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皮皮阅读 · 克雷洛夫寓言
目录
位置: 主页 > 图书读物 > 克雷洛夫寓言 >

第九卷

发布时间:2016-01-15 12:59:40

【牧羊人】

牧羊人萨瓦给地主老爷看管羊群,

突然羊群逐渐减少,

我们的小伙子又痛苦又悲伤,

他向大家哭诉,并且到处传扬,

说是出现了一只可怕的恶狼,

它到羊群中把羊抓走,

然后凶暴地把它们撕个稀烂,

“这种事并不稀奇,”人们附和说,

“怎么能指望狼发慈悲。”

于是他们都来注意狼的行踪。

然而,不知为什么在萨瓦家的炉灶上,

一忽儿是羊腰粥,一忽儿是羊肉汤?(他原来是厨师的下手,因为出了毛病,被打发到乡村来牧羊,因此他的菜晓得跟我们的菜差不多好。)

人们在寻找狼,大家都在咒骂狼,

他们搜遍整个林子,——却不见狼的行踪。

朋友们!你们真是白费劲。推说狼不过是借口,

真正吃掉羊的,是萨瓦。

【松鼠】

节日里,村中一家宫户的窗下,

聚拢来了闲人一群。

窗口上有只松鼠蹬着车轮,

观众看得口呆目惊。

松鼠的小爪儿飞快跳跃闪动,

它的尾毛飘拂蓬松。

近处枝头有只鸫鸟久看发问:

“喂,老乡,你这在做甚?”

“我给我的贤主人急驰报信,

忙得我饮食喘气无空。”

说完他又使劲蹬轮,轮儿滚滚。

鸫鸟飞去。他把话儿留给松鼠听:

“我全明白了,虽然你跑个不停,

跑啊,跑啊,但离不开窗口车轮。”

你看,有那么一种人,

整天奔波,忙碌惊人。

他似乎竭力向前迈进,

却脚踏原地像松鼠蹬轮。

【老鼠】

船舱里两只老鼠在交谈。

“妹子,祸事了,船漏了!

水已快把我的嘴巴淹!”

其实水只湿了它的爪儿一点。

“这事本来不算稀罕。

我们的船长整日醉眠,

水手们又一个比一个懒,

船上的事儿全无人管!

船身已往海底下沉,

我已向众人大声呐喊,

但是他们却全然不管,

似乎倒是我在造谣言。

你看看底舱全就明白,

支持一个小时都很困难。

老姐啊,我们怎么办?

难道跟他们一齐殉难?

跳海吧!陆地想是不远。”

两只老鼠跳进了大洋,

它们一命呜呼——完蛋!

你看看我们的航船,

舵手操作熟练,安全抵岸。

这里有几个问题要谈:

船长?水手?还有,可曾漏船?

漏船之事确有一丁点,

其实很快就修好了,

其余的都是无耻谰言。

【狐狸】

冬天,清晨,村旁河上有个冰窟窿。

一只狐狸跑来取水饮用。

不知是它欠缺小心,还是命运作弄,

狐狸弄湿了尾巴,尾巴在冰上结冻。

本来只要忍痛一扯,便可躲过灾星,

当然要掉些毛,但不过二三十根。

这样,在人们来到之前,

她完全来得及摆脱困境。

可是狐狸爱惜尾巴,拔一毛也不肯。

那尾巴毛茸茸,蓬松松,闪亮如金。

她想:人们还在沉睡,气温要回升。

也许冰会融化,可保尾巴一毛不损。

谁知等了许久,天色已经大明,

人们开始走动,人声依稀可闻,

尾巴和河冰却粘得越来越紧。

可怜我们的狐狸左右折腾,

怎么也无法离开那冰窟窿。

算她走运!忽然跑来了狠兄,

狐狸喊出了哀告之声:

“亲爱的朋友,亲家,我的爸爸

我要死了,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狼停下了脚步前来救援,

他使用的方法非常简单。

狼咬断了狐狸的尾巴,

狐狸保住了性命,秃着尾巴回家。

这首寓言的意思十分明了:

如果狐狸当初舍得一些毫毛,

就会把她的尾巴确保。

【狼与羊】

羊群被狼群弄得简直无法安生,

这样到了最后关头,

兽国政府就决定采取有效手段,

把羊群救出困境,

政府为了这件事召集会议,

虽然参加这次会议的大多数都是狼,

但是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狼都恶名远扬,

时常也可以见到这样的狼,

这样的事例不应该忘记。

当众狼的肚子吃得饱饱,

它们一旦走近羊群的时候,

也会变得和蔼可亲,

因此,为什么不让众狼参加会议?

