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皮皮阅读 · 克雷洛夫寓言
目录
位置: 主页 > 图书读物 > 克雷洛夫寓言 >

第七卷

发布时间:2016-01-15 13:04:13

【老鼠会议】

众鼠儿意欲光耀族名,

想把厨师、管家闹个不得安宁。

尽管猫儿们十分凶狠,

鼠辈决意大闹地害与天棚。

商讨这件大事要召开会议,

长尾巴的老鼠才有资格出席。

尾长过体乃机灵聪明之征,

老鼠们对此深信不疑。

这一信念是不是正确,

我们倒是不必加以评议。

我们自己选拔人材时。

往往看的是衣服和胡须。

老鼠的制度不容破坏,

只有长尾者才能与会。

倘若不具此一条件,

会议一概不予接待。

即使在战斗中失去了尾巴,

也不得作为例外。

因为战斗中失去尾巴,

意味着防御无方欠能耐。

会议发出了通知,

一切工作筹备就绪。终于,夜色刚一降临,

老鼠洞里会议开幕。

众位老鼠各就各席,

忽见其中一个尾巴全秃。

一只小鼠推了灰鼠一把,

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的规定岂能不算数!

你赶快提议把他赶出,

我们鼠辈最不喜欢尾秃。

这家伙对会议有啥用处!

他既然不能保全自己的尾巴,

必然会毁掉我们大家。”

我们且听灰鼠的回答:

“这事我完全明白,你别多话,

那只老鼠原是我的亲家。”

【磨坊主】

磨坊主的土坝被水渗漏出一个小洞,

开头这毛病还不大要紧,

如果能及时堵上窟窿,

但是活该,磨坊主竟掉以轻心。

水渗漏得一天比一天严重。

水势喷涌,好像水桶里倒出来一般。

“喂,磨坊主人,别大意啦!该管一管啦,

该是头脑清醒的时候啦。”

可是磨坊主说:“不会闯什么大祸,

我需要的水不是汪洋大海

靠这点水把磨转动,我一生就吃着无穷。”

他睡大觉了,可是就在这当儿,

水流好像从双耳大木桶里直冲下来,

于是灾祸终于完全临头:

磨盘停住了,磨不能运转,

我们的磨坊主手足无措。又是叹气,又是伤心,

他苦苦思索,该怎样把水留住。

他走上堤坝。观察水势,

他看到,几只鸡正在河口喝水。

“下流坯,”他说道,“头上一撮毛的蠢货,

没有你们的捣乱,我已经不知道往哪里去弄水,

而你们却到这里拚命喝水。”

他抓起一根劈柴把它们都打死,

他这样干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

他回到家里的时候既没有鸡,也没有水。

我有时也看到,

有这样的先生,

(这一则寓言就是赠送给他),

他在不足称道的事情上不惜浪费千金,

可是在日常家用的开销上,

他连一支蜡烛都要斤斤较量,

他喜欢为了一支蜡烛而掀起一场纷扰,

如果有人也是这样谨小慎微,

那么他倾家荡产值得惊异吗?

【卵石与钻石】

一颗失落的钻石躺在地上,碰巧被一个商人发现了。商人把钻石卖给国王,国王让人把它镶上金子,当做宝贝嵌在他的皇冠上面。

这个消息传到卵石那里,弄得它十分兴奋;想到自己也许能这样平步青云,头脑简单的卵石心里真是欢喜。它看见一个过路的农夫,就把他拦住了。

“喂,老乡!你上城里去的时候,可得带我一同去啊!我处在泥泞和霖雨之中,心里痛苦极了。据说我们的钻石名气已经很大。它能够享受荣华富贵,我实在弄不明白。这几个夏天它一直跟我一块儿躺在这里;它跟我一样,不过是块石子罢了,它还是我的老伙伴朋友呢。你一定把我带去吧!他们管保会替我弄个好差使的。”

农夫把卵石放在车底上,他们就立刻出发到城里去了。卵石在车子里滚来滚去,它心里想:“就可以挨着我的朋友,挨着钻石,给镶在皇冠上了。”

然而卯石的遭遇却并不是它所指望的鸿运高照;它的确也用得其所,只不过是用来修补街道罢了。

【浪荡者和燕子】

有一个浪荡的年轻人

把大批的财产继承。

他却无度地挥霍起来,

转眼间财产全已耗尽。

还剩了一件皮大衣在身,

因为时在冬天,他很怕冷。

忽然他看见了一只燕子,

于是,皮大衣也换了宴饮,

他想,燕归春已临近,

何必还用皮毛裹身!

