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皮皮阅读 · 克雷洛夫寓言
目录
位置: 主页 > 图书读物 > 克雷洛夫寓言 >

第五卷

发布时间:2016-01-15 13:06:05

【杰米扬的鱼汤】

“我的好邻居,好朋友

请,请,请吃呀。”

“亲爱的邻居,我已经吃得满到喉咙啦。”

“这没关系,再来一小盆,告诉你:

这的的确确是烧得最美味可口的鱼汤!”

“我已经吃过三盆啦。”“哎呀,你算它干什么,

只要你喜欢就尽量吃,

再说这也是为了健康:把它吃完!

这是多好吃的汤呀!味道鲜美:

它浮着一层浓厚的油仿佛琥珀一般。

亲爱的朋友,让我们喝一个痛快,

请吃鳊鱼,内脏,还有鲟鱼片。

再吃一小匙,我的妻,快出来款待客人!”

邻居杰米扬就这样拚命请邻居福卡吃喝,

不让客人休息,不让他有片刻停顿,

可是福卡早就吃得汗水像冰雹子一般落下,

但是他又接过了一盆汤,

他集中了最后的力量,

把鱼汤都喝光了。“我就喜欢这样的朋友!”

杰米扬叫道,“那种傲慢的性格我可不能忍受,

好,再吃一盆吧,我的亲爱的。”

这时候我们的可怜的福卡,

尽管喜欢吃鱼汤,但是面对这种灾难,

他也只好双手抓起腰带和帽子,

神志不清地赶快回家——

从此他的脚再也不上杰米扬家的门。

作家,你若真有才华,你会是幸福的,

然而如果你不善于及时沉默不语,

你又不怜惜亲朋好友的听觉,

那么你要知道,不管你的散文还是诗,

将比杰米扬的鱼汤还要使人难受。

【小老鼠和大老鼠】

“亲家,你可曾听见个好消息?”

小老鼠跑来向大老鼠报喜,

“听说,猫儿落到了狮子的掌心里,

如今也该让咱们松口气!”

“亲爱的,你切莫太高兴,

你切莫空欢喜,

要是猫和狮子干起来,

狮子准要头落地。

要说谁的本领大,

哪个能和猫儿比?”

这样的人,屡见不鲜,没啥希奇,

他要是怕谁,

谁就是天下无敌。

【金翅雀与鸽子】

金翅雀陷进了樊笼,

扑打撞跌痛苦欲绝。

旁边有一位看笑话的,

是一只不懂事的小白鸽。

“丢人哪!丢人哪!

大天白日的,竟能被捉!

我可不会这样被人骗过,

我敢说,我完全有把握。”

鸽子正说得扬扬自得,

忽然他自己落入了网罗。

真有这样的绝妙巧合!

小白鸽呀,小白鸽,

幸灾乐祸的话儿可说不得。

【潜水者】

古时候有个皇帝产生了可怕的怀疑。

科学带来的害处是否比好处还多?

读书识字是否会使人的心脏和双手变得衰弱无力?

他是否这样就比较聪明:

把所有有学问的人都从王国中撵走?

可是这个皇帝为了让他的皇座增光,

全心全意关心他的子民的幸福,

因此,

他没有听凭自己的性子,或者自己的偏私,

作出随便什么决定,

而是命令召集议会,.

每个人在议会里可以不用天花乱坠的辞藻,

而只是根据常识明白、清楚,

说出自己的想法。是或者否,

这就是说,把有学问的人都赶出国家去呢,

还是照旧让他们留在这个国家里?