尽管羊群应当得到保护,

但是根本不应该让众狼受到压制。

这次会议就在密林深处召开,

它们经过判断、思考和议论,

最后定出了一条法令。

你看它一字一句这样规定。

“一旦发现狼在羊群里捣乱,

开始欺侮羊的时候,

羊马上可以对狼进行制裁,

不管它是哪一个,

羊都可以马上揪住它的脖颈送交法庭,

押送到附近的丛林或者松林。”

这条法律订得你无法加以增删,

只不过我却看到:直到如今,

尽管人们说,

不管羊是原告还是被告,都不能放过狼。

然而狼却还是一个劲儿,

把羊拖进丛林。

【农民和狗】

有一个精明能干的庄稼佬,

他的家业十分富饶,

他养了一条狗要它在院子里守望,

还要它烘面包,

除此之外,又叫它锄草浇秧苗。

“他想出什么荒唐主意来啦,”

读者叫嚷道,“这简直是乱七八糟。

狗还是管管院子得啦;

哪一个看见过狗会烘面包,

或者浇灌秧苗?”

读者啊!假使我说:“有这回事。”

那我是彻底错了,但是问题不在这里。

问题在于我们的看家狗把一切都包揽下来,

它还求得主人要付它三倍酬报;

看家狗心安理得。别人的痛痒与它不相关,

就在这时候,主人收拾一番要上市集,

他走了,游逛了一趟,于是往回跑。

回来一看,真是后悔莫及,

他奔走跳腾,怒火直冒,

家里面包没有烤好,秧苗也没灌浇,

不仅如此,还让窃贼钻进他的园子,

把他的储藏室搜刮精光。

于是他立刻把看家狗臭骂一顿,

可是看家狗对所有申斥都有争辩?

为了浇灌菜秧它就绝对无法再烤面包,

可是浇灌菜秧也没做好,

就因为它还得在菜园里巡逻守望,身体累垮了。

正当它去烤面包的时侯,

它就没能防止窃贼进来偷盗。

【两个男孩】

“萨纽莎,你可知道,

他们暂时不会把我们像赶公羊似地赶去上课啦,

那我们就到花园里摘栗子去。”

“不,费奇亚,这些栗子没我们的份儿。

尽管它们好像就在近旁,

可是你知道,树木长得很高。

不论你我都爬不上,

我们别想把这些栗子吃到。”

“嘿,好朋友,你的猜测没有道理,

如果力量够不上,那么就开动脑筋呗。

我什么都想好了:来吧!

你只要把我放到最近的一根树枝上,

到了那里我们就可以想出法门,

把栗子吃它一个饱。”

于是这两个朋友飞快向栗树跑过去,

谢尼亚设法让同伴爬上树梢,

他气喘吁吁,浑身汗水直淌,

最后,终于帮助费奇亚攀登到树上,

费奇亚一爬上去,就觉得自由自在,

正好像老鼠落在粮仓里得其所哉一样。

那里的板栗不但吃不完,

而且数也数不清,

既然已经找到,捞到了好处,

应当分一点与朋友共享。

哪有这事,谢尼亚并没有得到什么油水,

他这个可怜虫只管在树底下舔嘴唇,

费久什加自管自在上面尽情吃栗子,

从树上他只把栗子壳丢给朋友。

我在人世间见过许多费久什加,

他的朋友千辛万苦帮助他攀登上高处地方,

可是这以后,这个朋友连壳也没有看到。

【强盗与赶车人】

一个强盗晚上伏在大道旁,

矮树丛里等侯猎物上钩,

他好像才从洞穴里出来的饿熊,

阴沉地注视着远方。

他看到,一辆满载的货车像大浪般滚来,

“啊,哈哈!”强盗暗自嘀咕:“这一定是

装了许多货上市集去,估计都是呢绒、绸缎、布,

要集中精神,别打呵欠,马上可以捞到油水,

今天我这个日子决不会白忙一场。”

这当儿货车终于来到;强盗吆喝遭:“停车。”

