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皮皮阅读 · 克雷洛夫寓言
目录
位置: 主页 > 图书读物 > 克雷洛夫寓言 >

第三卷

发布时间:2016-01-15 13:09:50

【承包商和鞋匠】

一个富有的承包商住在华丽的住房,

吃的是珍馐,喝的是美酒,

每天大摆酒席,狂欢作乐,

他的金银财宝数也数不尽,

糖果甜食、葡萄美酒,不管要什么:

家里应有尽有,享用不穷,

总而言之,他的家好似人间天堂,

但是,承包商也有一件事苦恼,

他夜里睡不成觉。

究竟是因为他害怕上帝的审判,

还是只为了担心破产?

他始终没有酣畅地熟睡过一回,

而且,就是偶然能够,

在黎明打一会盹,却又有新的倒霉事操心,

上帝给他安排一个爱唱歌的邻居,

有一个穷鞋匠同他窗对窗住在小屋里,

鞋匠是个天性快乐爱唱歌的家伙,

从东方初晓直到吃午饭,

从吃午饭直到夜晚,他都不停地歌唱。

他怎么也不让这个有钱人睡觉。

怎么办?怎么同邻居协商,

叫他从此放弃歌唱?

命令他不要唱,可没有这种权利,

去恳求他,也找不到什么理由。

他想了许久,最后,索性写信给邻居。

这位邻居过来了。

“尊贵的朋友,祝你身体健康!”

“你的亲切的问候,我十分感谢。”

“那么,兄弟,克里姆,你的买卖好不好?”

(既然有求于你,我们就得知道你的姓名)。

“买卖么,老爷!的确还不坏。”

“怪不得你这样快活,这样喜欢歌唱?

你一定生活得很幸福?”

“怨天尤人有罪,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的身上总是压着许多工作,

我有一个心地善良、年轻的主妇,

谁不知道同一个心地善良的妻子,

在一起过日子多么快乐。”

“你有没有钱?”“不,一文多余的都没有。

但是因此也就没有多余的贪求。”

“这样说,我的朋友,你是不愿成为富人喽?”

“我可没有这样说;

尽管我要为眼前的生活感谢上帝,

但是老爷,你自己也知道,

人只要活着就会有祈求,

大家都想多要一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我看,你的财富,你也会觉得太少,

让我变成一个有钱人这也无妨。”

“你说得有道理,好朋友。

我们尽管富有,但是也不免烦恼。

尽管人们说,贫穷不是罪恶,

但是安贫乐道,总不如有财有势的好。

这一袋卢布你拿去,

我就喜欢你的诚实。

过来:上帝保佑你靠我的帮助发财致富,

注意,你不能糟蹋这些钱财,

好好保存,有真正需要才能动用。

五百卢布是一笔相当不错的数目。

再见!”于是我们的鞋匠,

抓起了钱袋,赶忙回家,

不是奔跑,而是飞跃,

他把礼物揣在怀里直冲回去,

当天夜里他把钱袋深埋在地底下,

同时埋进去的还有他的欢乐!

他不仅不再歌唱,连睡梦也不知去向,

(他也尝到了失眠的滋味!);

什么都使他怀疑,什么都使他不安,

只要晚上猫儿扒扒搔搔,

他就以为盗贼正向他逼近,

他全身发冷,竖起耳朵细听。

总之,宁静生活不见了——简直想跳到河里去。

鞋匠绞尽脑汁,苦苦思索,

他的脑子到底开了窍;

他拿起钱袋直奔向承包商,

并且说:“谢谢你的慷慨,

这是你的钱袋,你把它收回去:

拿到钱袋以前,我从来不知道睡不好觉。

你过你的富有的生活吧,

可是我,即使给我一百万,

也不愿放弃我的歌,我的睡梦。”

【遭到不幸的农夫】

在一个秋天的夜晚,

贼钻进了农夫的宅院。

他悄悄弄开了贮藏仓库,

地板、天棚、墙壁任意掘翻。

这没良心的偷儿囊括席卷,

本来贼还有什么良心可言!

我们的农夫好可怜,

由富变穷只在一夜间。

他几乎得去行乞讨饭。

天保佑吧,我们可别有这样的夜晚!