寒气已被驱回北方,

这里马上便是暖春。

年轻人的打算真聪明!

但他未把一句谚语记在心。

一只燕子还不是春。

果然寒潮再次来临。

车儿在雪地上轧轧作响,

浓烟从烟囱里滚滚上升,

玻璃窗上也冻结了花纹。

那只给他报春的燕子,

早已被冻僵,躺在雪地。

年轻人被冻得直哭,

跑上前去抖抖簌簌地诉苦:

“倒霉鬼呀,你害了自己,

也连累得我失去了皮衣。”

【五石斑鱼】

尽管我不是一个预言家,

但是,我看到一只飞蛾围绕烛火打转,

我几乎总是能够成功地说出预言:

飞蛾的翅膀马上就要烧掉。

亲爱的朋友,这对你也是一种比喻和教训,

不论对成年人,还是对孩子,它都是有益的。

整个寓言是否尽在这里了?你问:且慢,

不,这还只是一个引子,

寓言还在后面,

在寓言开始前我先讲一点道德教训。

我看到你的眼睛里又出现新的疑问,

开头你嫌太短,现在你又害怕不要过于冗长。

怎么办?亲爱的朋友。要有耐心,

我自己也害怕太长。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现在我已经老了,

天气到了秋季总是下雨

人到老年说话就罗唆。

但是为了不使我忽略问题的要害,

请仔细听我讲,我已经不止一次听到。

人们总是把轻微的过错不当一回事,

总想在过错中原谅自己,

还要说,

这里有什么好责备的?这不过是淘气,

然而这种淘气对我们来说是堕落的第一步。

它变成了习惯,日后,就发展为情欲,

它以巨大的力量引诱我们犯罪,

一点也不让我们有头脑清醒的时侯,

为了使你生动地想象,

自命不凡如何有害,

容我写一则寓言故事供大家消遣,

这则寓言故事从笔下自行流出来,

也许能够使你得到益处。

我不记得是在哪条河里,

平静的水乡泽国,

就是渔夫这批恶棍出没的地方。

在靠近陡峭河岸的水里,

生存着一条活泼的小石斑鱼,

它的动作敏捷,而且调皮,

小石斑鱼生来就无所畏惧。

它好像陀螺似的围绕着钓钩打转,

渔夫常常因为无法把它捕获气得破口大骂。

他耐心等待,希望有收获,

他把钓钩扔出去,眼睛紧紧盯住浮子,

这一网,他想道,它上钩啦,他的心怦怦直跳,

他拉起钓竿;你看,钓钩上鱼虫没有了,

这个狡猾的女骗子似乎在嘲弄渔夫,

它抢走鱼饵,立刻躲开,

你竟然使得捕鱼人也上了当。

“听我说,”另一尾小石斑鱼对这尾鱼说。

_你闹下去不会有好下场,   好 妹 妹 !

难道在这儿水中地方还小吗,

为什么你总是绕着鱼钩打转?

我担心,你很快就要离开这条河同我们分开。

离开钓钩越近,你就越接近灾祸。

今天你得手了一可是明天谁又能够保证?”

然而傻瓜总是把合情合理的话当耳边风。

“算了吧,”我们的小石斑鱼说,

“要知道我并不近视,

打渔的尽管狡猾,但是你扔掉没有根据的恐慌吧,

我看得穿他们的阴谋诡计。

你看扔下了一个钓钩,又扔下了另一个,

啊,又是一个,又是一个,你看,亲爱的,

看我怎样收拾这些狡猾家伙。”

于是它像一支箭似的向钓钩冲去。

它从第一个、第二个上咬走了鱼饵,在第三个上,

给钩住了,唉,终于遭到不幸。

可怜东西,它知道得太晚了,

最好从开头就避过危险。

【农夫和蛇】

只有有选择地交朋结友,

你才能得到人们的尊崇。

一个庄稼人跟蛇交上朋友,

谁都知道,蛇机灵狡猾,

它骗取了农夫的欢心,

使他把蛇引为知己,奉为神灵。

从这一天起,所有过去的亲戚朋友,

没有一个人的脚再踏上他的门。

“这是为什么,”庄稼人抱怨道,

“究竟为什么你们都离开我!

是我的老婆没有款待你们呢,

还是我的面包和盐你们已经吃腻?”

“不。”亲家麦特维回答他说:

“我们很乐意上你家来,邻居,

你从来没有(关于这一点是无话可说的)在什么事上使我们伤心发愁,

可是一朝跟你坐在一起,老是要留神,

别让你的朋友爬过来咬上一口,

你评评看,这有什么乐趣?”