他抡着粗木棍扑向赶车人。

可是糟糕,他现在对付的可不是傻瓜笨蛋,

赶车人是一个身体健壮的家伙,

尽管他遭到恶徒的棍棒,

但是他誓死保卫他的财产,

于是我们的英雄,

不得不通过一番恶战来捞好处。

这场战斗进行得长久而残酷,

强盗的十二只牙齿给打坏了,

手臂折断了,一只眼睛也被打瞎了,

然而最后他还是一个胜利者,

恶棍把赶车人打死了,

打死了,他马上奔向猎获品,

他赢得了什么?——整整一车气球。

人世上就有许多人,

为了空洞的幻影而去作恶犯罪。

狮子和老鼠】

一只老鼠轻声细气请求雄狮,

准许它在附近的树洞里落户安家。

它还这样补充道:“尽管你在这儿森林

力大无穷,威名远扬,

尽管在体力上没有谁能与你较量,

狮子一声吼,叫所有野兽都落魄丧魂,

可是将来的事情谁又能猜得准——

怎么预知呢?究竟是谁依靠谁?

不管我长得多么小.

也许你也会需要我的效劳。”

“你!”狮子叫吼道,“你这卑鄙的东西,

凭这些狂妄自大的话,

就该把你判处死刑。

趁现在还活着,滚开,从这儿滚开,

你大概是活得不耐烦啦。”

在这当儿可怜的老鼠吓得魂不附体,

它撒腿拚命飞奔,逃得不见影踪。

但是骄傲自大不久使狮子受到报应。

有一次它出去寻找猎物充当午餐,

它落到了罗网中。

在罗网里力气无用,咆哮呻吟也白费劲,

不管它怎么挣扎,怎么跳腾,

但是最后还是变成猎人的猎获品。

还被关在笼子里运出去向老百姓示众。

这时候狮子想到渺小的老鼠,可已经太晚,

本来老鼠能够帮它的忙,

在老鼠的牙齿下罗网就能咬出破洞,

自高自大断送了狮子。

读者,由于我爱真理,

寓言之外还要补充一句,而这也不是我个人之见,

民间这样传说不是无缘无故:

别把痰往井里吐,你也会轮到需要喝井里的水的时候。

【布谷鸟和公鸡

“亲爱的公鸡,你唱得多么宏亮,而且多么庄严堂皇!”

“可是你呢,我的亲爱的杜鹃,你的歌才唱得好呢,那末齐整,那末甜蜜,那末悠长!在我们全森林里,再也找不出像你这样的歌手了。”

“你那美妙绝伦的歌声,真叫我回肠荡气啊!”

“然而你啊,美丽的姑娘,我可以发誓说,你闭口不唱的时候。我还在等呀等的等你再唱。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歌曲,那末纯粹,那末柔和,那未嘹亮。虽然你天生是这个样子——一只身材不大的小鸟,可是,如果论到音乐,夜营怎么能和你相比呢?”

“我谢谢你的夸奖,朋友;你一忽儿低唱、一忽儿高歌,可比极乐鸟还要美啊。随便问什么人吧,谁都不会否认的。”

一只飞翔而过的麻雀,对它们嚷道:

“我喜欢你们那种讨人喜欢的态度,然而。你们尽管互相恭维吧,哪怕把嗓子都说哑了,——你们的音乐可仍旧是恶劣不堪的。”

为什么公鸡恬不知耻地恭维杜鹃呢?当然是因为杜鹃也在恭维公鸡呀。

【大臣】

古时候有一个大臣,

从豪华精致的床上走向普路同统治的国度。

说得简单一点,——他死了;

按照古代的规矩。他应当到地狱里受审判。

对他的审判马上进行。“你是什么人?生在何处?”

“我生在波斯,官阶总督,

但因为我活着的时候,我的身体很差,

我没有亲自操劳省里的事务,

一切都交给秘书代行。”

“那你干了些什么?”“吃,喝和睡觉。

凡是秘书拿上来的东西,我都照签不误。”

“马上把他送到天堂去!”“这不行,

这样,哪里还有公正?”

墨耳库里俄斯这时叫道,他把一切礼节都忘记了,

“唉,老弟!”埃阿科斯回答,

“你一点不明事理。

难道你没有看到?死去的人是个笨蛋,

如果万一不幸,他真的抓住这样的权力为所欲为,

那么整个地区就要遭殃……

你就会在那里看到无穷的眼泪,

正因为他没有认真做过事,

因此他才能上天堂。”

昨天我到过法庭,在那里看到了审判,

看样子,他应该上天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世界名著 ·世界名著英文版 ·少儿故事 ·经典童话 ·查理九世全集 ·笑猫日记全集 ·淘气包马小跳书 ·伍美珍小说 ·绘本故事 ·小学生诗词
课外书|读后感|话题作文|作文素材|专题作文|单元作文|英语作文|首页