农夫十分烦恼、忧愁,

请来了所有的亲戚、朋友。

“请帮帮我吧!”他提出了请求。

于是议论纷纷,划策又出谋。

加尔倍奇干爹说:

“你不该让人知道你富有。”

克里梅奇亲家说:

“贮藏仓库要在住房近处修。”

富马邻居说:“不,不!

问题不在贮藏室的远近,

院里要养一条厉害的狗。

我有小狗一窝任凭你挑,

对于邻居你,我愿分我所有。

也省得去溺毙那只小狗。”

至亲厚友的建议实在很多。

但,实际的帮助一点也没有。

如果一旦你遭到了不幸,

你就会尝到世人的薄幸。

这是这个世界上的实情,

虽然建议总是万紫千红,

一旦提到实际的帮助,

最好的朋友也会又哑又聋。

【主人和老鼠】

当你家里失窃又未抓住凭据,

千万不能乱说,不能随便处置。

否则盗窃事件不但不会免除,

反会逼得好人从你家里离去。

小小的不幸会酿出大祸事!

商人修造了一间仓库。

里面放的尽是食物。

为了不让鼠类偷吃,

商人派了猫队巡视。

日日夜夜猫队在值班,

果然商人免掉了鼠患。

一个小偷混在猫队里边,

忽然发生了意外事件。

猫类、人类相似(谁人不知!),

监工里也少不了有奸细。

主人本该采取防贼措施,

逮住偷儿,然后给以惩治,

对于无辜者,却要好好保护,

但他命令:将全部猫儿鞭笞。

这一命令实在莫名其妙,

无辜、有罪,不分青红皂白,

于是众猫儿一个不剩跑掉,

仓库主人从此不再有猫。

众鼠盼望的一天终于来到,

猫儿离开仓库,鼠辈大闹,

两三星期内食物全部报销。

【大象和哈巴狗】

大街上牵过一头大象,看来是让大伙儿观赏的,谁都知道,大象在我们这儿是很少见到的,所以,看热闹的人都赶来围观大象。

不知道从哪里,迎面钻出来一只哈巴狗。它一看到大象,就向它直扑过去,汪汪地大声吠叫,拼命想冲上去,好像要跟大象打一架似的。

旁边一只小狗对它说:

“邻居,别出丑吧,象这么大,你怎么斗得过它,瞧吧,你叫哑了嗓子,大象还是自管自地向前走,它根本不来理睬你的吠叫。”

哈巴狗连忙回答说:

“嘿,嘿!正是这样,可以壮大我的声势,根本不用打一架,我就成了一名善战的勇士。以后别的狗夸起我来,都会说:

“‘哎呀,这哈巴狗!真是力气大,连大象都不害怕,竟对它汪汪叫呐!’”

【老狼和小狼】

老狼派遣小狼出洞,到林边散步,兼带巡风。

看看有无运气吃顿午饭,

要讨得便宜,要由牧人作东。

小狼已该学会以父业谋生。

小狼跑回来说,“快,跟我走,

我的情报准确,午饭已现成。

山脚下有一个大羊群。

羊儿一只比一只肥美,

随便拖只来吃都很称心。”

老狼说:“且慢,我先要弄清,

牧羊的是个怎样的人。”

“听说牧人不错十分精,

我已从四周把牧群查清,

那些猎狗都很差劲、消瘦,

看上去并不那么太凶。”

老狼摇头说:“这样说,不会成功。

弄不好我们会把性命断送,

牧人精干,猎狗哪会稀松?

走吧!我引你去找别个去处,

我们的安全将会大有保证。

那里的牧人实在大大糊涂,

牧人糊涂,猎狗再多也无用。”

