 都从马上写,细妙之极。】坐下了,叫酒保取酒肉来吃。酒保道:“小人这里只卖酒。要肉时,村里却才杀羊;若要,小人去回买。”呼延灼把腰里料袋解下来,取出些金带倒换的碎银两,把与酒保,道:“你可回一脚羊肉与我煮了,就对付草料,喂养我这匹马。【夹批: 一路都从马上着笔,细妙之极。】今夜只就你这里宿一宵,明日自投青州府里去。”酒保道:“官人,此间宿不妨,只是没好 帐。”呼延灼道:“我出的人,但有歇处便罢。”【夹批: 出色写村店,亦出色写失意人。】酒保拿了银子自去买羊肉。呼延灼把马背上捎的衣甲取将下来,松了肚带,【夹批: 我尝言美人青镜,名士古砚,大将良马,此处又一写出。】坐在门前。等了半晌,只见酒保提一脚羊肉归来。呼延灼便叫煮了,回三斤面来打饼,打两角酒来。酒保一面煮肉打饼,一面烧脚汤与呼延灼洗了脚,【夹批: 逃败人无可形容,忽然写出洗脚二字,情事如画。】便把马牵放屋后小屋下。【夹批: 一路都从马上着意。】酒保一面切草煮料,呼延灼先讨热酒吃了一回。少刻肉熟,呼延灼叫酒保也与他些酒肉吃了,分付道:“我是朝廷官,为因收捕梁山泊失利,待往青州投慕容知府。你好生与我喂养这匹马,——是今上御赐的,名为‘踢雪乌骓马。’【夹批: 上文写大覆没之后,更无一物可恃,只念得此一匹马;此文写大覆没之后,更无一长可说,只夸示得此一匹马。人至失意时,真是活活如此。名士下弟归来,向所亲吟其射策,亦犹是也。】明日我重重赏你。”酒保道:“感承相公。却有一件事教相公得知;离此间不远有座山,唤做桃花山。【夹批: 陡然回合。】山上有一伙强人,——为头的是打虎将李忠,第二个是小霸王周通。——聚集著五七百小喽啰,打家劫舍,时常来搅恼村坊。官司累次著仰捕盗官来收捕他不得。相公夜间须用小心醒睡。”呼延灼说道:“我有万夫不当之勇,便道那厮们全伙都来也待怎生!只与我好生喂养这匹马。”【夹批: 别事都不经心,勤勤只嘱此马,不惟章法应尔,亦写将之与战马,真有死生知己之感也。】吃了一回酒肉饼子。酒保就店里打了一铺,【夹批: 画出村店。】安排呼延灼睡了。

一者呼延灼连日心闷,二乃又多了几杯酒,就和衣而卧。【夹批:便于下文。】一觉直睡到三更方醒,只听得屋后酒保在那里叫屈起来。呼延灼听得,连忙跳将起来,提了双鞭,【夹批: 只四字写出英雄无用武之地来,可发一笑。】走去屋后问道:“你如何叫屈?”酒保道:“小人起来上草,只见篱笆推翻,被人将相公的马偷将去了!【夹批: 前篇写偷甲,此篇写偷马,章法对而不对,不对而对,奇妙之极。】远远地望见三四里火把尚明,一定是那里去了!”呼延灼道:“那里却是何处?”酒保道:“眼见那条路上正是桃花山小喽啰偷得去了!”呼延灼吃了一惊,便叫酒保引路,就田塍上赶了二三里。火把看看不见,正不知投那里去了。呼延灼说道:“若无了御赐的马,却怎的是好!...。”【夹批: 不惜连环三千,却痛御赐一匹者,众材易集,名士难求也。荀粲佳人难再得之叹,亦此意也。】酒保道“相公明日须去州里告了,差官来剿捕,方能夺回这匹马。”

呼延灼闷闷不已,坐到天明,叫酒保挑了衣甲,迳投青州;【夹批: 第一节先赐一匹马,第二节布出无数马,第三节葬送无数马,第四节并失一匹马,章法妙绝奇绝。O昨日画出一幅逃败将官,画得好笑;今日又画出一幅逃败将官,一发画得好笑。】来到城里时,天色已晚了,且在客店里歇了一夜 ;次日天晓,迳到府堂阶下,参拜了慕容知府。知府大惊,问道:“闻知将收捕梁山泊草寇,如何却到此间?”呼延灼只得把上项诉说了一遍。慕容知府听了道:“虽是将折了许多人马,此非慢功之罪,中了贼人计,亦无奈何。下官所辖地面多被草寇侵害。将到此,可先扫清桃花山,夺取那匹御赐的马;【夹批: 紧抱题目,妙笔。】却连那二龙山,白虎山【夹批:又陡然回合出二处来。】两处强人一发剿捕了时,下官自当一力保奏,再教将引兵复仇,如何?”呼延灼再拜道:“深谢恩相主监。若蒙如此,誓当效死报德!”慕容知府教请呼延灼去客房里暂歇,一面更衣宿食。那挑甲酒保,自叫他回去了。【夹批: 前篇有偷甲好汉,此篇又有挑甲酒保,妙妙。】