但是不论议会里怎么讨论。

有人当场发表自己的设想,

有人通过秘书写的稿子表达见解,

大家只是把问题弄得更加糊涂,

而由于莫衷一是,把皇帝的脑子都弄昏了,

有的人说:不学无术就是黑暗,

上帝所以赐我们以理智,

让我们理解上天的真谛,

就是他希望人类要比不会说话的畜生聪明,

还说,按照上面这个目的,

学问能够给人们带来幸福。

另外一些人却肯定,

有了科学人们只能变得更坏。

一切学问都是梦呓,

它只能败坏人们的风俗习惯,

还说,正是因为教育,

尘世上最强大的王国才归于灭亡。

简而言之,双方各讲各的,

把问题闹得不可开交,

文牍写得堆成山一样高。

可是关于学问的争论,还是照样不得要领多。

于是皇帝采取进一步措旅,他向四方召见有识见的人,让这些入举行会议,

要他们裁决学问是否有益的问题。

然而这个方法也并不见效,

因为皇帝必须支付他们巨额俸金,

因此他们之间意见出现分歧,

对他们来说这倒是取之不尽的财源,

如果让他们随心所欲,

那么直到现在他们一定一面拿俸金,

一面还是议论纷纷。

可是皇帝不能拿国库开玩笑,

他一看出毛病,就迅速把他们遣散。

然而同时,皇帝的疑惑一刻比一刻加深。

有一回他到野外散步,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个问题,

他看到面前有一个苦行修士,胡子灰白,

双手捧着一本巨大书册。

苦行修士的目光庄重,可是并不忧郁,

他的嘴角挂着微笑,

露出善良与和蔼可亲的神情,

他的脑门上深刻的痕迹显示他善于思索。

皇帝同这个苦行修士淡起话来。

他看到苦行修士的学识非常渊博,

就要求这个贤人来解决那个重要争论。

学问带来的是好处多还是坏处多?

“皇上,”老人回答道,“请准许我在你面前,

讲一则普通的寓言故事,

这是多年来的屡考启发了我。”

于是他经过一番思索之后,这样开头:

“在印度的一处大海之滨,

居住着一个渔夫,

他在贫穷和忧患中度过了漫长的春秋,

他死了,留下三个儿子。

但是孩子们看到,

他们要靠鱼网来养活就免不了穷困,

而且他们也瞧不起父亲这门本领,

他们动脑筋从海里捞取另一种贡品,

不是鱼,而是珍珠;

他们不但会游泳,而且还会潜水,

子是他们立即改变旧行当,

亲自动起手来。

但是,这三个人的成就可大有差别,

有一个要比其他两个懒惰,

他一直在岸上奔来奔去。

他甚至不想弄湿自己的双脚,

于是他只好耐心等待。

波浪把那珍珠打到他的跟前,

他这样懒惰,

要养活自己就比较勉强。

第二个,

他一点不害怕艰苦劳动,

而且善于凭气力挑选深水区游去。

他潜游到海底弄到许许多多珍珠,

他的财富越来越增长,生活富足。

然而老三却受到追求财宝的贪婪念头所折磨,

他这样同自己计议盘算:

“尽管靠近海岸地方就能找到珍珠,

但是看来,不应当等待财宝自己上门,

如果我能够一直潜到海底最深的地方,结果会如何呢?

说不定那里的财宝多得像山一样不可数计。

珊瑚、珍珠以及天然宝石,

这些东西就等你去采集。”

这个疯狂家伙被这种念头迷住,

他就跳进那汪洋大海里,

而且,他挑选的是黑漆漆的最深水域,

他落进了漩涡里;但立刻被漩涡所吞没。

他并没有潜到海底,因为他目空一切,

他付出了他的生命作代价。

啊,皇上!”这个哲人说,

尽管在学问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幸福的来由,

然而狂妄自大的智慧只能在其中找到漩涡,

以及自己致命的毁灭。

这和采珍珠只有一种差别,

他的毁灭常常造成其他人同归于尽。

【贵妇人和两个使女】

一个喜欢挑剔、吵闹、唠叨的贵族老太太,

雇了两个年轻姑娘当女佣,她们的命运就是从清晨到深夜,

双手纺纱,一刻不停,

可怜的姑娘累得没法活下去,

不论平常还是节日对她们全都一样,

这个老太婆从没有安静的时候:

白天她不让姑娘在纺纱之后喘口气,

黎明当她们还在熟睡的时候,

她们的纺纱锭子就已经跳个不停。

当然,有时候老太婆也会迟到,

可是在这个家里有一只该死的公鸡

只要公鸡一啼叫,老太婆马上就起床。

她披上皮大衣,戴上棉帽,

给壁炉点上火,

又是唠叨,又是叫喊,走向纺纱姑娘的卧房,

用瘦骨嶙岣的手把她们推醒。

有谁不听,就请她吃棍棒,

打破了她们黎明时甜蜜的好梦。

对老太婆又有什么办法?

可怜的姑娘只好皱皱眉头,打个哈欠,

尽管不乐意,还是无可奈何地离开了她们温暖的卧床,

到明天又是老样子,只要公鸡一叫,

姑娘们同主妇的故事又周而复始。

把她们叫醒,要她们在纺机上卖命。

“你好呀,你这个恶鬼!”