【猴子】

不管你怎样拼命出力,

你得不着感谢和荣誉,

除非你给别人带来快乐,

特别是要带来实利。

清晨,农夫出门把地犁,

他辛勤操作,挥汗如雨。

无论谁人经过田边,

向他致谢,把他称许。

夸奖之声果然诱人,

猴儿听了,分外眼红。

找了根圆木开始舞弄,

猴儿决意仿效老农。

猴儿拿着圆才干得欢,

一会儿抱在怀,一会儿扛上肩。

又是滚着拿,又是拖着走,

汗水流得像河水一般。

然而谁都没有夸他一句,

猴儿白喘着气,疲惫不堪。

朋友,一点儿也不稀奇,

你费了力,然而没有实利。

【麻袋】

一条麻袋丢在走廊的墙角里,

被用来蹭掉人们脚上的泥。

连那些卑贱奴仆也把它来回踢,

谁想它忽然被用来装满了金币。

这真是交了天大的好运气,

从此它被安置在铁皮箱里。

风吹不透,苍蝇不得来侵袭,

主人对待它,真是万般亲昵。

于是,麻袋的名声全城皆知,

朋友来了,乐于把它当话题,

望着开口的麻袋人人心喜。

谁若有机会坐在它的身旁,

便把它轻轻抚拍,爱惜无比。

麻袋赢得了如此的荣耀,

它便变得自大、逞能、骄傲。

它的话开始多了,胡说八道。

这样也不对,那样也不好,

对这也议论,对那也管教。

别人张着嘴聆听它的训导,

尽管它说得简直莫名其妙。

不幸啊!人类的这个弱点,

不管钱袋说啥,他们都叫好!

麻袋的荣耀和聪明能几何时?

难道人们真的永远把它爱抚?

不不,当袋里的金钱拿光时,

它被丢弃,无声无息如初。

我们的寓言并不专门把谁说,

这样的麻袋,世上何其多!

包税商们曾是可怜小贩,

狂热赌客一文大钱未曾见过。

他们骤然间成了百万巨富,

相好至交中不乏公爵、伯爵。

豪饮狂赌朱门随意出入,

以前哪敢在门前坐坐!

朋友们啊,不要骄傲自诩,

我愿把真理悄悄告诉给你:

愿老天保佑,可不要破产,

否则,你将和那被弃的麻袋无异。

【猫和厨师】

从前有一位厨师,

他颇有点儿学识。

有一天他去酒馆,

安排超度故亲的筵席:

他是个虔诚的教徒。

当他离开自己的厨房时,

给猫托付了所有食物,

以免被老鼠偷吃。

厨师事毕返回厨房,

情况意外,谁能料想!

地面上糕饼狼藉,

猫儿蹲在墙角的醋罐旁,

它正撕啃着一只烤雏鸡,

嚼得有声,吃得正香。

“你这个馋鬼,你这个坏蛋!”

厨师开始了对猫的训言,

“不说你没有脸儿把我见,

你看着墙壁也该红脸。”

(猫儿只管把鸡嚼咽)

“以前你的确还很老实,

人们都夸你规矩,

如今成了小偷,成了骗子!

哎呀!多么可耻!多么可耻!

今后绝不让你进厨房,

连进院子你都别想。

人们对你将备加防范,

正像防范一只饿狼。

你成了瘟疫,成了祸殃。”

猫儿一边听,一边吃得忙。

我们的厨师口若悬河,

他的教诲滔滔不绝。

你说,结果到底如何?

猫儿已吃完了烤鸡,

他的言论尚未完毕。

我想奉劝这位厨师,

把如下的话儿写上墙壁:

该用权力的场合,

万勿妄谈空议。

狮子和蚊子】

不要嘲笑一个弱者,

更不能侮辱一个弱者!

软弱无力的敌人报复起来有时却特别凶狠,

因此不能过分依靠你自己的力量。

这里且听我讲一则有关这类事的寓言,

狮子为了傲慢怎样受到蚊子严厉的惩罚。

这件事我从别处昕来。

狮子非常瞧不起蚊子,

蚊子对狮子痛恨入骨。它无法忍受侮辱,

蚊子下定决心,要和狮子拚个你死我活。

于是自充战士,自当吹号手,尽着嗓门嗡嗡叫,

挑动狮子来一次殊死决战。

狮子哈哈大笑,可是我们的蚊子不是开玩笑。

它时而从背后、从眼前,时而朝狮子耳朵直叫,

它看准地方,抓准时机,

像鹰鹫一样落到狮子身上。

把整个毒刺扎进狮子的屁股,

狮子浑身一抖,用尾巴横扫这个吹号手。

我们的蚊子非常灵活,毫不胆怯,

一口叮住狮子的脑门,尽情吮吸狮子的鲜血。

狮子摇头晃脑,抖动它的鬣毛;

可是我们的英雄不理这一套,

一会儿钻进狮子的鼻孔,一会儿叮咬耳朵。

狮子暴跳加雷,

发出极为可怖的吼声,

在盛怒中它的牙齿咬得格格发响,

它的爪子在地上狠命乱抓。

恐怖的咆哮使周围的森林发生颤抖,

恐怖包围所有野兽,大家躲藏,奔跑:

它们争先恐后四下逃窜,

仿佛是洪水冲来了,或者发生了大火!