【橡树下的猪】

猪整天在老橡树下狼吞虎咽地吃着橡实,吃饱了,就躺在树荫里呼呼大睡,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睛醒来时,又站起身来,用猪鼻子挖掘起橡树根来了。

“喂,你不明白吗?这样要损伤橡树的,”躲在树枝上的一只老鸦责备地叫唤道,“如果你把树根都暴露出来了,树就要枯死的。”

猪答道:“得了,让它枯死好了。说到我呢,对我可没有什么影响。我就看不出它能有多大用处,如果它永远没有了,我也决不会惋惜。我要的是橡实,养得我肥肥胖胖的是橡实呀。”

“忘恩负义的东西!”橡树用严肃的口吻答道,“如果你抬起你的丑脸往上瞧瞧,朋友,你就会明白,这些橡实都是从我身上长出来的呀。”

无知的人就跟猪一样盲目,他们嘲笑知识,讥笑学问,鄙夷地把学术上的成就一脚踢开,却不知道他们自己正享受着学术上的一切成果哩。

【蜘蛛和蜜蜂】

如果于世无补。

才华也算不得才华。

尽管世人有时把它夸。

商人贩来了棉衣一批,

此货诚乃人人所需。

集市上顾主接踵而来,

有时甚至十分拥挤,

生意真个兴隆,商人喜。

有只蜘蛛性本妒嫉。

它十分眼红商人的盈利。

眼看棉纱布如此畅销,

它决意自己纺线上市。

它要在小窗口设店经营,

它要压倒商人的生意。

蜘蛛打定主意后连夜忙碌,

它在小窗口摆好了货物。

蜘蛛十分得意,态度矜持,

走走,坐坐,欣赏着自己的店铺。

她想:“只要天色一大亮,

就会吸引来所有顾主。”

天大亮了,蜘蛛的生意如何?小店铺连同店员被扫帚扫去。

“我要到全世界和商人评理,

等着瞧吧!看谁最后会胜利!

到底你的线细,还是我的细?”

蜘蛛说得懊恼且生气。

蜜蜂听了说:“你的线细。

这个尽人皆知,没有争议。

然而,既不保暖,又不敝体,

你的蛛丝究竟有何意义?”

【狐狸和驴子】

狐狸碰上了驴子把言开:

“我的驴兄,你打从哪里来?”

“我刚刚离开狮子那老东西,

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力气。

以前他一吼,整个树林战栗,

吓得我逃命都差点来不及。

而今他已老朽,衰弱而又疲惫,

简直像块木头,躺在洞里。

林中大伙不再把他畏惧,

他们算帐报仇,殴打狮子

用口咬,用角抵,各有各的方式。”

“你大概还不敢接近它吧?”

狡黠的狐狸扫断驴子插话。

“我?我对它没有什么客气,

让他尝尝滋味,我蹬了一蹄。”

正当你有权有势显赫时,

心地卑贱之辈,不敢正眼瞅你。

一旦你下台,失去了权势,

首先这些人便来把你欺。

【苍蝇和蜜蜂】

有一年春天,在花园的走道旁边,一只苍蝇摇摇摆摆地躲在一技细茎上,对着在附近花朵上吸吮蜜汁的蜜蜂,苍蝇用爱护的口吻说道:“在每一个幸福的日子里,你总是从早工作到晚,我说,你一定厌烦透了!如果我和你对换的话,哪怕一个钟头,也就要我的命了。”

“你瞧瞧我的生活!简直是赛过活神仙。除了拜拜客跳跳舞,我就没有什么事儿。城市里最好的房子,最有钱的人,最有势力的人,我统统认识!啊,你要是能看到我所吃的大餐就好了!结婚的宴会也罢,生日的宴会也罢,我高兴去得多旱就去得多早,我坐在顶好的磁盆上面,痛痛快快的大吃而特吃,还从亮晶晶的玻璃杯里咕嘟咕嘟地喝着顶好的葡萄酒哩。我赶在到得最早的宾客前头,把每一样山珍海味,都挑一点儿最精彩的来吃吃。我也喜欢太大小姐们,我绕着这些美人儿嗡嗡地飞来飞去,再不然就在她们的脸上,殷红的面颊上,或是雪白的颈子上,打一个盹儿。”

“这个我知道,”蜜蜂说,“也许叫你高兴万分的就是这些。可是我听到一个丑恶的谣言,谣言说,根本没有人喜欢你,筵席上的苍蝇使得人人生气,所以,时常是这样:你刚刚钻进窗子,立刻就丢脸地给赶出来了。”“窗子吗?给赶出来吗?”苍蝇叹道,“啊,那又有什么关系?他们把我从这一个窗子里赶出来,我又从另一个窗子里飞进去了。”

【蛇与绵羊】

蛇暗暗地伏在木槽下,

他对整个世界十分仇恨。

他没有其他别的感情,

仇恨,仇恨,此乃他的天性。

羊羔在近处跳跃欢叫,

他根本没有把蛇想到。

他窜出来用毒牙把他咬,

即刻天旋地转羊羔倒。

蛇的毒液在羊血管里燃烧,

羊喃喃地问:“何事我曾惹你恼?”