那几个纺纱姑娘透过牙齿缝咒骂公鸡,

“如果你没有啼鸣,我们也许还能多睡一会,

你总有一天要遭瘟。”

于是纺纱姑娘们找准一个机会,

毫不怜惜地扭断公鸡的脖子。

结果如何呢?她们本来希望得到轻松,

可是实际上出现的

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虽然,公鸡已经再也不唱——

她们的恶魔已经不复存在,

但是这个贵族太太,生怕错过时间,

她们刚刚躺下,几乎不让她们阖上眼睛,

每一次总是很早就把她们弄醒,

早到所有公鸡都还没有开始啼鸣。

姑娘们很迟才醒悟到,

她们刚从火里逃出来,又落进了火坑。

人总是希望摆脱麻烦事儿,

可是他常常落到同样的命运,

你刚刚除去一件麻烦事,

你瞧,又招来其他更坏的麻烦。

【石头和蚯蚓】

一块石头躺在地里,

他针对时雨发出了非议:

“嘿!它算出足了风头,

它有什么了不起!

你瞧,人们像恭候贵宾似的,

对它欢迎备至。

它到底作出了什么功绩?

只不过飘洒了两三小时!

人们何不打问打问我的身世:

我长期住在这里,文静、谦虚,

随遇而安,彬彬有礼。

但我从未听到过感谢之词。

怨不得人们咒骂这个世界,

的确一点也不公平合理。”

“住嘴吧!”发话的是只虫子,

“雨下得虽短,但滋润了苦旱土地,

它将农夫的期望变为现实。

你在地里完全无用,而且多余。”

有人夸耀自己四十年的服役期,

他和这块石头十分相似。

人们从未得到他的丁点儿好处。

【狗熊照看蜂房】

春天,蜂箱须人照管,

众兽齐把大熊推选。

本来该挑个可靠些的,

也免得后来失悔遗憾。

好多人自告奋勇都不挑,

偏偏要把米什卡作候选,

谁人不知它爱吃蜜,嘴特馋?

米什卡管事秽闻传遍,

它把蜂蜜往自个家里搬。

走漏了风声,事情被揭穿,

依法起了诉,舆论哗然,

大熊被迫辞职,回家赋闲,

然而蜂蜜却未被追还。

熊满不在乎地躺在洞里,

把蘸着蜂蜜的爪儿舐,

它逍遥过冬,等待时来运转。

【镜子和猴子】

猴子在镜中看到了一副面孔,

它用脚轻轻地碰了碰大熊:

“你看,老兄,这是一副怎样的尊容!

又丑又怪,实在太不平顺。

要是我的模样稍稍和他相近,

我可要难过万分寻自尽。

不过我也还有一些至亲,

他们丑陋得实在惊人。

晤,大概总有五六个吧!

我可以道出他们的姓名。”

“亲朋何劳你细论,

最好关心关心你自身。”

可惜米什卡的建议,

只被当成了耳边风。

在这世上岂乏这样的事例,

谁会承认漫画里画的是自己?

昨天我就见过克雷梅奇,

他的手脚不净,尽人皆知,

大家当着他面说起贪污秽事,

他却把眼睛瞟着彼得做暗示。

【蚊子和牧人】

牧入仗着牧犬在旁守卫,

在树荫下面安然大睡。

毒蛇从草丛中亮着毒牙爬来,

眼看这牧人便要受害。

好心的蚊子连忙前来营救,

它狠狠地叮了牧人一口。

牧人被叮醒了过来,

打死了毒蛇免了灾。

朦胧中他还拍了蚊子一掌,

可怜的蚊子丧命身亡。

弱者对强者可别去刺伤

否则难免这蚊子般的下场。

这样的事情世上多有,

休说什么你是好心帮忙。

【农夫和死神】

一个一生穷困劳累弄得枯瘦如柴的老头,

在凛冽寒冬打了一捆枯树枝桠,

一步挨一步慢慢走回他烟雾弥漫的破房,

在柴捆沉重的负担下他又是叹气又是呻吟,

他背着木柴走啊走的感到了疲劳不堪,

他立停下来。

把木柴从肩头卸到地上,

他坐在柴捆上,叹了一口气,想到了自己。

“为什么我这样穷,我的上帝!

简直什么都没有,可还得养活妻儿老小,

还得应付人头税、劳役租、租税……

什么时候让我在人世上

哪怕过一天快活的日子?”