是谁?是蚊子,

弄得大家如此惊慌失措!

狮子东冲西突、翻身打滚,把力气都用光,

它咕咚一声倒在地上,乞求和平。

蚊子已经报复够了,同意了狮子的求和,

它一下子从阿喀琉斯变成荷马,

它飞到,

森林里宣扬它得到了凯旋。

【菜农和空谈家】

春天一个菜农在自家的田里翻掘,

他好像希望挖出一件珍宝。

这个庄稼人热情勤劳,

容光焕发,身体茁壮,

光是黄瓜他就栽种了五十来畦。

有一个爱好园艺的邻居,

跟他院子挨院子住在一起,

他好发议论,人称他自然之友,

是个不学无术的空论家。

他只是根据书本空谈园艺。

但是他却异想天开,

也想来栽种黄瓜,

于是他冷笑着对邻居说。

“邻居,你真是流了不少汗呵,

可是我要以我的劳绩,

远远地超过你,

你的菜园在我的菜园面前,

看起来将是一块荒地,

说老实话,我真感到奇怪,

你那可怜的菜园子马马虎虎栽种,

你怎么还没有破产?

我说,你不是什么学问都没有学过吗?”

“我没有工夫,”邻居这样回答:

“勤劳、技术、双手,

这就是干这一行的全部学问,

上帝让我凭这些获得面包。”

“没教养的家伙!你居然敢反对学问?”

“不,老爷,你不应该歪曲我的话。

只要你说得有道理,

我随时准备听从你。”

“你看着吧,我们只要等到夏天……”

“可是老爷,不是已经到动手干活的时候吗?

我多少已经种下一些东西,

可是你连一畦菜地还没有翻掘哩。”

“对,我没有翻过,因为我没闲工夫,

我还得读书,

还得好好地读,

弄清楚用木犁翻土好呢还是用铧犁好。

反正时间还有的是。”

“你们也许这样,我们剩下的时间已不多。”

菜农回答完,就拿起他的铁锹,

同那个邻居分手,

空论家却往家里走。

一忽儿阅读、抄写些什么,

查查书本,一忽儿掘地翻土,

从早到晚在田垅上忙个不停,

好不容易张罗停当。

一畦畦菜地刚刚冒出些幼芽,

他又在杂志里找到新花样,

于是他又要遵照新方法和新榜样,

重新翻掘,重新栽种。

结果怎么样呢?

菜农种的黄瓜终于成熟,

他得到了钱财,百事如意;

可是空论家呢——

一根黄瓜也收不到。

【农夫和狐狸】

农夫碰上了狐狸把意见提:

“亲家狐狸,为何你偏爱偷鸡?

现在让我俩推心置腹谈谈,

你干这行事,我满心怜惜。

你干这营生沾不着半点便宜,

且不说偷东西罪过可耻,

世上没有一个人不在骂你,

你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

生怕为一餐饭在鸡舍舍掉皮,

就算你把鸡全部吃掉也不值。”

狐狸听了以后委屈地说:

“这样的日子谁又爱过,

我的遭遇辛酸苦楚多。

每吃顿饭我恰似把蜡嚼,

我原是正派人,望你能理解。

要养育孩子,生活无情逼迫,

真叫我十分为难,无可奈何。

有时我也还有过一种想法:

难道世上的盗窃者只我一个?

当然,干这种事叫我心如刀割。”

农夫说:“那好,你若没说谎话,

我帮你摆脱那罪恶的生涯,

老老实实,自食其力最堪夸。

你看守鸡舍,莫使别的狐狸骚扰,

谁能比狐更懂狐的狡猾!