蛇丝丝地说:“这事谁能担保?

也许你来此处正是为了害我,

我得小心,为防意外得把你咬。”

“啊,倒霉!”小羊呼喊着死了。

世上有人有这样的心,

没有爱感,也不知友情

他的心里只有仇恨,

作恶害人是其本能。

【铁锅与瓦罐】

瓦罐和铁锅成了好朋友,瓦罐一往情深地爱上了铁锅;铁锅的出身的确比瓦罐高贵,可是朋友之间出身又有什么关系?铁锅不让人欺负瓦罐,瓦罐立誓不背弃铁锅。两个朋友谁也不忍分离,你可以看见它们从早到晚耽在一起,要把它们在火上分开,这就使彼此都感到悲哀。所以,在火炉架上也好,不在火炉架上也好,它们总是亲密地凑在一起。

却说铁锅要想到各处去旅行,请求它的朋友一起同行。瓦罐欣然接受这个建议。瓦罐跳上货车,坐在铁锅的旁边。这一对幸福的朋友出发了,经过高低不平的石子路,车子嘎吱嘎吱地跑着,它们扑通扑通地颠簸个不停。道路的坎坷对于铁锅,挺有趣味;对于瓦罐,却有震垮的危险。路上每一个颠簸,都叫瓦罐惊心动魄,——那没有关系,它挪一挪位置就是了;想到铁锅那么亲密,瓦罐的心里洋洋得意。

它们旅行过了什么地方,我说不上;我要煞费苦心解决的疑难,只有一点:铁锅回来时身体健康,精神奕奕,瓦罐回家时可只剩下碎片,已经不成其为瓦罐了。

谁都看得出我的寓言的含义:在爱情和友谊之中,别忘了彼此要相当相称。

【野山羊】

冬天牧人在洞穴里发现几只野山羊,

他高兴得含着眼泪感谢老天爷,

“好极了,”他说,“什么宝贝我都不要了,

如今我的羊群可以增加一倍。

从此我要少吃少睡,

努力喂养可爱的山羊,把它们养得听话,

我要在我们整座林子里成为老爷。

要知道牧人爱羊群,等于地主爱田产一样,

他可以从羊群身上收取羊毛,

还可以积储黄油和奶酪,

他还可以随时剥下羊皮。

他自己需要拿出来供应野山羊的只是饲料,

而过冬的饲料牧人总是及早准备的。”

于是他从自己的羊群那儿拿来饲料款待客人,

他对它们十分亲热、宠爱,

每天总耍去看上一百回,

他千方百计笼络它们,

减少自己的羊群的饲料,

现在他暂时没工夫关心它们,

对自己的羊群总比较好办。

每只羊扔一小束干草就行,

如果还有要求,那就把它们赶走,

让它们少在他面前现眼。

不过糟糕的是:当春天来临的时候,

这些野山羊都跑回到山里去了,

离开山岩过日子它们感到不自在,

而自己的羊群也萎顿了下来,

结果几乎全部倒毙。

于是我们的牧人全部收入都落了空,

尽管在冬天,

他脑子里把盈利出息计算得很美满。

牧人啊!现在我要对你讲几句话:

与其在野山羊上白白浪费饲料,

还不如把自己家养的羊群照料好。

【夜莺】

有一个捕鸟人,

春天在小树林里捉到几只夜莺。

歌手们给分别关在笼子里,唱起歌来,

尽管它们更愿意在密林里漫步游逛,

但是既然已经关在牢笼里,歌唱又顶什么用?

可是无事可做,还是唱吧,

有的由于悲伤,有的因为烦闷,

其中有一只可怜的夜莺,

受到的痛苦比其他鸟儿更加深,

它跟它的女伴被活活拆散,因此,

它受到囚禁也比别的鸟更加伤心。

它在笼中透过泪水张望田野

它日日夜夜忧伤,

但是它想:“悲伤无法消灭邪恶,

只有笨蛋才会在灾祸面前哭个不停,

聪明机灵的就该想方设法脱身,

依靠实干才能治好忧伤,

看来,我可以摆脱这种不幸,

因为他们把我们捉来并非要吃掉我。

我看,这个主人非常喜欢昕歌唱。

如果我能够用歌声让他高兴,

也许,我因此可以得到奖励,

他会结束我的囚禁。”

它这样议论了一番,我的歌手开始,

用歌唱赞美日落时的晚霞,

它又用歌声迎侯红霞满天的早晨。

可是结果究竟如何?