他就在这样的忧郁苦闷中,对命运的抱怨中,

召唤着死神,而死神离开我们并不遥远,

一刹那间就在背后出现,

并且说:“为什么你叫唤我,老头?”

一看到死神那种狰狞可怖的面目,

可怜的人简直发不出声音,他慌慌张张说:

“你别发火,我请你来,

是为了求你帮我把这捆柴背走。”

我们从这一则寓言里可以看到,

尽管活着令人难受,

可是死亡更使人痛苦。

【骑士】

古时候有一个骑士,

一心想经历种种伟大的冒险,

他准备去攻打幽灵,攻打魔法师;

他披上铠甲,命令把马拉到台阶前,

然而在他跨上马鞍之前,

他认为有责任向马匹发表一通演词,

“听我讲话,英勇而忠诚的马匹,

越过田野,翻过高山,穿过密林,

遵照骑士律令吩咐我们的,

你的眼睛看到哪里,就向那里奔去,

去探索那通向光荣殿堂的道路。

到了我完全制服凶狠的喀拉蚩人,

取得一个中国公主做我的夫人,

并且再征服两三个王国的时候,

那时候我决不会忘记你的辛劳,

我要同你共享全部荣光,

我要下令为你造一所像宏伟的宫殿一样的马房,

到了夏天,我要带你到草原上吃一个饱。

到现在为止你还不大认识燕麦,

到那时,我们这儿就会应有尽有,

你的饲料就会是大麦,还能喝到蜜酒。”

骑士立刻跳上马鞍,放松缰绳,

可是这匹年幼的马,什么地方都没有去,

而是径直向马厩奔去。

【影子和人】

一个爱淘气的人想捉住自己的影子:

他刚向影子走去,影子就冲到前面,再走一步,

影子又跟着冲到前面;最后他奔跑起来,

但是他越是加快步伐,影子也越是跑得快,

影子好像稀世宝贝,永远抓不到。

于是我那个怪人突然向后退去:

但他回头一看,影子也在他后面紧跟而来。

美丽的姑娘!我已经好多次听到:

你们以为指的是你们?不,说实话,不是指你们,

我是说我们同命运女神打交道也总是如此,

有的人耗尽全力,拚命追求好运气,

结果白白浪费辛劳与时间,

可是有的人明明跟命运女神背道而驰,

结果不,命运女神反而自己喜欢去追逐他。

【农夫和斧头】

一个农夫伐木造屋,

他对自己的斧子总过不去。

斧子变钝了,他越发恼怒,

自己胡砍一气,却怪罪于斧。

他的严厉的责骂声不住,

欲加之罪,又何患无辞!

有一次他骂道:“不中用的东西,

今后砍树我不再用你,

你只配用来削削细枝。

别人非用斧不可的场合,

我用刀完全能够对付,

你不看我有的是力气和技术。”

斧子回答得谦恭又和气:

“我的主人,请你三思,

免得将来追悔莫及。

我愿服从你的意志,

我愿为你服务不拘方式。

我之变钝乃因你不够爱护,

靠刀你不会造出木屋。”

【狮子和狼】

狮子吃着早饭,佳肴是羊羔一只。

一只小狗在狮子面前走来走去。

它从狮子爪下取了一块羊肉,

狮子毫不动气、任凭它去,

因为小狗实在年幼不懂事。

狼看在眼里,便暗下自思:

狮子一定不是那么有力气,

既然他对小狗如此姑息。

于是狼也伸出爪子把羊肉去取。

狼可倒霉了,它成了狮子之食。

狮子一边撕掳,一边发话:

“朋友,你白学了小狗的样子,

以为我对你也会姑息。

它还无知,你却大了,应该懂事。”

【狗、人、猫和鹰】

从前有一个人,结识了几位弟兄,

那是一只狗、一只猫,还有一头鹰。

他们的交谊亲密永恒,真挚单纯,

几乎同桌共餐,不用说同室共寝。

他们的誓言很是动人:

互相帮助支持,祸福与共,

如果临到关键时刻,

为朋友不辞万死,不惜一命。

有一天,他们同去打猎游玩,

都疲倦了,路走得的确很远。

于是停了下来在河边休息,

有的躺,有的蹲,都眯着倦眼。

忽然从林中跑出了一只狗熊,

那熊张着大嘴,灾难突然来临。

猫窜进了林子,鹰冲上天空,

可怜的人啊,眼看一命归阴。

多亏那犬忠贞又勇敢,

扑上前去,扭住,咬住,竭力奋战,

忍住巨大的疼痛,甘受熬煎,

最后,它把生命为友谊贡献。

那人呢?可耻啊,人类!