我保障你什么都不短缺,

你会生活得富裕乐无涯。”

完全谈好了,狐狸即刻任职,

给农夫干活,狐狸十分惬意。

农夫富有,狐狸足食亦丰衣,

她的模样儿开始变得丰腴。

然而她并没有改邪归正意,

非抢劫之食很快把她吃腻,

在一个月黑的夜晚里,

她咬死了农夫所有的鸡。

狐狸的劳动生活就此结束。

如果你的良心未泯,

如果你有准则可循,

纵然你十分潦倒穷困,

也不会做出偷窃诈骗行径。

贼人改不了盗窃本性,

即使他已成了百万富翁。

【幼狮的培养教育】

上帝赏赐森林之王狮子一个儿子。

你们大概知道野兽的习性。

它们跟我们可不一样——我们的孩子一周岁,

即使他是帝王的儿子,也又笨又弱又瘦小。

可是那一周岁的小狮子,

它却早已脱离襁褓。

因此到了它一周岁狮子父亲就得认真考虑,

不能让儿子变得愚昧无知,

不能让儿子亵渎帝王的荣誉,

要让儿子一旦统治王国的时候,

做父亲的不至于为儿子挨众百姓的责骂。

应该去请求谁,雇佣谁,迫使谁,

为皇帝担负起教育太子的重任?

把它托付给狐狸吗——狐狸聪明机灵,

可是狐狸是撒谎的惯家,

同撒谎者打交道任何事都要弄糟!

因此狮王觉得这不是帝王该学的东西。

那么托付给鼹鼠吗?对鼹鼠也有流言蜚语,

说它无论什么事情都喜欢井井有条,

没有经过试探,决不迈出一步,

充当它的伙食的每一粒谷子,

它都亲自弄干净,亲自把壳去掉,

总而言之,流传这样的名声:

鼹鼠是专干小事的了不起的野兽,

不幸的是:鼹鼠的眼睛只在鼻子底下才算锐利,

但是远处它却什么也看不清,

鼹鼠的井井有条是好事,但只适合于鼹鼠;

可是狮子王国要比鼹鼠洞大得多。

那么是否让雪豹来承担呢?雪豹勇猛,力大,

除此以外,它还工于心计,

但是雪豹对经邦治国却一窍不通,

它根本不懂什么叫民法。

它究竟能传授些什么样的治国之道?

帝王应当是个法官、政治家、战士,

可是雪豹只擅长自相残杀:

因此它不配来教育帝王的孩子。

概括来说,所有的野兽,甚至包括那头,

好像柏拉图在希腊一样,

在森林里深受尊敬的大象,

狮王都觉得不聪明,

也没有见识。

幸乎不章乎(这一点我们马上可以分晓),

那个跟狮王交情十分深厚的,

百鸟之王——鹰隼一听到狮王的烦忧,

决心为朋友承担起这个极其重要的差使,

向狮王表示愿意亲自教育它的儿子。

狮王顿时像大山从肩头卸落一样,

有一位国王作王太子的老师

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吗?

它们为小狮子整治行装,

打发它去向鹰王学习治国本领。

过了一年,两年;不管你向哪个打听,

都只能听到大家对小狮子的赞美声,

所有的鸟儿都在森林间传播太子的奇迹。

最后,满期的一年来到了,

狮玉打发人去把儿子接回来,

儿子一来到,国王马上召集众百姓,

大大小小各种野兽都应召前来:

它吻了儿子,把儿子拥抱,

它对儿子这样说:“亲爱的儿子,

你是我唯一的继承人,

我眼看行将就木,可是你刚刚走进这尘世。

因此我很愿意把王国交付与你,

现在你要当着大家的面告诉我们,

你学到了什么,知道了什么。

你认为应该怎样使老百姓得到幸福?”