一住三日,呼延灼急欲要这匹御赐马,【夹批:紧提题目,妙笔。】又来禀复知府,便教点。慕容知府便点马步二千,借与呼延灼,又与了一匹青骔马。【夹批: 又引出一匹马来。】呼延灼谢了恩相,披挂上马,带领兵前去夺马,迳往桃花山进发。

且说桃花山上打虎将李忠与小霸王周通自得了这匹踢雪乌骓马,每日在山上庆喜饮酒。【夹批: 可见名士所至,望风而。】当日有伏路小喽啰报道:“青州马来也!”小霸王周通起来道:“哥哥守寨,兄弟去退官。”便点起一百喽啰,绰槍上马,下山来迎敌官

却说呼延灼引起二千兵马来到山前,摆开阵势。呼延灼出马厉声高叫:“强贼早来受缚!”小霸王周通将小喽啰一字摆开,便挺槍出马。呼延灼见了,便纵马向前来战。周通也跃马来迎。二马相 ,斗不到六七合,周通气力不加,拨转马头,往山上便走。呼延灼赶了一直,怕有计策,急下山来扎住寨栅,等候再战。

却说周通回寨,见了李忠,诉说:“呼延灼武艺高强,遮拦不住,只得且退上山。倘或赶到寨前来,如之奈何!”李忠道:“我闻二龙山宝珠寺花和尚鲁智深在彼,多有人伴;更兼有个甚么青面兽杨志,又新有个行者武松,多有万夫不当之勇。不如写一封书,使小喽啰去那里求救。【夹批: 如此挽合,如扳弶弩。】若解得危难,拚得投托大寨,月终纳他些进奉也好。”【夹批: 特避便归水泊一句也。】周通道:“小弟也多知他那里豪杰;只恐那和尚记当初之事,【夹批: 轻轻四字,提动无数。】不肯来救。”李忠笑道:“不然,也是个直的人,使人到彼,必然亲引来救我。”周通道:“哥哥也说得是。”就写了一封书,差两个了事的小喽啰,从山滚将下去,【夹批: 妙绝妙绝,数十卷前绝倒之事,此处忽然以闲笔又画出来。O俗本作踅将下去,骤读之,亦殊不觉其失。及见古本乃是滚字,方叹一言之讹,相去无算也。】取路投二龙山来。行了两日,早到山下,那里小喽啰问了备细来情。

且说宝珠寺里,大殿上坐著三个头领:为首是花和尚鲁智深,第二是青面兽杨志,第三是行者二郎武松。前面山门下,坐著四个小头领:一徊是金眼彪施恩,【夹批: 一齐出现,真挽弶弩。】原是孟州牢城施管营的儿子,为因武松杀了张都监一家人口,官司著落他家追捉凶身,以此连夜挈家逃走在湖上,后来父母俱亡,打听得武松在二龙山,连夜投奔入伙;【夹批: 补血溅鸳鸯一篇尾。】一个是刀鬼曹正,【夹批:一齐出现。】原是同鲁智深,杨志夺取宝珠寺,杀了 龙,后来入伙;【夹批: 补双夺珠寺一篇尾。】一个是菜园子张青,一个是母夜叉孙二,夫妻两个,【夹批: 一齐出现。】原是孟州道十字坡卖人肉镘头的,因鲁智深,武松连连寄书招他,亦来投奔入伙。【夹批: 补人肉馒头一篇尾。】曹正听得说桃花山有书,先来问了详细,直上殿上禀复三个大头领知道。智深道:“洒家当初离五台山时,到一个桃花村投宿,好生打了那撮乌一顿。那厮却为认得洒家,倒请上山去吃了一日酒,【夹批: 凡叙旧事,正以约略为妙耳。俗本止增一二字,便令太详,不复可读。O略于叙旧,详于叙偷,写出妙人。】结识洒家为兄,却便留俺做个寨主。俺见这厮们悭吝,被俺偷了若干金银酒器撒开他。【夹批: 真是青天白日心事,烈风雷雨弗迷者也。】如今却来求救,且放那小喽啰上关来,看他说甚么。”曹正去不多时,把那喽啰引到殿下,唱了喏,说道:“青州慕容知府近日收得个进征梁山泊失利的双鞭呼延灼。如今慕容知府先教扫荡俺这里桃花山 、二龙山、白虎山几座山寨,却借与他收捕梁山泊复仇。俺的头领今欲启请大头领将下山相救;明朝无事了时,情愿来纳进奉。”杨志道:“俺们各守山寨,保护山头,本不去救应的是。洒家一者怕坏了湖上豪杰;二者恐那厮得了桃花山便小觑了洒家这里;可留下张青、孙二、施恩、曹正看守寨栅,俺三个亲自走一遭。”随即点起五百小喽啰,六十余骑马。各带了衣甲器,迳往桃花山来。