它只有更加延长它的恶运,

凡是唱得不好的,主人早就打开笼子和窗户放它们自由,

可是我们这只可怜的夜莺,

它越是唱得柔和动听,

他们就越是把它关得严紧。

【扫帚】

一把肮脏的扫帚登上高位,

从此它不再在厨房里打扫地板,

仆人把老爷的外套托付给它清理,

(看来,这些仆人已经喝醉酒。)

于是扫帚慢慢动起来,

它不知疲倦地拍打老爷的衣裳,

它拍打外套好像在捶打黑麦,

一点不含糊,它的劳动很费力气,

然而糟糕的是,它自己却是肮脏而不整洁的,

从它的劳动中究竟可以得到什么好处?

它越是清扫得起劲,衣服也越是变得肮脏。

当一个无知的人,

偏要插进和他不相干的事情,妄改学者的文章,

那么当然同样有害无益。

【农民和绵羊】

农夫控告羊。受理的法院威严十足地摆开了阵势;当法官的是只狐狸。它们立刻开始查问原告的证据,被告的申辩;两者都要仔仔细细地陈述案情,提出一切证据,说明事情的真相。

农夫说:“五月十日,当我出去工作的时候,两只鸡找不着了,鸡毛和骨头撒在地上。那天只有这羊是在院子里的。”

羊辩护说:它整夜都在睡觉,而且请左邻右舍的人来做见证:大家一向认为羊不会有任何偷窃欺骗的行为,而且羊平生从来不吃鸟兽肉的。

狐狸的判决,逐字逐句的照录如下:

“我们认为,羊所申辩的理由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巧妙地隐瞒罪证是罪大恶极者的惯伎。证据已经证明:五月十日那天,羊跟鸡从来就不是隔得很远的,而鸡又是最鲜美可口的,何况又是这样的大好机会;所以,凭我的良心来判断,根据上述情况,我肯定羊是决不会放过鸡的。”

羊被判处死刑。立刻执行!

羊肉由法院没收,羊皮归原告收领。

【守财奴】

一个妖精搞了一批贵重的金银财物,埋藏在地下。它接到了直接从魔鬼大王那里交下来的命令,要它越过大海和陆地,作一个长距离的飞行。你要知道,像这样的差使,魔鬼们是不管本人乐意不乐意的,既然是命令,就一定要执行。我们的妖精十分苦恼,拿不定主意,它走了以后,怎样确保金银财物的安全呢?谁可以万无一失地把它看管好呢?把它锁起来,雇一个人看守吧,那大费钱了。就这样随它去吧,——一定会有丢失;你时时刻刻都要担心它会出什么乱子:盗掘呀,打开金柜呀!一…金钱是逃不过人的眼睛的。

妖精伤了好久的脑筋,才想到了它应该采取的办法。凑巧它有个房东是个吝啬的守财奴。妖精带着全部金银财物,在出发之前去找守财奴,跟他说道:

“亲爱的房东,我今天刚知道我得离开家到外国去。我和你一向处得很好,作”勺朋友之间临别的赠品,我希望你下会拒绝我的小小的财货;吃啊,喝啊,随你老人家高兴;这些金元你可以随意花费,当死亡结束了你的尘世的忧患时。我就来当你的惟一的继承人;我只有这么一个要求。说到这一点呢,我还希望你长命百岁哩。”

妖精交代了,妖精就出发了。十年过去了,又是十年过去了;妖精完成它的任务后,就回到十分美好的故土,回到甜蜜的家里来了。

啊,多么令人高兴的景象!全部金元原封不动,守财奴靠。着金柜饿死在那里,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钥匙哩。妖精从皱缩的饿瘪的手指中悄悄地取出了钥匙;找到了这样的一文钱也不花的看管人,妖精当然是满心高兴的。

如果守财奴不是醒着睡着死抱住金子不放,那末妖精就不会信托他保管了。

【富翁与诗人】

一个诗人要控告一个大富翁,

他祈求宙斯为自己做后盾,

宙斯命令双方出庭受审,

他们都来了:一个干瘪瘦削,

衣衫褴褛,鞋子破损,

另一位全身披金戴银,目中无人,

“您发发慈悲,奥林匹斯山的君主!