爸爸,”儿子回答道。“我知道一种这里没有谁会知道的事情,

从兀鹰到鹌鹑,

哪里的水土最适合哪一种鸟,

哪一种鸟靠什么东西生存,

它产下了什么样的蛋,

我可以一五一十向您叙述鸟类的一切需要。

这是老师给你的我的毕业证书:

飞鸟们这样说不是无缘无故。

它们说我可以去捉住天上的星宿,

一旦你打算把统治权交给我,

那我马上教导野兽们筑起鸟窝。”

国王和全体野兽都叹了一口气,

议员们大失所望,

老狮子终于后悔莫及,

小狮子学的都是子虚乌有,

它说的都是文不对题。

上天安排去治理野兽的家伙,

没有必要去知道鸟类如何生活,

对帝王来说顶顶重要的,

就是要了解自己的子民有什么素质,

自己的土地能带来什么福利。

【老人和三个年轻人】

一个老头儿忙着栽种小树,

“要是造的是房子倒也罢了,可是眼看他,

却要在快离开人世的年代种树!”

邻居家三个已成年的小伙子一边议论,

一边当面嘲笑那个老头,

“如果你要得到你希望的劳动成果,

你得活上一二百岁。

难道你想做玛土撒拉第二?

老头儿,放弃你那套活儿把:

难道你还打算安排如此长久的计划?

现在你未必还有多少个可靠的时辰来磨蹭?

要是我们有这样的计划,倒还可以谅解,

我们年轻,意气风发,身强力壮,

可是老头你快要和坟墓打交道啦!”

“朋友们!”老人温和地回答道,

“从小我就习惯劳动,’

凡是我动手做的工作,

并不是只指望我个人得到成功,

因此,我承认,

这样的工作我很乐意承担。

一个善良的人,他不是光为了自己而勤劳。

我栽种这株幼树所以心里愉快,

是因为,即使我不能享受这株树的阴影,

我的子孙总有一天能享受它,

对我来说这就是成果。

能够保证将来一定怎么样吗?

或者我们中间谁的生命更长久?

死神是不是会看在青春、力量,

或者脸蛋漂亮份上高抬贵手?

唉,在我衰老的年头,我已经送过,

好些美丽的姑娘和壮健的小伙子走进坟墓!

谁又知道也许你们的大限已经接近,

潮湿的土地首先覆盖的倒是你们。”

老人怎么对他们说,后来就怎么应验。

他们中的一个坐船出门作买卖,

幸福的希望首先把他迷住,

然而暴风骤雨毁坏了轮船。

希望和坐船的人一起淹没在大海

第二个在远乡异国,

一头陷进种种罪恶的渊薮,

为了奢侈、安乐,为了情欲,

折损健康,后来付出了生命。

而第三个,在大热天喝了冷饮,

病倒在床:人们请来高明大夫为他诊治,

他们一直医治他到一命呜呼。

一听到他们死亡的噩耗,

我们善良的老人为这三个人哭泣、流泪。

【树】

看到一个庄稼人带了斧头,

“亲爱的,”一株小树就说,

“请你将我周围的树木都砍光,

我无法平静地成长:

我既看不到一点阳光,

我的树根也没有可以伸展的地方,

在我的周围自由的和风一点也吹不到,

因为林木在我的头上结成穹隆!

如果我能够摆脱它们的干扰而生长,

我在一年之内就能成为这个地方的骄傲,

我的树阴就能将全部河谷都覆盖好,

可是现在我太瘦了,简直同细株条一样。”

农夫举起了斧头,

既然小树是他的朋友,

他就给了小树帮助。

他在小树四周清除出一片空地,

然而小树的胜利并没有维持太久,

它时而受到太阳的烘烤,

时而受到冰雹、大雨的鞭打,

最后,风竟然把小树拗折成两段。

“笨蛋!”这当儿有条蛇对小树说:

“你的灾难不是你自己惹来的吗?

从前,你躲在树林里,你茁壮成长,

不论暑热,还是狂风都不能把你损害,

一些老树会保护你的安宁,

等到这批树木不再生存,

它们的时代也将消逝的时候,

那时候就轮到你越来越成长,

变得坚强有力,结实壮健,

你就不会碰到今天这样的灾难,

也许,你还能够抵挡住暴风雨。”

【鹅】

一位农夫赶着他的鹅群到镇上去卖。他用一根长竿毫不客气地催赶他们快走,因为他要去赚钱,所以急于赶上白天的集市。既然这是一个利益的问题,那么不仅是鹅,即使是人,有时候也会心急火燎的。人们可以理解农夫的急躁——可是鹅却没有感到这样的对待有什么乐趣,因此,遇到一个过路的人,他们便拼命诉说苦处:“你到哪儿能找到比我们鹅更加不幸的动物?这个农夫催着我们,赶着我们,就像我们是些普通的鹅那样。这个笨蛋不知道,他应该对我们尊重些,因为我们是拯救了罗马的鹅的后代。是的,人类甚至为他们举行了庆祝呢!”