他无法与那个忠犬相媲美。

乘着犬熊相搏的机会,

他提着猎枪,悄悄把家回。

口头上的应承自然甜蜜轻松,

患难之中才能看到真心。

世上的真朋友也真难寻!

我还不少见过另一样友情

一个人在灾难中营救了别个,

正像这则寓言中忠诚的犬兄,

他却在灾难中被朋友遗弃,

到头来还遭到咒骂声声。

【痛风和蜘蛛】

痛风和蜘蛛都是地狱为尘世而生,

拉封丹把这个消息在人世间传开,

我不想在他之后再来评论衡量,

这样说究竟有多少真实,什么理由,什么原因,

但尽管如此,作为寓言,

你可以闭起眼睛相信,

并且,一点都不怀疑,

正是地狱产下了蜘蛛和痛风。

痛风和蜘蛛日长夜大,终于到了让孩子们出去创业的时候,

(对一个善良的父亲来说,孩子多了,在他们没找到差使前总是个负担。)

它们的父母放它们到我们人世时,

对它们说过:“孩子们,

到世界上去,划分各自的地盘!

我对你们抱有巨大的希望,

你们两个都要在那里维护我的光荣,

只不过你们两个都会使人们感到厌憎,

你们瞧:从这儿向前看,

你们之间应该把地盘划分,

你们看到吗,这儿有豪华的住宅;

那边却是寒伧的茅屋。

在这些地方是宽敞、富裕、美好;

而在另一些地方却是狭窄,

辛苦和贫困。”

“我绝对不要去茅屋,”

蜘蛛这样说。“可是我不需要住宫殿。”

痛风说,“让我的哥哥住宫殿吧,

我喜欢住在农村,那里离开药房远,

要不然,医生就会,

把我从每个豪富的家庭里赶出去。”

这样谈妥以后,兄妹俩就出发到人间。

在一处豪华的房间里,

蜘蛛给自己划好地盘:

它在色彩斑斓的糊墙花缎上,

又在镀金的房檐上,

布满了蛛网,

以便尽量捕捉苍蝇,

到了黎明它刚刚把活儿做好,

就来了一个仆人把全部蛛网都用刷子扫掉。

我们的蜘蛛很有耐心,它转移到了炉子周围,

人们又用扫帚把蜘蛛扫走,

我们的可怜的蜘蛛一会儿这里,一会儿那里,

但是它刚想张网立脚,

不是刷子,就是羽毛帚到处跟踪而来,

于是全部工程都给毁掉了,

它自己也常常连同蛛网一起掉下来。

蜘蛛绝望了,它跑到城外,

去看看它的妹妹。它这样说:

“她在乡下,日子一定过得像王后一样。”

蜘蛛找到了她,可是在庄稼人那里,

它的妹妹比任何蜘蛛还要倒霉:

主人带着她一起去割草,

还带着她一道砍柴,一同担水。

普通老百姓都有一种体会,

你越是把痛风折腾得厉害,

你就越是能够迅速摆脱痛风。

“不,哥哥,”痛风说,“我在乡下已经无法生存。”

可是哥哥倒是对这一点感到高兴,

它马上同妹妹交换了地盘。

它爬进了农夫的木屋,布置下它的宿营地,

它既不怕刷子,也不怕扫帚来清扫,

它在天花板、墙壁、墙角落布下蛛网。

至于痛风它告别乡村,立刻上路,

来到京城,在最豪华的宅邸,

扎进一个白发苍苍老爷的大腿里,

这是痛风的天堂!可是老头儿从此不得安宁。

痛风和绒毛褥子再也离不开他。

从这时起哥哥再也不同妹妹相见,

它们俩各得其所,

一致满意自己的命运。

蜘蛛在肮脏的茅屋里称心过日子,

痛风则在富豪和名人家里窜来窜去,

它们俩都干得很出色。

【狮子和狐狸】

某狐狸碰上了狮子,

她吓坏了,简直魂不附体,

狮子可是从未见过之物。

过了几天,狐与狮又一次相遇,

这一回,狐已不像上次那么恐惧。

第三次,他们又碰上了,

狐狸还过去和狮子交谈了几句。

有时我们害怕某个人士,

正因为我们和他没有过接触。

【藤草】

园里长出一枝啤酒花藤,

它缠绕在直竿上,爬高上伸。

藤儿对着直竿嘀嘀咕咕,

把园外的一株小橡树讥讽:

“你瞧那小橡树的德性,

它怎能与你相提并论?