布云驱雾、电闪雷鸣的大神!”

诗人叫道,“我对你究竟犯下什么罪行,

从年轻时代就受到邪恶的命运女神的迫害?

没有汤匙,没有煤:我的全部财产只有一种空想,

可在同时,我的对手呢,

既没有功劳,也没有头脑,同你的木偶一模一样,

住在豪华住宅里受到一群崇拜者奔走趋奉,

由于生活富足优裕胖得要命。”

“你的诗歌之声将要流传到几百年后,

难道这是毫无意义的吗?”

朱庇特回答说:“至于他,

且不要说后代,他的儿孙就会把伯忘个精光,

你不是亲自挑选建立光荣声名的命运吗?

我让他在活着时享受尘世的幸福。

然而,相信我,只要他能够比较理解世事,

并且,只要凭他的智力还能够体会到他在你面前多么渺小,

也许他会比你更加埋怨自己的命运。

【狼和小耗子】

灰狼拖来了一只羊,

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他当然不会招待客人,

剥开那可怜的东西独享。

肥美羊肉他吃得匆匆忙忙,

骨头在他嘴巴里直作响,

狼吃起东西来的确很贪,

可是他吃不下一只全羊。

剩余的他藏了起来作晚餐,

躺下来,饭后休息把神养。

它的一个邻居小老鼠,

闻到了羊肉的味儿香。

悄悄儿地爬了过来,

拿了一小块肉,急忙躲藏。

狼发现丢了些羊肉,

他大喊大叫,无止无休:

“来人啊,捉贼呀!

我的庄园被偷!”

我见过一桩稀奇事:

城里有个法官克里梅奇,

被小偷偷去小表一只。

“来人,来人!捉贼,捉贼!”

那偷儿却在大声疾呼。

【两个乡巴佬】

“你好,法杰伊大哥!”“你好,叶戈尔老兄。”

“喂,好朋友,这一向好吗?”

“唉,老兄,看来你还不知道我的不幸!

大祸临头了:我把自家的院子烧得精光,

从今以后我只好去要饭啦。”

“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大哥,这真倒霉。”

“事情是这样,圣诞那天我们办了酒席;

我拿着烛火给马儿喂东西,

我应当承认,头脑有点昏昏沉沉,

不知怎么一来烛台打翻了,我好不容易逃了命,

可是院子和全部财产都烧光了。

那么,你这一向可好?”“唉,法杰伊,真倒了霉!

你可知道,老天对我也发了怒,

你瞧,我的腿没了,

我自己还能活下来,老实说,我认为真是奇迹,

我也是圣诞那天到冰窖里拿酒,

我得承认,我也是同一帮朋友多喝了几杯,喝醉了,

为了免得因为喝醉造成火灾,

我索性把烛火吹灭。

啊,魔鬼在黑暗中把我从楼梯上推下来,

把我弄得完全不像个人,

我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变成了残废人。”

“只好怪你们自己,朋友!”

老朋友斯捷潘对他们说,“如果说的是实话,

你烧掉自己的院子,

你变成残废人,我都不觉得奇怪。

喝得醉醺醺拿着烛台当然要闯祸,

在黑暗中摸索同样也未必高明。”

【小猫与椋鸟】

椋鸟与小猫的友情笃甚,

椋鸟不会唱歌却长于议论,

那小猫很讲礼貌、安静、温顺。

有一次小猫没有饭吃肚里空,

它的样子凄楚,可怜饥肠鸣,

轻轻摇着尾巴,叫唤个不停。

哲学家椋鸟对它教诲殷勤:

“我的朋友,你实在太傻气了,

你为什么甘心把饥饿忍?

放着笼里的金翅雀儿现成,

你呀,你的傻气的确惊人!”

猫儿说:“得讲良心,那怎么成!”

“猫啊,你多么不懂得世情!

那样的话完全荒谬绝伦。

聪明的人绝不把它当真,

对于懦弱者却是禁锢,是骗人。

世人谁强,谁就为所欲为,

有例子可循,有证可凭。”

引经据典,椋鸟的话儿哲理深,

对于饿肚皮的猫儿很中听,

它攫往了金翅雀活剥生吞。

他吃得很香,但是腹内还空。

又听了一遍椋鸟的教导,

它对椋鸟说:“感谢你,我的先生,

你使我变得大大地聪明。”

它抓破笼子,吃掉了先生。

【两只狗】

地主家院里有一条忠心的看家狗,

它为地主老爷辛勤效劳,

它看到了一个老朋友,

一只鬈毛哈巴狗茹茹,

它正躺在窗口柔软的羽绒垫子上,

看家狗对哈巴狗非凡亲热,好像找到了亲人,

它激动得简直要哭起来,

于是它在窗下

尖声叫喊,摇着尾巴,

奔腾跳跃。

“喂,亲爱的茹茹,从主人把你带进豪华的公馆以来,日子过得可好?