“那你们凭着什么要求特殊对待呢?”过路人问他们。

“什么,凭我们的祖先呗!”

“是的,我知道,我读到过——但你们又有什么用呢?”

“我们的祖先拯救了罗马!”

“不错,不过你们干了些什么呢?”

“我们?怎么了,什么也没有干。”

“那么你们有什么用呢?别去打搅你们的祖先吧!他们得到的光荣是他们所应得的。但是你们,我的朋友们,只能用来烤着吃。”

【猪】

猪跑进大户人家院儿里混事,

马圈旁,厨房后,它逛来逛去。

垃圾里拱食,马粪里憩息,

难免污水浇头犹如淋雨。

她转了一圈回家,自是依然如故。

碰上了牧人,牧人搭话相叙:

“这次你可开了眼界,老猪?”

据说阔人家里珍珠如土,

而且一家更比一家富足。”

猪哼哼着说:“那是胡言乱语,

除了垃圾马粪,哪有什么财富?

可惜白白劳累了我的嘴巴,

在整个后院里拱来拱去。”

我的比喻可别惹人生气:

有些批评家和这老猪酷似。

不管提起一个什么问题,

他们所见,只是一片漆黑。

【苍蝇和赶路的人】

七月里一个暑热难当的正午,

一辆四匹马的轿式马车,

载着贵族一家人和行李包,

顺着一条松散的沙砾小道,

拖拖拉拉往山上跑。

马匹已经筋疲力尽,不管赶车人怎么着忙,

车辆不再动一动。那马匹克星赶车人,

从座位上跳落地,

同仆人用两条鞭子抽打马的两边,

依旧不顶用。这时从马车上又下来了:

贵族老爷,他的太太、女儿、儿子和家庭教师

可是,车上还是装得结结实实,

尽管马匹可以把车辆拖动,

但是踏着沙砾登山依旧十分艰难。

这时一只苍蝇飞来。人家有难,岂能不救?

于是它挺身而出:竭尽蝇的全部力气嗡嗡叫,

它在马车四周飞来飞去。

一会儿舔舔拉边套的马的脑门,

一会儿忽然代替赶车人落在驭座上,

或者撇下了马匹,

前后纵横在人们中间窜来窜去,

正好像一个承包商贩在市场里奔忙一般,

并且只管抱怨,

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它的忙。

仆人有说有笑用小步拖着跟在后面走,

家庭教师和贵族太太低声说着悄悄话,

贵族自己也忘记他需要维持秩序,

却同女仆走向针叶林找蘑菇作晚餐,

苍蝇依然嗡嗡哼着,好像只有它一个,

关心着所有的事情。

就在这时,疲劳的马一步步慢慢走上比较平坦的道路。

“好,”苍蝇说道:“现在托福上帝!

请各就各位坐下,祝你们大家一路平安,

可我得好好休息一下。

我已经没力气张翅飞了。”

人世上就有许多这样的人,

他们喜欢到处去插一手,

他们喜欢瞎忙,其实别人根本不需要他。

【雄鹰和蜘蛛】

一只苍鹰穿过云层,

直上高加索群山的山顶,

在一棵百年的雪松上暂停,

观赏那脚下的轮廓分明的广大世界。

从那里它仿佛能够看到大地的极境:

那一头有河川曲曲弯弯流过草原,

这一头有灌木林与牧场尽力装点,

那充满春天气息的繁荣,

远处还有汹涌澎湃的里海,

它黑魆魆的,好像是乌鸦的翅膀。

“赞美你,主宰宇宙的宙斯,

你训练我得到翱翔高飞的本领,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不可到达的高度。”

苍鹰向宙斯欢呼道,

“从这里我看到了谁也无法,

飞到的那个世界的如画美景。”

“我看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吹牛家。”

一只蜘蛛从枝头上回答苍鹰说,

“伙计,我蹲在这里,可不比你低呀?”