却说李忠知二龙山消息,自引了三百小喽啰下山策应。呼延灼闻知,急领所部马,拦路列阵,舞鞭出马,来与李忠相杀。原来李忠祖贯濠州定远人氏,家中祖传,靠使槍棒为生;人见他身材壮健,因此呼他做打虎将。【夹批: 前文所略,至此始出。】当时下山来与呼延灼 战,却如何敌得呼延灼过;斗了十合之上,见不是头,拨器便走。呼延灼见他本事低微,纵马赶上山来。小霸王周通正在半山里看见,便飞下鹅石来。呼延灼慌忙回马下山来,只见官迭头呐喊。呼延灼便问道:“为何呐喊?”后答道:“远望见一彪马飞奔而来!”呼延灼听了,便来后队里看时。见尘头起处,当头一个胖大和尚,骑了一匹白马,正是花和尚鲁智深,在马上大喝道:“那个是梁山泊杀败的撮鸟,敢来俺这里唬吓人!”【夹批: 收捕盗贼,名之为唬吓人,绝倒。】呼延灼道:“先杀你这个秃驴,豁我心中怒气!”鲁智深轮动铁禅仗,呼延灼舞起双鞭,二马相 ,两边呐喊。斗至四五十合不分胜败。呼延灼暗暗喝采道:【夹批: 章法。】“这个和尚倒恁地了得!”【夹批:又恶知其初之非和尚耶?】两边鸣金,各自收暂歇。呼延灼少停,却耐不得,再纵马出阵,【夹批: 又活画出呼延,又急转出杨志,妙笔。】大叫:“贼和尚!再出来与你定个输赢,见个胜败!”鲁智深却待正要出马,杨志叫道:“大哥少歇,看洒家去捉这厮!”舞刀出马来与呼延灼 锋。两个斗到四五十合,不分胜败。呼延灼又暗暗采道:【夹批: 章法。】“怎的那里走出这两个来!恁地了得!不是绿林中手段!”【夹批: 又恶知其无可奈何,始入绿林耶?O借呼延口中一哭。】杨志也见呼延灼武艺高强,卖个破绽,拨回马,跑回本阵。呼延灼也勒转马头,不来追赶。两边各自收。鲁智深便和杨志商议道:“俺们初到此处,不宜近下寨。且退二十里,明日却再来厮杀。”【夹批: 轻轻一折,折出奇景,读下咥然一笑。】带领小喽啰,自过附近山冈下寨去了。

却说呼延灼在帐中纳闷,心内想道:“指望到此势如破竹,便拿了这伙草寇,怎知却又逢著这般 对手!我直如此命薄!”正没摆布处,只见慕容知府使人唤道:“叫将且领兵回来保守城中。今有白虎山,强入孔明、孔亮【夹批: 白虎山换一法出。】引人马来青州劫牢。怕府库有失,特令来请将回城守备。”呼延灼听了,就这机会,带领马,连夜回青州去了。【夹批: 作一不了局,妙。】

次日,鲁智深和杨志、武松又引了小喽啰摇旗呐喊,直到山下来看时,一个马也无了,倒吃了一惊。【夹批: 闲处蹙出奇景,令文字不寂寞。】山上李忠、周通,引人下来拜请三立头领上到山寨里,杀羊宰马,筵席相待,一面使人下山探听前路消息。

且说呼延灼引回到城下,却见了一彪马,正来到城边。为头的乃是白虎山下孔太公儿子头星孔明,独火星孔亮。【夹批: 如挽强弩。】两个因和本乡一个财主争竞,把他一门良贱尽都杀了,聚集起五七百人,占住白虎山,打家劫舍;【夹批: 亦补醉打孔亮一篇尾。】因为青州城里有他的叔叔孔宾,被慕容知府捉下,监在牢里,孔明、孔亮特地点起山寨小喽啰来打青州,要救叔叔出去。【夹批: 撮起一事,令文字成贯。】正迎著呼延灼马,两边拥著,敌住厮杀。呼延灼便出马到阵前。慕容知在城楼上观看,见孔明当先挺槍出马,直取呼延灼。两马相 ,斗到二十余合,呼延灼要在知府跟前显本事;又值孔明武艺低微,【夹批: 是宋 高弟也,闲中忽置一贬,以表宋 之百无一长,只是一片权诈也。O如此写宋 ,真是皮里秋矣。】只办得架隔遮拦;斗到间深里,呼延灼就马上把孔明活捉了去,孔亮只得引了小喽啰便走。慕容知府城楼上指著,叫呼延灼引兵去赶,官兵一俺,活捉得百十余人。孔亮大败,四散奔走,至晚寻个古庙安歇。