你该记得:我们在院子里经常挨饿。

你现在干的是什么差使呀?”

“对幸福抱怨是罪过,”亲爱的茹茹回答,

“我的主人对我非常宠爱;

我的日子过得满意、富足,

吃吃喝喝,用的都是银餐具;

我给老爷消遣解闷;要是玩得疲倦,

那就躺在地毯上和承软的沙发里。

你的日子过得怎样?”“我吗,”看家狗说,

它的尾巴像一根鞭子似的下垂,有点垂头丧气,

“还是老样子过活:忍受寒冷,还要挨饿。

而且,为了守卫主人的住宅,

我只好在围墙下面睡觉,听凭雨水淋个透湿,

假使我吠叫得不是时侯,

那么马上就会挨上一脚。

可是,茹茹,你过去是瘦小体弱,

凭什么你的运气这样好,

而我却干得筋疫力尽,还是徒劳无功?

你究竟干了些什么事?”“我干了什么?”

“真有意思。”

茹茹含讥带笑回答,

“我就是懂得如何讨好巴结。”

许多人所以能够获得幸福,

只是因为他们善于讨好巴结。

【猫和夜莺】

猫儿捉到一只夜莺,

它用爪子抓住这只可怜虫,

并且亲热地搂住夜莺说:

“亲爱的夜莺,我的心肝宝贝!

我听说,人们到处称扬你的歌唱,

你同优秀的歌手并驾齐驱。

我的好朋友狐狸告诉我,

你的歌声是这样嘹亮、美妙,

所有的牧童和牧女听了你的迷人的歌声都如醉似痴。

我自己也十分想听一听,

你的歌唱。

你别这样发抖,我的朋友,你别固执啦,

别害怕:我根本不打算把你吃掉。

只要你为我唱点什么:我马上放你自由,

让你在灌木林和森林里漫步。

我爱好音乐并不比你差劲,

我睡熟的时侯,也时常喵呜瞄呜叫。”

可是这时候我们的可怜的夜莺,

在猫的爪子里已经吓得气息奄奄。

“喂,怎么啦?”猫又继续说,

快唱呀,朋友,稍微唱几句也行。

但是我们的歌手唱不出来,而只是吱吱哀叫。

“你就是用这种声音吸引整个森林的吗?”

猫儿讥讽地问道。

“大家不断地夸赞的清脆嘹亮,

究竟飞到哪里去了?

就是我的小猫咪发出这种吱吱声也会使我厌烦,

不,我看,你对于歌唱根本不在行,

唱什么都是没头没尾。

咱们试试,把你放在牙齿里咀嚼是不是有味道。

于是它就把可怜的歌手吃了,

吃得一点也不剩。

要不要把我的想法在你的耳边说得更明白?

在猫的脚爪里,

夜莺是唱不出好歌来的。

【鱼的舞蹈】

狮子老是听到,

有人控告法官、豪强和财主,

它有点忍受不住,

因此它亲自到它的领地巡查。

它走了一阵,看到一个庄稼人正在生火,

他钓到了鱼,动手把鱼烧煎。

可怜的鱼由于烧灼而乱蹦乱跳动,

看到末日来临,条条鱼都拚命挣扎。

狮子对乡巴佬张开血盆大口,

怒冲冲问道:“你是什么人,你在干什么?”

“威力无边的皇帝!”庄稼人慌乱地说,

“我是这儿管辖水族的头领,

这些乡长村老,都是水族的居民,

我们所以在这里聚合,

是为了庆祝你圣驾光临。”

“那么,它们日子过得可好,这一带富不富?”

“伟大的皇,它们过的不是一般日子。而是天堂,

我们只向上帝祷告一件事,

愿我皇万寿无疆,永世长存。”

(这时侯鱼在煎锅里跳得更厉害了。)

“可是为什么,”狮子问,“你告诉我,

它们这样摇头摆尾?”