你那亭亭玉立的身段,

怎不使它自惭形秽万分!

橡树妄自几片叶子,

花不成花,粗鄙得叫人恶心,

大地哺育着它,可真不公平。”

过了一个星期,

园主人把竿儿拿去当柴烧了,

却把小橡树移植到园中。

他的劳动没有白费,

橡树很快扎了根,

枝儿、叶儿都欣欣向荣。

你看,啤酒花藤那家伙,

又缠到了橡树身上,

对它千般夸奖,万般奉承。

这就是谄媚者的品行,

他会说得天花乱坠,荒诞不经,

你想要些什么,他便曲意奉承。

但你且莫把他当做好人,

一旦你遭到什么不幸,

他是离开你的第一个人。

【大象得宠】

有一次,大象获得狮王的宠信。森林里一下传开这个消息,跟平常一样,大家纷纷猜测起来。大象既不漂亮,又不讨人喜欢,谈得上什么风度仪态!大象凭什么钻营到这份恩宠?众兽之间在互相谈论。

“要是它有条蓬松轻软的尾巴,那我就不会感到奇怪了。”狐狸转动自己的尾巴说道,“或是嘛,小妹妹,它靠了它的脚爪才一时得宠。这样就没人会觉得什么特别了。可它并没有这样的脚爪,这是谁都知道的呀。”

“可能是为了它的一对长牙而得宠的吧?恐怕是人家把它的牙当成角啦!”一头公牛出来插嘴说。

“这不是挺明白的事,它用什么来得到人家的青睐,用什么来达到它的显贵的地位,我一眼就猜得出来,没有那时长耳朵,它就无法获得狮王的恩宠!”驴子扑扇着长耳朵说道。

尽管我们不注意,我们往往用赞美别人来抬高自己。

【乌云】

一块庞大的乌云穿过了,

被暑热弄得疲惫不堪的地方,

它没有落一滴雨水来滋润田野,

却把大量雨水倾注在大海,

可是它还要在高山面前夸耀自己的慷慨,

“你凭这种慷慨,

究竟做出什么好事来?”

高山对乌云说,

“看到这种景象真叫我痛心,

如果你把你的雨水去灌溉田野,

你就能使一大片地区避免灾荒,

可是在大海,朋友呀,没有你水就够多了。”

【诽谤者和毒蛇】

荒谬的是硬说魔鬼们不讲究公道,魔鬼们时常显出他们是喜欢公平办事的。我愿意举一个最近发生的实例来加以证明。

当地狱的全体“大亨”们堂而皇之地游行的时候,诽谤者和毒蛇,为了在这庆祝胜利的典礼中谁该排在前头的事,争吵起来了,两个魔鬼都觉得自己是被轻视了,弄得十分愤激。

那未,在争名位的高下方面,谁显得条件强些呢?在魔鬼的王国里,当然是对人世间作恶最多的那一个。所以在长长的激烈的争吵之中,诽谤者为了说服他的敌人,就伸出他的毒舌头来,毒蛇就露出它十分自负的毒牙来,它嘶嘶地叫着,它不甘心受人冒犯,它尽力挤到前面去。

的确,看上去诽谤者要失败了;但是魔王忍耐不住了,他仁爱地屈尊帮助诽谤者,他亲自干涉这场纠纷,命令毒蛇排在后面。“虽然我完全承认你的价值,”魔王说道,“但我觉得他所要求的优先权比你更有道理。你是恶毒的,你的毒牙可以致人死命,谁要跑得太近了,你咬起来就百发百中;当谁也对你没有恶意的时候,你咬人(这也非同小可),可是,你倒说说看,有谁离你远远的而被你中伤过,就像被诽谤者恶毒的舌头所中伤一样?人们尽管越过山跨过海,再远也逃不掉诽谤者的中伤。你应该同意,和你比起来,诽谤者能够作更大的恶;所以,正是你该排到后面去,而且请你以后要更加谦卑一点!”