鹰一眼看去,不错,真有一只蜘蛛,

在它头顶的细树枝上,

四面布下蛛网,

蜘蛛好像要把网织得鹰看不见阳光,

“你是怎样登上这高处的?”

鹰发问道,“就是那些最勇敢的飞行本领最强的鸟,

也不是个个都能飞到这里来,

你没有翅膀,又这样弱小!难道你是爬上来的?”

“不,我可不敢爬上来。”

“那么你是怎么上这儿来的?”

“我是攀附在你的身上,

我在下面蹲上你的尾巴,你自己把我带上来的,

可是在这里,就是没有你,我也能站得稳,

因此,在我的面前,请你不要自吹自擂,

要知道,我……”就在这当儿,不知从哪里吹来的狂风又把蜘蛛吹到了最底层。

不知你们怎么想,不过我觉得,

那些既不动脑筋、又不辛勤劳动的人,

常常也像这些蜘蛛一样,

拉着达官贵人的尾巴,拚命往上爬,

他们挺胸凸肚,

好像上帝让他们赋有了鹰一般的力量。

可是只要风一吹来,

他们就连同蛛网一起给刮走。

【母鹿和托钵僧】

年轻的母鹿失去了心爱的孩子,

却在林中找到了两头狼仔。

她用她那含奶的乳头

哺育狼仔,履行慈母之职。

一个托钵僧就住在林中近处,

他对此鹿的行为感到十分惊异:

“啊!你在爱谁,蠢东西?

你在为谁消耗你的乳汁?

莫非你想他们报答你的恩义?

莫非狼的凶狠本性你竟不知?

有朝一日,他们会把你弄死!”

母鹿回答说:“也许如此!

我现在根本没有考虑此事,

惟有母爱是我所眷恋珍惜。

如果我不把他们哺育,

乳房将胀得使我痛死。”

真正的善行绝不期望报恩。

世上有真正的好人,

他们把财产分给亲近,

否则就会难受万分。

【狗】

从前有过一条小狗,

主人待它很优厚。

它本该知足,吃喝不愁,

但它有偷嘴毛病,实在糟透。

只要家里藏着一块肉,

它立即把它悄悄衔走。

主人对这狗用尽了办法,

改掉它的毛病竟不能够。

最后来了一位朋友,

他给主人出了一条计谋:

“朋友,表面上你很严厉,

实际上却怂恿它偷,

因为偷得之物你让它享受。

以后,你倒不必打它,

所偷之物却定要拿走。”

这一方法竟然十分有效,

偷嘴的小狗果真不再偷。

【鹰和田鼠】

对于任何人的建议

都不要忙于鄙弃。

要考虑它是否合理。

一只雄鹰偕同他的妻子

从远方来到密林定居。

他们打算筑巢迎接幼子,

选定了高大橡树一株。

田鼠大着胆向鹰建议,

这棵橡树上安家不合适,

它的根部几乎已经腐朽,

也许很快会折断倒地,

因而筑巢工作要停止。

我们的雄鹰十分爱面子,

接受田鼠的意见太不得体,

谁人不夸雄鹰的眼力疾!

田鼠怎能把鸟王的事干预!

鹰对田鼠的建议未置一词,

奋力加快了筑巢的进度。

新巢落成了,接着雏鹰出世,

它们幸福快乐,真惬意!

有一次,可出了意外之事。

矫健的雄鹰从天际飞回,

给妻儿们带着丰富的食物,

但他看到橡树已经倒地,

他的妻子儿女都被摔死。

鸟王伤心得头晕眼发花,

他说:“这是对骄傲的惩罚,

谁能想到小小的田鼠,

竟能预料得一点不差,

悔不该没有听从他的话。”

田鼠跑出洞来向他回答:

“只怨你当初骄傲自大,

听不进去我说的话,

树根的情况我很清楚,

因为我在地下打洞熟悉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世界名著 ·世界名著英文版 ·少儿故事 ·经典童话 ·查理九世全集 ·笑猫日记全集 ·淘气包马小跳书 ·伍美珍小说 ·绘本故事 ·小学生诗词
课外书|读后感|话题作文|作文素材|专题作文|单元作文|英语作文|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