“哦,圣明的皇!”庄稼人回答,

“为了见到我皇,它们高兴得跳舞了。”

于是狮子用舌头舔了一下头领的胸膛。

【本堂教民】

有这样的人们,只要你是他们的朋友,

他们就认为你是第一流天才,第一流作家,

可是换了别人,

尽管你唱得多么动听,

不仅别想指望他们对你的赞美。

而且他们还害怕你身上的才华。

尽管我也许会因为得不到赞美感到不快,

但是我想代替寓言告诉他们这方面的故事。

一个传教士在教堂里,

(在雄辩方面他是普拉东的后继人)

教导他的教民多做好事,

他的言论甜得像蜜一样从嘴里流出,

在他的话里只有纯洁的真理,好像毫不做作,

犹如黄金的链条。

他把一切思想感情都提高到九霄,

揭露红尘世界充满虚诳。

心灵的牧师结束了讲道,

但是大家还是在谛听,

赞美之情,上达天庭,内心充满爱敬,

泪水不知不觉一滴滴流,

当这些教民从上帝之家走出来时,

听众之中有个人对另一人说,

“多么令人信服的才华,

多么动听,多么热情,

他是多么有力地把民众的心引向于善。

可是你,邻居,简直是铁石心肠,

怎么没有见到你淌眼泪?

难道你听不懂?”“怎么会不懂?

凭什么我也得哭一顿,

要知道我可不是本教区的人。”

【乌鸦】

如果你不愿成为可笑的东西,

你就应该谨守你从而出生的门第。

平民百姓与权贵结不成亲,

如果你天生是个矮子,

就别往高个儿队里挤,

应该经常把你的身高牢记:

一只乌鸦在自己的尾巴上插上孔雀毛,

它骄傲地跟孔雀们一起散步,

它想,它的亲人,

还有从前的朋友,大家看见它都会当作奇迹,

它要成为全体孔雀的姐妹,

它的时机已经来临,

它要成为天后尤诺宫廷里的点缀。

可是乌鸦的自高自大究竟得到什么结果?

它被众孔雀团团围住拔掉羽毛。

当它从孔雀群里逃出来的时候,几乎完全变了样,

且不要说别种鸟的羽毛,

它自己身上的羽毛也所剩不多。

它回到自己的一伙里去。

但是它们完全不认识这只被拔掉羽毛的乌鸦。

它们索性把乌鸦的羽毛都拔光。

乌鸦的异想天开只落得如此下场,

它既离开了乌鸦群,

也没有成为孔雀的一员。

我要再讲一个故事来解释这则寓言:

商人的女儿马特辽娜忽然异想天开,

她要嫁给有名望人家,

出资五十万作她的陪嫁。

马特辽娜终于嫁给男爵少爷,

结果怎么样?新的亲族都来找她的碴儿,

责备她是一个市侩的女儿,

原来的亲族却责骂她趋炎附势,

我们的马特辽娜既没有变成孔雀,也没有成为乌鸦。

【杂色羊】

狮王非常厌恶杂色羊。干脆把它们消灭掉并不难,可是这样做,众兽会觉得太不公道,狮王的王冠在森林中,就会失掉威信,大家会说它摧残迫害臣民。可是它一看到杂色羊,简直是忍无可忍!怎样才能除掉它们,而又能保持自己的光荣和尊严呢?

于是狮王召集熊和狐狸来开会商量,把自己心里的秘密告诉它们,说它每次看到杂色羊,整天眼睛就下舒服,这样下去眼睛一定会瞎掉的,怎样帮它解除这个不幸,它自己也没有主意。

“万能的狮王!”熊皱着眉头说,“这有什么多讲的?用不着多噜苏什么,干脆把杂色羊统统掐死……谁也不会来怜借它们的。”

这时候狐狸看到狮王皱起眉头,就谦和他说:“啊,大王,我们善良的大王!对了,你是决不会准许伤害这些可怜的畜生的,你是决不会去杀害这些无辜的生灵的。现在我大胆提出另外一个办法,你可以下令划出一片草地,给母羊丰富的草料,让小羊羔在那里蹦蹦跳跳,跑着玩儿,因为我们这儿的牧人不足,就命令狼来看管羊群,不知道我的主意对不对?保证杂色羊会自行消灭。现在暂且让它们去逍遥自在,到时候不管它们怎样,反正你大王可以袖手不管。”

狐狸提的办法,在会上获得了热烈的支持。事情进行得很顺利,结果不仅杂色羊全部消灭掉,连素色的白羊,也所剩无几了。

众兽们对这个会怎样解释呢?“狮王是好的,一切残暴的事都是狼它们干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世界名著 ·世界名著英文版 ·少儿故事 ·经典童话 ·查理九世全集 ·笑猫日记全集 ·淘气包马小跳书 ·伍美珍小说 ·绘本故事 ·小学生诗词
课外书|读后感|话题作文|作文素材|专题作文|单元作文|英语作文|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