从这一天以后,毒蛇在地狱里就对诽谤者退让了。

【命运女神和乞丐】

一个乞丐带着一只陈旧的破袋,

在人家窗子底下溜达,

一边,抱怨着自己的命运,

他时常觉得奇怪:

那种住在豪华住宅里的人们,

他们的生活快乐美满,财富多得要命,

可是不管钱袋里已经装得不能再满,

还是不知道满足。

他们甚至贪婪到了没有一个止境;

他们往往为了获得新的财富,

而失去他们原来的一切。

举例说吧,过去这所房屋的主人,

他的买卖做得十分幸运,

生意越来越兴隆。如果他能够及时知足,

就能够太太平平活到寿终,

可是他却把这份买卖让给别人,

到了春天他派出轮船航行大海:

指望赚到黄金成堆;可是轮船给打坏了,

他的全部财物都沉到海中,

如今它们都在海底,

他眼看自己要发大财,却是春梦一场空。

还有另一个人,他做起承包商,

赚到了一百万,

他还嫌太少:还想再增加一倍,

还想捞到更多的钱,结果彻底破了产。

总之,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成千上万,

真是活该:人应该知道分寸。

就在这时候,命运女神忽然出现在乞丐面前,

对他说道:

“告诉你,我早就想来帮助你,

我已经搜集到成堆的金币,

把你的袋子放在下面多,

我要把它装得满满,不过有个条件,

落到你袋子里的都是金子,

只要它从袋子里落到地上,

它就会变成一堆垃圾。

当心,我预先警告过你:

我奉命坚守我们的严格的条件,

你的袋子已经破旧,装不下许多金币,

只能够适可而止。”

我们的乞丐高兴得简直透不过气来,

他简直感觉不到脚下还有大地,

他打开他的钱袋,于是金币十分慷慨地像雨水般落到他的袋子里,

袋子已经变得十分沉重。

“满足了吗?”“还没有。”“袋子快破啦。”

“不怕。”

“瞧,你已经变成克罗伊斯了。”“还少,还少着呢。

再扔一小把吧。”

“喂,够了!你瞧,袋子已经快撑破啦。”

“再来一小把。”但是钱袋马上就裂开,

金币纷纷落在地上,霎时化为乌有,

命运女神隐身不见,眼前只看到一只袋子,

乞丐照旧成为乞丐。

【青蛙和朱庇特】

世居山下的泽国之蛙,

春来往山上搬了家。

她挑了个荫凉的低洼,

树荫下,草丛中,其乐无涯。

怎耐好景并不常在,

春去夏来,炎热难耐。

实在干涸啊,青蛙栖居之地!

苍蝇走动都不会把脚沾湿。

青蛙在洞中乞求上大:

“上天啊,你可不要让我受灾受难。

你该让那大水漫到山巅,

宅中永远润湿我才喜欢。”

青蛙无休无止地乞求,

最后竟把朱庇特诅咒。

她说朱庇特枉为神灵,

不懂事理,也无同情之心。

朱庇特听了并未生气,

他却把青蛙厉声申斥,

“蠢东西,你休再聒聒絮絮。

我怎能随着你的意

把人们尽数淹毙?

你最好滚回你的泽地。”

这样的人们我们可不少知,

他们只顾自己,哪管其余?

只要我能过得安逸、舒适,

随便它整个世界付之一炬。

【狐狸建筑师】

狮子十分喜欢养鸡,

他的养鸡业却不景气。

原因倒也十分简单,

鸡室四通八达出入容易。

有的鸡被人偷走,

有的鸡却自己走失。

为了扭亏,免于忧心事,

狮子决意把新鸡舍建筑。

设施要严密,房子要坚固,

既防小偷,又要住得舒服。

有人给狮子推荐,

狐狸是最好的建筑师,

于是,工程便委托给了狐狸。

狐狸十分能干而且卖力,

工程胜利开始,如期结束。

大家纷纷来参观鸡的新居,

建造得果然十分令人满意,

真是应有尽有设备齐。

栖架、食槽,生蛋的地方幽静,

有地方取暖,也有地方把暑避。

狐狸得到了优厚的酬谢,

大家都夸奖它的建筑技艺。

于是鸡群立即迁入了新居。

情况好转了吗?绝非如此!