却说呼延灼活捉得孔明,解入城中,来见慕容知府。知府大喜,叫把孔明大枷钉下牢里,和孔宾一处监收。一面赏劳三,一面管待呼延灼,备问桃花山消息。呼延灼道:“本待是‘瓮中捉氅,手到拿来’,无端又被一伙强人前来救应。数内一个和尚,一个青脸大汉,二次 锋,各无胜败。这个武艺不比寻常,不是绿林中手段;因此未曾拿得。”慕容知府道:“这个和尚便是延安府老种经略帐前官提辖鲁达;【夹批: 如此人物,失令做提辖已不可,况并不容做提辖。】今次落发为僧,唤做花和尚鲁智深。这一个青脸大汉亦是东京殿帅府制使官,唤做青面兽杨志。【夹批: 如此人物,止令做制使已不可况并不令做制使!】再有一个行者,唤做武松,原是景冈打虎的武都头。【夹批: 如此人物,止令做都头已不可,况并不容做都头!O三句不是重出之文,正与呼延喝采相对,所谓借太守口中一哭也。】——这三个占住了二龙山,打家劫舍,累次拒敌官,杀了三五个捕盗官,直至如今,未曾捉得!”呼延灼道:“我见这厮们武艺熟,原是杨制使,鲁提辖,真名不虚传!【夹批: 上呼延只赞鲁、杨,知府却并及武二,此知府自说三个,呼延却只叹二人,笔下分寸都出。既已这厮,则应削其官矣,仍称之为制使、提辖者,所以深许杨志、鲁达之为边庭有用之才,不得已而至于绿林,而非其自为绿林也。借呼延口中一哭,令千载读之,人人弹泪。】——恩相放心,呼延灼今日在此,少不得一个个活捉了解官!”知府大喜,设筵管待己了,且请房客内歇,不在话下。

却说孔亮引了败残人马,正行之间,猛可里树林中撞出一彪人马,当先一筹好汉,便是行者武松。【夹批: 如此牵合,力挽(弓京)弩。O前用鲁、杨斗呼延,此用武松遇孔亮,只三个人,笔下调遣之妙如此。若在俗笔,何难昨日再写一阵,今日总写撞出耶?】孔亮慌忙滚鞍下马,便拜道:“壮士无恙?”武松连忙答应,扶起问道:“闻知足下弟兄们占住白虎山聚义,几次要来拜望;一者不得下山,二乃路途不顺,以此难得相见。今日有事到此?”孔亮把救叔叔孔宾陷兄之事告诉了一遍。武松道:“足下休慌。我有六七个弟兄,现在二龙山聚义。今为桃花山,李忠,周通,被青州官攻击得紧,来我山寨求救。鲁、杨二头领同了孩儿们先来与呼延灼 战,两个厮并了一日,不知何故,呼延灼忽然夜间去了。桃花山留我弟兄三人筵宴,把这踢雪马送与我们。【夹批: 连贯三山,以马为线,妙笔。】今我部领头队人马回山,他二位随后便到。我叫他去打青州,救你叔兄如何?”孔亮拜谢武松。等了半晌,只见鲁智深 、杨志两个并马都到。【夹批: 只三个人,何故两个却是并马,一个偏作前?明明露出调遣匀停之迹,与读书之人欣赏也。】武松引孔亮拜见二位,备说:“那时我与宋 在他庄上相会,多有相扰。今日俺们可以义气为重,聚集三山人马,攻打青州,杀了慕容知府,擒获呼延灼,各取府库钱粮,以供山寨之用,如何?”鲁智深道:“洒家也是这般思相。便使人去桃花山报知,叫李忠、周通,引孩儿们来,俺三处一同去打青州。”杨志便道:“青州城池坚固,人马强壮;又有呼延灼那厮英勇;不是俺自灭威风,若要攻打青州时,只除非依我一言,指日可得。”武松道:“哥哥,愿闻其略。”那杨志言无数句,话不一席,有分教:

青州百姓,家家瓦裂烟飞;水浒英雄,个个摩拳擦掌。

毕竟杨志对武松说出怎地打青州,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世界名著 ·世界名著英文版 ·少儿故事 ·经典童话 ·查理九世全集 ·笑猫日记全集 ·淘气包马小跳书 ·伍美珍小说 ·绘本故事 ·小学生诗词
课外书|读后感|话题作文|作文素材|专题作文|单元作文|英语作文|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