鸡数日益减少,尽管墙高宅固,

事情真是令人难以解释。

狮子下令埋伏起来捉贼,

果然捉到了一个无耻之徒。

谁呢?原来是狐建筑师。

它修的房子别人无缝可入,

它却给自己留了一条通路。

【诽谤】

我们犯了一种什么错误以后,

总是把罪名推到别人身上,

而且常常这样说。

“如果不是他,我脑子里不会想到这样做。”

假如没有什么人可以推,

就说这是魔鬼在作怪,

尽管魔鬼当时根本没有在场。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请你听听其中的一个。

在东方有一个婆罗门,

尽管嘴上讲起来他有虔诚的信仰,

可是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在婆罗门中也有伪君子。)

但这一点暂且放一边,事情如此这般:

其他婆罗门教徒大家都过着虔诚的生活,

只有他一个奉行另一种教规,

而且最使他痛心疾首的是,

他们的长老为人非常严厉,

无论谁都不敢触犯教规。

但是我们这位婆罗门却并不气馁,

在斋戒的日子,他动脑筋,

能不能偷偷弄点好吃东西来尝尝?

他弄到一只鸡蛋,等到半夜,

他给蜡烛点上火,

拿鸡蛋在蜡烛上面烤,

他将鸡蛋在烛火上轻轻转动,

一边目不转睛盯着鸡蛋,想着大口吃鸡蛋的味道,

他还讥笑那长老,议论道:

“你可捉不到我的把柄,

我的长胡子的朋友!

我要称心如意吃掉鸡蛋。”

但是就在这时候长老突然来到婆罗门的修道小室,

他亲眼目睹这种罪过,

厉声地要他认罪,

当场遭到揭发,要不认罪已经迟了,

“饶恕我吧,长老,

你饶恕我的罪孽吧!”

婆罗门涕泪交下地祈求,

“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受到这种诱惑,

嘿,这是该死的魔鬼教唆我的结果。”

可是这时小魔鬼从炉子背后出来,

“你不害臊吗?”小魔鬼叫道,“老是诽谤我们,

我自己还是刚刚向你学到这一招,

而且,的确,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怎样在蜡烛上头烤鸡蛋。”

【命运女神来作客】

我们总是毫不顾忌埋怨命运女神。

有的为升不了官,有的为没有发财。

随便什么不如意就要咒骂她一顿,

可是仔细思量,过镨原是你自己造成。

盲目的幸运在人世间游逛,

并不永远都在重臣、帝王家当贵宾,

它也会向你的茅舍光临。

说不定,什么时侯也会小住一阵。

不过当命运女神来看望你的时侯,

你千万不要错失时机,

凡是尊重她的人,只要和她相处一分钟,

她就会报答你多年的耐性,

万一在命运女神庇护下你还是不能过好日子,

你可别去埋怨她,要怪你自己,

要知道,

也许她永远不会再回到你这里来了。

城市边缘有一所古老的小屋,

有三个兄弟同住在里面,可生活并不富裕,

但是他们之间从来不为什么事争吵。

他们中不管谁干什么行当,

结果总是一事无成,

到处都蒙受损失,受到阻扰。

按照他们的说法,这是命运女神的过错。

命运女神悄俏地来到他们身边,

她对他们的赤贫深表同情,

决心全心全意帮助他们,

不管他们干什么行当。

还准备整个夏天都留在这里作客。

整个夏天:这是闹着玩的吗?

这些穷哥们的事情都出现另一种局面,

他们中的一个从前做生意总是不顺手,

如今不论买进什么,卖出什么,

他的买卖总是能赚大钱,

他完全忘记了什么叫做亏本倒霉,

他很快就变得像克莱萨斯一样豪富。

另一个进了官府做事:从前由于他头脑愚笨只能当一名文牍抄写,

如今他得心应手,

左右逢源。

不论请人吃饭,不论登门拜客,

都能使他加官进级,地位煊赫。

你瞧,他弄到了田庄、住宅与别墅。

现在您要问老三又是什么结果?

命运女神看来也应该帮助过他?

当然:她为了帮助他简直得不到休息。

可是这老三整个夏天都在捉苍蝇,

他是这样幸运,

简直是奇迹。

我不知道,他从前是不是擅长这一行!

可是现在他的劳动并非白花力气。

依靠命运女神,他只要一挥手,

没有一次会落空。

但客人在兄弟家里作客已经过于长久,

她终于继续去漫游。

两个哥哥都获得了大利;其中一个发了财,

另一个升了官,然而老三却是诅咒命运,诉说恶毒的命运女神,

让他只好沿门求乞。

在这件事上究竟是谁的过错?

读者你自己来判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世界名著 ·世界名著英文版 ·少儿故事 ·经典童话 ·查理九世全集 ·笑猫日记全集 ·淘气包马小跳书 ·伍美珍小说 ·绘本故事 ·小学生诗词
课外书|读后感|话题作文|作文素材|专题作文|单元作文|英语作文|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